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hina Rights Forum

2010年2月5日 中國著名異議作家廖亦武受德國科隆文學節的邀請,準備動身前往德國從事文學交流活動。廖亦武多年來一直受到中國當局的監控,不准許他出境。這回公安部門又再次不准他出國。為此,廖亦武給德國總理默克爾夫人寫了一封公開信,請求她的幫助。 親愛的默克爾夫人: 遙遠地問候。 我叫廖亦武,中國底層作家,前不久,我的第一本德文作品《Fräulein Hallo und der Bauernkaiser:Chinas Gesellschaft von unten》由FischerVerlag推出,由於深受讀者和評論界推崇,賣得相當不錯,FischerVerlag正打算推出我的第二本德文作品,...
劉曉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後毛時代的中共政權,雖然獨裁依舊,但並不狂熱,而是理智的獨裁,越來越精於利益計算。特別是六四大屠殺後,任何努力都無法緩解中共意識形態的急遽衰落,加上跛足改革帶來的惟利是圖、普遍腐敗和兩極分化,更使政權的合法性危機雪上加霜,以至於,即便是獨裁化民族主義的煽動,也無法真正凝聚民意民心。所以,中共維持政權的主要方式只能乞靈於經濟高增長和利益收買。沒落的帝制傳統、腐朽的拜金主義和垂死的共產獨裁相結合,演化為那種最壞的掠奪型資本主義和現行的灰色統治方式,極端機會主義的統治也使今日中共獨裁呈現出模糊多面的特徵。
2000年1月13日 親愛的鬍子或禿頭: 夜以繼日地讀你的《證詞》,劉霞讀得快,我讀得慢。一目十行與逐字領會之間,你應該知道哪頭更熱吧。以後你再豬腦子,也該知道對誰應該坦蕩,對誰應該曖昧了吧。 與你四年的牢獄相比,我的三次坐牢都稱不上真正的災難,第一次在秦城是單人牢房,除了一個人有時感到死寂外,生活上要比你好多了。第二次8個月在香山腳下的一個大院中,就更是特殊待遇了,除了沒有自由,其它什麼都有。第三次在大連教養院,也是獨處一地。我這個監獄中的貴族無法面對你所遭受的一切,甚至都不敢聲稱自己三進三出地坐過牢。其實,在我們這個非人的地方,想有尊嚴只剩反抗一途,所以坐牢只是人的尊嚴的必不可少的部分,...
劉曉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2005年10月19日,中共國務院新聞辦於發佈了《中國的民主政治建設》白皮書。儘管這是中共掌權後發表的第一份關於民主建設的白皮書,但除了白皮書的公佈本身之外,其內容毫無新意。 白皮書的核心內容是關於“國情論”、“黨權論”和“中共英明論”的論證。
廖亦武 2010年3月 我竭盡了全力,很遺憾。我仍然抵達不了德國,抵達不了科隆文學節為我安排的朗讀會現場。 我身心疲憊,但我還是要對大家說謝謝。 我特意給大家寄去我創作並演奏的歌與簫。你們已經聽見了吧。 不是中國笛子,是中國洞簫。笛子是橫著吹,洞簫是豎著吹,洞簫的身長是美洲印地安人骨笛和原始非洲人豎笛的兩三倍,在古代,用來招集孤魂野鬼。 我在監獄內學會吹簫。我的師父是個84歲的老和尚。當我進去時,他已經在裡面住了很多年。這個與世無爭的僧人,犯的也是一種古老的罪——反革命會道門——會道門是存在於中國偏僻山區的秘密組織,源頭可以上溯到幾百年前的清朝,宗旨是反抗異族的政權——老和尚因受鄉民的擁戴,...
劉曉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經過了二十多年的改革,由於中共在政治上的權力自私,也由於民間力量的分散,短期內還看不到足以任何改朝換代的政治力量,官權內部看不到戈爾巴喬夫或蔣經國式的開明力量,民間社會也無法聚積起足以抗衡官權的政治力量。所以,中國向現代自由社會的轉型過程,必然是漸進的曲折的,時間的漫長也可能超出最保守時間估計。 同時,相對於中共政權的強勢而言,民間社會仍然弱勢,民間勇氣不夠及其心智還很不成熟,民間社會還處在最初的發育過程之中,因而也無法在短期內培育出足以替代中共政權的政治力量。在此情況下,中國政治體制及其現政權的改變,任何急功近利的計劃、綱領乃至行動,...
2009年12月10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對劉曉波提起起訴當天,中國大陸165名《零八憲章》簽署人在互聯網上發表聯署聲明,表示他們每一個人都是這一案件的組成部分,他們願意與劉曉波同擔刑罰。這一倡議立刻得到了《零八憲章》簽名人的熱烈響應,截至2009年12月28日,劉曉波的生日,也是劉曉波被判刑11年後的第3天,國內的簽名人數已達520多人。 《零八憲章》網站 和 中國人權網站 刊登了到2009年12月28日為止的全部簽名名單。願與劉曉波共同承擔責任的網上籤名活動一直在繼續中,並獲得越來越多的簽名支持。以下是這一聲明: 我們願與劉曉波共同承擔責任 我們作為和劉曉波先生一起共同起草或簽署《零八憲章...
劉曉波 2007 [English / 英文] 震驚海內外的山西黑窯奴工案,從曝光之初到現在已經將近兩個月了。但是,與海內外要求深層問責的滔滔輿論相比,也與從中央到地方的一系列批示、派員、道歉、數萬警力的地毯式排查相比,更與山西官權“十天內解救所有奴工”的軍令狀相對照,山西黑窯奴工案的收場就顯得過於敷衍了事。現在,廣泛存在、長達十多年的黑窯奴工現象,已經被縮小為洪洞縣廣勝寺鎮曹生村一家黑窯;被送上審判台的罪犯不過是寥寥幾人,起訴罪名也縮小為非法拘禁、強迫職工勞動、故意傷害等三項罪名,而非法使用童工、拐騙綁架和虐待兒童等罪名不見了。宣判結果:磚窯監工趙延兵被判死刑,...
[English / 英文] 1989年4月27日至6月4日 從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返回北京參加“八九民運”,並參加絕食活動。 1989年6月6日至1991年1月 因“反革命罪”被羈押於北京秦城監獄。 1989年9月
2008年12月9日 一、前言 今年是中國立憲百年,《世界人權宣言》公佈60週年,“民主牆”誕生30週年,中國政府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10週年。在經歷了長期的人權災難和艱難曲折的抗爭歷程之後,覺醒的中國公民日漸清楚地認識到,自由、平等、人權是人類共同的普世價值;民主、共和、憲政是現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構。抽離了這些普世價值和基本政制架構的“現代化”,是剝奪人的權利、腐蝕人性、摧毀人的尊嚴的災難過程。21世紀的中國將走向何方,是繼續這種威權統治下的“現代化”,還是認同普世價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體?這是一個不容迴避的抉擇。

頁面

訂閱 China Rights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