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70.
上海著名維權人士馮正虎呼籲其選區選民在10月30日之前聯名推薦他作為楊浦區人大代表候選人,或於選舉日(11月16日)直接投票選舉他。其競選口號是“護憲維權,快樂生活”,6項參政議政承諾是:護憲維權、為民參政、美好家園、老有所樂、扶助弱者、快樂生活。 馮正虎的競選口號與參政承諾 馮正虎競選上海市楊浦區人大代表的競選口號:護憲維權,快樂生活。 馮正虎參政議政的承諾: 1、護憲維權: 捍衛憲法,保證國家法律法規在本地區的貫徹執行,依法維護選民的公民權利。 2、為民參政: 緊密聯繫群眾,積極為民代言,廢惡規立良規,監督“一府兩院”,督促依法行政、司法公正、官員為人民服務。 3、美好家園:...
郭飛雄的姐姐楊茂平寫: 6月13日上午11點我先後乘火車、汽車歷經二十多小時趕到陽春監獄,拿著楊茂東妻子的信件,要求會見楊茂東勸說其停止進行了三十多天的絕食行動。監獄信訪接待室、陽春監獄獄政科科長、辦公室主任接待了我。拒絕我會見楊茂東,理由是我每次會見都引發國際國內輿論的極大關注、聚焦。我不明白,即使我有本領操控輿論,這能成為獄方拒絕我會見的合法理由嗎?經過和多方面溝通,我在陽春監獄大門外等待了3個小時,仍然被拒絕見楊茂東,並拒絕接受我送去的書籍。經過8小時露天靜坐抗議、言辭交涉,6月15日獄方才勉強同意我寫封短信,由他們轉交楊茂東。楊茂東看信後寫一封信給我。楊茂東的回信不允許我帶走,...
82名來自全國不同省市的律師聯名發表譴責書,譴責天津警方非法剝奪2015年“709”大抓捕中被抓捕、被失踪近一年的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的訴權及其辯護人辯護權的行為,以及抓捕四位被羈押人士的妻子和與妻子們合影的四位律師的非法行為。6月6日上午,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維權人士戈平的妻子樊麗麗、翟岩民的妻子劉二敏,在天津市檢察院第二分院門口,展示上寫表達對丈夫支持的紅色水桶,11時45分左右,四人及她們委託的四位辯護律師及攝影師等人相繼被警方帶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掛甲寺派出所,直至7日凌晨3時許,他們才陸續獲得人身自由。譴責書要求天津市檢察院,北京市檢察院、...
中国人权 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正在狱中绝食的维权人士 郭飞雄 (本名 杨茂东 ),其姐 杨茂平 今天到阳春监狱,要求会见郭飞雄,并转交其妻张青要求他停止已危及其生命的绝食的 信 ,但监狱当局故意阻挠,拒绝杨茂平的会见要求。郭飞雄先前曾对姐姐说,只有当他见到姐姐时才会停止绝食抗议。 目前,郭飞雄的妻子张青带着两个孩子住在美国。张青日前写信给郭飞雄,用电邮传给杨茂平转交,要他停止绝食。杨茂平通过快递公司把这封信送到监狱。狱方告诉杨茂平他们已经把信给了郭飞雄。但据知情人士说,郭飞雄家的一位北京朋友于6月14日下午打电话到监狱,狱方说他们“正在研究”是否要把这封信交给郭飞雄。...
80多名上海訪民在聯名致國務院法制辦的《行政復議申請書》中提出兩項申請:一、依法確認《國務院信訪條例》第35條等規定和部分信訪文件具保護地方政府違法舉措、無視受侵害民眾利益之實,應予修正;二、請求依法確認國家信訪局不依法履行《國務院信訪條例》和聯手地方政府打壓維權者的行為違法。申請書指出,按照《國務院信訪條例》第35條規定,信訪人對地方政府的複核結論不服,無法再向更高的權利機關——國家信訪局提起復核,這明顯違背基本常識和法理程序,更成為地方政府違法行為的保護傘,成為將民眾推向萬劫不復之地的惡魔之劍。而國家信訪局對地方政府和無任何執法權的侵權方的截訪、毆打、...
陳建剛律師1月18日在網上公佈了他和劉正清律師會見“709”大逮捕中被捕的謝陽律師的會見筆錄。這份逾17,000字的筆錄,披露了謝陽在被拘押期間遭受的慘無人道的酷刑,包括被長時間剝奪睡眠、扇耳光、毆打、禁止喝水、坐吊吊椅致傷腿幾近殘廢等,揭露了湖南長沙兩級國保、長沙第二看守所員警、長沙市檢察院檢察官等辦案人員以違法手段辦案的令人髮指的罪行。謝陽於2015年7月11日淩晨被抓;2016年11月21日首次見律師,12月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擾亂法庭秩序”兩項罪名起訴。 會見謝陽筆錄 陳建剛律師 時間:2017年01月04日15:08:56開始; 地點:長沙第二看守所西二會見室;...
案號:(2016)鄂0106刑初605號 辯 護 詞 審判長、審判員: 我依法接受本案當事人王芳的委託擔任其一審辯護人,現發表辯護意見如下: 本辯護人認為起訴書指控王芳犯有尋釁滋事罪沒有事實和法理根據,依法不能成立。 一、根據一事不兩罰的原則,控方指控的王芳的行為(事實)之前都已經作了處理,不能再作本案的定罪依據。 《起訴書》指控王芳“2015年5月20日,……身著‘當人民恐懼政府,即為暴政’等字樣服裝,……抗議黑龍江省慶安縣火車站槍擊案……”,及“2015年6月15日”在山東省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採取“拉橫幅、舉標語”等方式圍堵,就算是事實成立,也是已經行政處罰過了,...
中國政府對1989年民主運動所進行的“六四鎮壓”已經過去27個年頭,隨著“六四”難屬們年歲已高並相繼去世,國際社會的廣泛和更有效的行動對支持難屬的正義訴求愈發至關重要。 中國政府當年對手無寸鐵的平民實施軍事鎮壓導致許多人死亡,並拒絕承擔責任,採取各種手段逃避懲罰。自1989年以來,當局不斷試圖歪曲和掩埋真相,強迫整個民族遺忘那段歷史,讓年輕一代對此毫無所知。當局不僅禁止公開舉行“六四”紀念活動,還對那些私下進行紀念活動的民眾予以拘留並進行刑事指控。 當局使用​​各種非法手段——綁架、恐嚇、監視、限制行動自由、封鎖通訊,試圖阻斷“六四”難屬對死難親人的記憶,破壞相互給予精神支持的難屬群體的團結...

頁面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