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66.
北京異議人士、基督徒胡石根於2015年7月10日準備參加教會聚會時失踪,2016年1月中旬,其家屬收到逮捕通知書,知其於2016年1月8日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關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胡石根的弟弟給哥哥寄了錢,李蔚到看守所查詢是否收到時被告知,看守所要求親屬必須接到看守所的電話或書面通知,憑編碼才能送或郵寄錢物到看守所,李蔚認為看守所的規定違法。 胡石根長老在看守所是否有錢用、有衣穿? 李蔚 2016年4月22日我搭朋友的便車去了一趟天津第一和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接待室詢問接待警察:“請問,能否查查胡石根賬上有多少錢?” “查不了。”一名上了年紀的警察回答。 我又問:“...
2018年7月10日,資深政治異議人士、民主黨創始人之一、“中國人權觀察”創辦人秦永敏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根據判決書:秦永敏被指控“撰寫了大量具有煽動性的文章,提出‘全民和解,人權至上,良性互動,和平轉型’的目標,確定了顛覆國家政權的方針和目標、策略和方法。另一方面組織、策劃、實施了一系列旨在顛覆國家政權的活動”;秦永敏及其律師辯護稱,秦永敏在文章、書籍中提出的主張、觀點以及組建“中國人權觀察”,是公民享有的言論、出版、結社權利,並未實施顛覆國家政權的暴力行為,不構成顛覆國家政權罪;法院認定,秦永敏的行為“其實質是以行使公民權利之名,...
廣東佛山維權人士蘇昌蘭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其在佛山市南海區看守所已被羈押一年零九個多月,但該案至今未開庭審理。本月12日,原經最高法院批准延長的三個月審限屆滿,但其代理律師劉曉原詢問何時做宣判時,卻被告知法院已再次向最高法院申請延長三個月的審限;審判長拒絕告知申請延長審限的原因。蘇昌蘭案之前已經兩次延長審限。 關注廣東佛山市蘇昌蘭煽顛案 劉曉原律師 2016年8月8日 蘇昌蘭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佛山中院已再次向最高法院申請延長三個月審限。 再過幾天,即在本月12日,原經最高法院批准延長的三個月審限屆滿。今天下午,我給佛山中院刑庭打電話詢問案件何時作宣判。 書記員稱,按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
Simplified Chinese (203.72 KB)
Traditional Chinese (328.33 KB)
頒布機構: 
民政部
教育部
衛生部
工業和資訊化部
司法部
國土資源部
公安部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
中國人民銀行
Simplified Chinese (156.54 KB)
Traditional Chinese (328.26 KB)
頒布機構: 
中共中央辦公廳
工業和資訊化部
公安部
交通運輸部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
中國人民銀行
“709”大抓捕中被抓捕並被關押至今的謝陽律師,其案被兩次移送審查起訴,長沙市檢察院辦案檢察官李治明連續17個工作日提審謝陽,違法阻礙律師會見和閱卷;長沙第二看守所配合檢方行為,一直以檢方提審為由阻礙律師會見。 10月10日兩位律師再去要求會見謝陽律師時,被告知謝陽的律師已經換了。他們要求出示書面文書,被拒絕。 “ 709”案謝陽律師被違法阻止律師會見和閱卷 律師張重實 :謝陽案兩次移送審查起訴至今天,長沙市檢察院辦案檢察官李治明連續17個工作日提審謝陽,違法阻礙律師會見和閱卷;長沙第二看守所配合檢方行為,一直以檢方提審為由阻礙律師會見。多日來都在工作日詢問李治明提審安排情況,...
Simplified Chinese (135.03 KB)
Traditional Chinese (309.37 KB)
頒布機構: 
中共中央辦公廳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令
在當局2015年“709”大抓捕行動中被捕並一直被羈押的湖南長沙維權律師謝陽,到2016年12月才獲准會見律師。2017年1月4日,其代理律師劉正清拿到了起訴書。起訴書認為,謝陽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罪行重大;又聚眾哄鬧、衝擊法庭,嚴重擾亂法庭秩序,要求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最、擾亂法庭秩序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六四”慘案雖然已成為歷史,帶來的災難並沒有終結,傷口也難以癒合。 ——天安門母親致習近平的 公開信 ,2018年6月1日 中國當局血腥鎮壓1989年民主運動已經過去29年了,曾在北京和其他城市殺害了成百上千的手無寸鐵的平民。中國政府不僅一直卑鄙地否認屠殺的事實,而且聲稱把抗議活動說成是民主運動是“歪曲事實真相”,將其定性為“政治動亂”,並堅稱在當時採取及時果斷的措施是必要的和正確的。 長期以來,中國政府一直在國內採取各種強迫遺忘措施,以抹去人們對“六四;的記憶:當局從來沒有對鎮壓要求民主改革的示威者(包括學生、教師、工人和普通市民)的行為承擔責任;儘管受害的倖存者和難屬一再呼籲,...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