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2.
維權人士曹順利的兩名代理律師王宇和劉衛國向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發出8份《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分別就曹順利在拘留期間的健康體檢、病情記錄、醫生檢查及用藥、收押登記、費用支付、強制取保、護理人員、阻撓會見等八項內容要求派出所公開信息。 曹順利從2013年9月開始被羈押,一直關押在朝陽區派出所;關押時她已身患多種疾病,關押中其病情惡化,於2014年2月被送到醫院急救。 2014年3月14日,曹順利在北京解放軍309醫院不治辭世 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申请人:刘卫国,山东泉舜律师事务所律师,曹顺利辩护人,手机:13518610665,地址:山东省济南市英雄山路218号 申请人:王宇,...
維權律師劉衛國在網上發出20個要求政府公開信息的申請書(模板),要求政​​府當局就四名律師被拘留及當局拒絕讓他們會見律師等相關信息公開信息。劉衛國呼籲公民們填寫這些信息公開申請書的模板後寄出去,並廣泛散發,以支持在建三江前線要求釋放律師和要求追究肇事者責任的行動。 《建三江系列信息公開之一建三江農墾公安局的批准文件》 《建三江系列信息公開之二:公開設立七星拘留所的批准文件及備案文件》 《建三江系列信息公開之三:建三江農墾公安局組織機構代碼證》 《建三江系列信息公開之四七星拘留所組織機構代碼證》 《建三江系列信息公開之五:建三江農墾公安局的預算決算》 《建三江系列信息公開之六:...
空頭許諾:人權保護和中國《刑事訴訟法》的執行

This study evaluates the effect of the 1996 amendment of China’s Criminal Procedure Law (CPL, enacted in 1979) and shows that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circumvented the CPL’s rights safeguards by exploiting loopholes, watering down existing provisions, and blatantly violating the law. In some areas, the revisions have actually resulted in greater limitations on rights. Includes HRIC’s recommendations on steps that China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can take to improve respect for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norms in China’s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Full Download (380.37 KB)
Simplified Chinese (259.21 KB)
Traditional Chinese (345.59 KB)
頒布機構: 
工業和資訊化部

中國人權的出版物包括針對不同讀者群的中英雙語和中文的期刊、書籍和報告。

這些出版物為國內民眾迫切要求改革、要求更切實的官員問責制和法​​治的聲音提供自由表達的平台;讓國際社會了解中國社會所發生的與人權相關的重大問題及其發展,加深公眾對這些問題和發展的理解,並推動國內和國際上的深入探討。

中國人權目前出版兩個電子期刊:中英雙語的半年刊《中國人權論壇》【鏈接】和中文的雙周刊《中國人權雙周刊》【鏈接】。這些出版物是中國人權為中國大陸作者撰寫的文章所提供的未經審查的平台;撰稿者包括獨立知識分子、學者、 律師、維權人士以及其他活躍人士。

《中國人權論壇》1990年創刊時是作為印刷物發行的,2012年轉變為網絡刊物。 《中國人權雙周刊》於2009 年6月推出,由中國人權的兩個中文電子期刊——《人與人權》月刊【鏈接】和《華夏電子報》周刊【鏈接】——合併而成。 《人與人權》是給中國的知識分子所撰寫的深度分析文章、調查報告、 研究、理論文章和評論提供的平台;《華夏電子報》則主要關注當前時政。

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將於11 月 17 日和 18 在日內瓦審議中國遵守《禁止酷刑公約 》的情況。這裡是審議前中國對委員會問題單答覆的部分節錄。

劉水 2010年6月4日 尋找富士康“十二跳”原因的獨立調查 探访富士康大本营 刘水 富士康是打工者的天堂,也是他们的地狱。 ——题记 5月26日晚11时多,在我实地采访电子制造业帝国——富士康(FOXCONN)龙华工业园大本营仅仅5个小时后,一位与我同籍的甘肃省庆阳市23岁工人贺某,从富士康龙华工业园C2宿舍楼7楼阳台跳楼身亡。惨烈的富士康“十二跳”。其背后一定隐藏着“合理性”逻辑,只是不被外界明察和理解。 “为什么是富士康?”这是许多人的疑问,包括笔者在内。几乎所有学者、专家和富士康以及官方给出的结论,显然没有解开这个迷津。这是笔者改变行程,赴深圳富士康龙华大本营展开独立调查的初衷。...

頁面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