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66.
中國駐聯合國代表傅聰大使今天在人權理事會第31次會議上的發言中,指責“西方國家以人權、人道為幌子推行新干涉主義”。他還警告人權理事會不要被用作“將人權問題政治化”的工具,以免重蹈其前身、信譽掃地的人權委員會的覆轍。(見於 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和瑞士其他國際組織代表團的官方網頁 ) 中國的指責是在人權理事會會議上對中國人權狀況提出緊急關注後作出的。繼上週12國政府罕見地聯合發表的聲明後,國際人權聯盟和中國人權今天發出一份 非政府組織的聲明 ,要求關注自2015年以來中國人權狀況的惡化。12國政府的 聯合聲明 由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哈珀大使宣讀,代表美國、愛爾蘭、英國、澳大利亞、德國、荷蘭、...
湖北維權人士、《民生觀察》網站創辦人劉飛躍的辯護律師文東海在會見後通過檢察院了解到,劉飛躍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案,隨州市公安局已補充偵查完畢,於2017年8月8日再次移送隨州市檢察院,但增加了一個罪名指控——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律師得知公安局在結束補充偵查後仍提審劉飛躍,指此為非法。 劉飛躍於2016年11月被刑事拘留,12月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今年5月被起訴到隨州市檢察院,7月檢察院將案件退回隨州市公安局要求補充偵查。 劉飛躍被隨州警方增加一指控罪名 國內信息 2017年8月16日 2017年8月15日劉飛躍的辯護律師文東海會見後通過檢察院了解到,...
遭當局以涉嫌“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逮捕的“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其84歲老母蒲文清發表公開信,再次呼籲政府從人道主義出發,允許黃琦保外就醫。黃琦患有多種疾病,包括腦積水、腦萎縮、肺氣腫、腎囊腫、肝囊腫等,上月28日律師首度會見黃琦時,發現黃琦手足、臉部浮腫。黃琦在看守所每日被強迫站立值班4小時,蒲文清擔心這樣持續下去,重病纏身的兒子會像劉曉波一樣病死在獄中。 黃琦母親蒲文清的公開信 我是黃琦母親今年84歲,我兒子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晚上被四川省綿陽市公安局強行帶走,於2016年12月16日逮捕,涉嫌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現已被羈押249天。...
66名上海公民於2016年8月8日第14次集體前往上海市人大常委會、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上訪,要求落實 1016名上海市民聯署致函國家主席提出的主張與三項請求 ,督促人大常委會、高院依法處理違法的法官。與之前的13次集訪一樣,他們的要求未予答复,但他們堅持不懈,在走訪法院過程中向司法官員及法官普法,維護憲法法律的尊嚴與權威,保衛立案登記制。 上海公民14 次集訪人大、高院督促處理違法的法官 2016年8月8日(週一)上海公民第14次集訪上海市人大常委會、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落實1016名上海市民聯署致函國家主席提出的主張與三項請求,督促人大常委會、高院依法處理違法的法官,保衛立案登記制,...
3月11日,中國立法機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近乎全票通過了21條修改憲法草案。其中最重要的是取消了國家主席和副主席連任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第79條),並把中國共產黨的絕對領導地位由序言部分寫入正文(第1條)。這一修改使習近平可以成為終身主席並擁有不受限制的權力,並且在憲法上強化了中國共產黨對中國的絕對統治。(無記名投票2,958票贊成,2票反對,3票棄權,1票無效。) “這次修憲對中國作為一個國家來說具有破壞性,是歷史的倒退。修憲並沒有如官媒《人民日報》所宣傳的那樣‘為民族復興提供有力憲法保障’,而是將中國推向了一個危險的未來”,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取消任期限制,...
Simplified Chinese (222.63 KB)
Traditional Chinese (338.33 KB)
頒布機構: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被以“尋釁滋事”罪起訴的四川成都維權人士陳雲飛案於2016年12月26日在成都武侯法院開庭,劉正清律師在開庭時沒有使用電腦且電腦處於關機狀態放在包裡,但法院卻仍要以有錄音嫌疑為由,強搶其電腦進行檢查並留置不及時歸還。武侯法院因未辦理任何固封(固定證據)手續,劉正清律師稱,自該電腦失去其控制之後,電腦裡添加任何內容均與他無關。劉律師憑其經驗認為,成都當局強扣其電腦絕非一起簡單的違法,後面必有加害他的更大陰謀。 關於陳雲飛案開庭時武侯法院強搶我電腦的鄭重聲明 劉正清 陳雲飛案今天(2016年12月26日)在成都武侯法院開庭,...
“709”案被捕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前往天津二分檢詢問李和平的罪名,一位檢察官在詢問起訴科後告知:還是“顛覆國家政權”。王峭嶺要求看起訴書,但因王峭嶺沒有在登記表上一次性填上此要求而被警官認為“折騰”他。王峭嶺質問:本來是一個電話就可以告知罪名,卻讓她無數次跑到天津來問,這是不是折騰? 李和平律師于2016年1月8日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 程檢察官是惡人嗎? 我很想知道李和平的罪名是什麼,所以,今天下午,我和李文足又去了天津二分檢。 在709案的接待處——控申中心,我準備的身份證、結婚證後全無用處,檢察官們一見我就說:王峭嶺填個表(登記表,每次必填)。我在登記表上填寫:...

頁面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