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hina Rights Forum

《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饑荒紀實》 1 楊繼繩 這本書原打算名為“天堂之路”,後來我改為“墓碑”。“墓碑”有四重意思,一是為在1959年餓死的父親立墓碑;二是為3600萬餓死的中國人立墓 碑;第三,為造成大饑荒的制度立下一個墓碑;第四,在寫這本書寫到一半時,北京宣武醫院在為我體檢中發現有“病變”(甲胎蛋白呈陽性),於是我加快了寫作 的速度,下決心把這本書寫成,也算是為自己立一個墓碑──有幸複查時排除了病變,但寫此書有很大的政治風險,如因此書而遭不測,也算是為理念而獻身,自然 也就成了自己的一個墓碑。當然,主要還是前三種意思。
我生於中國農曆的六月十九,據老人們說,這是救苦救難的觀音菩薩得道日,一個大日子。可接踵而至的卻是1959到1962年的可怕饑荒,全國餓死幾千萬人。已去世的父親曾回憶說,我1歲多就渾身浮腫,小雞雞透亮,連哭的力氣都沒有。多虧成都牛市口一個老中醫,才起死回生,撿了一條小命。父親還說,老中醫的辦法是先消腫,後補充營養。於是在幾個月內的每天早晚,我被架在一口熬著各類草藥的沸騰的鐵鍋上燻蒸,將體內的黃水一滴滴逼出來。 就這樣,飢餓成為我的第一個老師,追隨我渡過整個童年,這雖然極大地影響我的發育,令我反應遲鈍,5歲左右還舉步維艱,卻磨礪了我的胃口,並最終確定了我的寫作路數。乃至多年以後,...
堪稱紐約市地標及最受歡迎的旅遊勝地之一的帝國大廈,於10月1日亮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顏色的綵燈;今年法蘭克福書展,中國是主濱國;世界各地的學術和文化機構以及各國政府,紛紛舉行中華文化與交流關係的慶祝活動;孔子學院的數量不斷增多,中國官方媒體憎設英語及其它外國語種。上述僅僅是最近顯示中國不斷增長的“軟實力”的部分例子。
何清漣 ,中國人權資深研究員,經濟學者, 《中國現代化的陷阱》(2003)、《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策略大揭密》(2006)的作者。她畢業於湖南師範大學,在上海復旦大學獲經濟學碩士學 位,曾在深圳市委宣傳部工作,後在廣州暨南大學任教,再後在《深圳法制報》社任編輯,2001年移居美國。 黃翔 ,中國詩人、書法家,現居美國紐約。1978年10月,黃在北京王府井大街張貼100多張大字報, 總題為《啟蒙:火神的交響詩》。在1979年和1987年因辦地下刊物《啟蒙》而被判處勞動教養。1994年獲美國赫爾曼·哈默特(Hellman-Hammett)言論自由作家獎。 My T. Le ,...
黎安友和施道安 新世紀初的頭幾年,中國攀升的經濟實力與謹慎、穩定的全球外交給北京注入一股強勁的「軟實力」。 軟實力,是一個國家超越使用武力和金錢,而通過展現其文化價值觀和成功的做事方式來發揮影響力的能力。 1 是什麼令中國熱衷於軟實力?它的影響範圍有多廣?中國怎樣在全球範圍內展示其軟實力?中國的軟實力擴張對人權而言意味著什麼? 在冷戰後初期,軟實力優勢僅來自民主西方,特別是頗為得意的美國模式自由資本主義。然而在21世紀初,面對伊拉克、阿富汗、北韓、伊朗和其它地方的 問題,以及似乎反映出其個人主義文化失敗的財政危機,美國已步入萎縮。中國也受到全球經濟衰退的影響,但相比之下目前看起來尚好。...
何清漣 中國共產黨從建政開始,就一直夢想成為能夠影響世界的超級大國,為此不惜剝奪民眾福祉以達到“富國強兵”的目的。近年以來,中國政府開始意識到除了 “軍事裝備”這種“硬實力”之外,還需要用“軟實力”影響世界。率先提出這一主張的官方學者是鄭必堅,他於2005年在《外交事務》發表《中國和平崛起》 1 一文,此文的詳細觀點被中國《人民日報》網站以《中國和平崛起新道路與中美關係》 2 為題發表,此後好幾年內都一直是熱門的中國話題。
張博樹 為什麼“軟實力”一詞在中國悄然走紅? “軟實力”本來是西方學者提出的一個概念。1990年,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撰文討論“soft power”(軟實力),他把這個新創的概念定義為“一個國家造就一種情勢、使其他國家倣傚該國傾向並界定其利益的能力;這一權力往往來自文化和意識形態吸引力、國際機制的規則和制度等資源。”後來他又將“軟實力”更簡練地概括為“通過吸引而非強制或者利誘的方式改變他方的行為,從而使己方得償所願的能力”。 1
秦暉 對於在全球化過程中,中國處在什麼地位,通常有兩種聲音:一種聲音說中國的體制不適於全球化,在全球化過程中肯定出問題,即所謂的“中國崩潰論”; 還有一種比較積極的說法,認為全球化是對中國的改造,世界會用比較先進的規則改造中國,中國將會和世界接軌,首先講的是和市場經濟接軌,還有講和民主制度 接軌,只是沒有明確說。我有一個看法,現在來看,除了這兩者,恐怕也有第三種選擇和第三種可能。 這第三種可能,有沒有可能是中國演變了國際規則,而不是世界演變了中國呢?當然,過去我們經常講要解放全人類,要用社會主義的那套東西拯救世界上 2/3的苦難兄弟,現在當然不是這個意義上的轉變了。我覺得有一種可能,...
趙岩 中國人權: 據香港《鳳凰週刊》年初報導,中國政府準備投入450億元陸續打造能夠把握國際話語權的新聞出版傳媒集團。您在國際主流媒體做研究中國問題的研究人員,對此有何看法?
巫敏 2009年10月9日 凌晨5點,飛機降落在法蘭克福機場。時差使我異常疲倦。8小時的旅途中,我幾乎沒闔眼,一直在讀有關中國出版方面的書。我這次到法蘭克福,是受一家 出版雜誌委託,報導法蘭克福書展,寫一些關於中國出版業的文章。法蘭克福書展是世界上最大的圖書展銷會。中國是今年書展的主賓國。中國政府對成功舉辦奧運 會仍記憶猶新,因此,他們把這次參展活動稱為出席圖書奧林匹克。中國不僅慷慨解囊貢獻1500萬美元,而且承諾派出2000名作家和出版商前往法蘭克福參 展。在全球出版業衰退、書展萬分蕭條之時,舉辦者對此怎能不歡迎? 通常情況下我不報導書展,因為對我來說太枯燥。但這次不同,...

頁面

訂閱 China Rights Forum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