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itizen's Square

李柏光律師於2017年12月4日上午會見了被關押在瀋陽市第一看守所的李昱函律師。李昱函告知李律師,她在看守所每天遭受折磨:別人一餐給兩個饅頭,她只給一個;重病發作不給藥吃,要求叫醫生,管教不理,還大罵叫她快點死;女牢頭和女犯人折磨她,不給她溫水,讓她用冰冷的涼水洗澡,用各種人身攻擊語言辱罵她,還把她買的蔬菜放在廁所地板上,故意在上面撒尿。 李昱函律師現年60歲,是709案被捕律師王宇的辯護人。2017年10月9日她被瀋陽市公安局和平分局以談事為名誘捕,後被刑事拘留,11月15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李昱函律師患有心律失常的陣發性快速房顫、冠心病、頭外傷腦震盪(因維權被打造成的)...
2017年12月1日,上海市嘉定區江橋鎮江橋村民顧建國,浦美英夫妻打算到桐鄉旅遊,卻在上海南站長途汽車站被員警查身份證驗出訪民身份後,交市府截訪辦押送到上海訪民集中地府村路。之後,在被其鎮政府派來的2名村幹部和5名黑“保安”帶走時,夫妻二人因要求他們出示身份證並拒絕上車而遭到毆打。兩人被強行帶至派出所,警方警告他們不得“非訪”,但拒絕受理他們的報案,拒絕開具驗傷單。此次情況,蓋因烏鎮召開的世界互聯網大會而起。 因召開十九大,9月19日,浦東新區祝橋鎮的謝金華在去醫院途中,被祝橋鎮政府派出的外地閒雜人員(黑保安)帶到酒店非訪關押,至10月26日才被釋放;其間,上廁所、洗澡都有人跟進監視,...
廣州網絡作家、詞曲作者徐琳,今年9月26日在湖南老家照顧父母時,被廣州市公安局南沙分局的警察以尋釁滋事罪名抓走關進南沙區看守所。2017年11月13日上午,藺其磊律師在看守所會見了徐琳。徐琳告訴律師,從10月5日到10月20日警方每天都是三班倒提訊;他一直是零口供;警方所涉及的話題大致是他創作的歌曲、發表的文章以及微博、推特、臉書上的言論等等。徐琳談到他剛拘留時不見律師的來由:一是他早就聲明過,若被抓,他不見律師,以免浪費公共資源,也避免給律師帶來風險;二是他不承認辦案機關的合法性,他的行為全部是言論,言論無罪辯護無用;三是他認為自己無罪,這完全是政治迫害。 徐琳案通報 藺其磊律師...
曾任“709”案當事人辯護律師的瀋陽律師李昱函,在失聯1個多月後,於11月10日上午會見了律師。她告訴藺其磊律師,瀋陽市公安局和平分局約她10月9日(當日是她60歲生日)到分局談事,分局警察打車把她接到分局接待大廳對面的公交站後,過來四五個人強行粗暴地奪走她的背包,並將她雙手背銬帶進一輛麵包車車裡,現在手臂還有淤青痕跡。帶到北市派出所後,她被警察在三個房間裡來回拖拽近20分鐘,去洗手間也不給打開背銬,並且被幾個男的看著。她患有房顫心律失常、冠心病、甲亢、瀰漫性胃炎等病。當日下午,藺其磊律師到瀋陽市和平區檢察院,向檢察官陳述了四點“依法不應該批准逮捕李昱函律師”的法律意見,...
我已經三個月沒有會見黃琦了。本來打算待閱完案卷材料之後去會見黃琦的,結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終等不到能夠閱卷的一天。我相信綿陽市檢察院是找的藉口不讓我閱卷,因為與四川省檢察院一起審定案件,由於四川省檢察院不是辦案單位,而是上級單位,下級對上級,只需要就疑難復雜的問題進行請示,憑常識那不需要多少時間的。而從2017年9月下旬與綿陽市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約定閱卷時間起,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省檢察院還沒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綿陽,這不可能。但是我沒有辦法戳穿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迫使檢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給我查閱複製。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決定給不給我閱卷,...
2017年11月6日上午,隋牧青律师在黄琦的母亲及三位“六四天网”义工陪同下前往绵阳市看守所会见黄琦。他们到达时,黄琦正被提审,投诉其遭殴打一事。在等待会见时,隋律师约见了当值的副所长,要求对黄琦遭殴打之事尽速做出处理。隋律师在会见黄琦时,查看了他的伤情,其腿部淤青尚未完全消散。此前黄琦因误信错误信息而解聘了隋律师,在隋律师转述黄妈妈及亲友坚决要求他留任辩护律师的嘱托后,黄琦即刻书面委托他继续为其辩护。当日下午,在他们一行驱车赶赴成都美领馆通报黄琦境况的途中,在检查站约有七八个警察,四个全副武装的巡警端着冲锋枪,对他们进行了细致检查并非法限制他们人身自由1个小时。...
付振川注:這是李發旺講述他與邵重國協助高智晟律師出逃,以及之後三人如何被抓的全過程。經李發旺書面授權和同意,以下是根據他虛弱的語音整理出的文字,現予發表。李發旺的微信號碼:zftw2588,網名:不要臉的政府貪腐的黨。請大家添加這位重情重義、關鍵時刻不出賣朋友的網友。 協助高智晟律師出逃 ——對李發旺先生的一次特殊採訪 李發旺10月26日被取保候審,30日夜間突然給我發來資訊,講述他與邵重國協助高智晟出逃,以及之後三人如何被抓的全過程。當時我感到很吃驚!因為,雖說在此之前我根據種種跡象和蛛絲馬跡判斷高律的此次失蹤並非公安抓捕、而是先有人協助他出逃、之後才被捕獲的,...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在致十九大代表的公開信中說,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國人權惡化、法治倒退、酷刑氾濫、冤獄橫生,習近平執政五年來,不順應歷史潮流,開歷史倒車,強化極權統治,已不適合繼續留任;建議中共十九大罷免習近平,全面實行政治體制改革,建立建設自由、民主、人權、法治中國,還政於民。 建言中共十九大罷免習近平、全面推行政治體制改革 ——余文生律師公開信 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代表大會各位代表: 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國人權惡化、法治倒退、酷刑氾濫、冤獄橫生。中共當局言自由、民主、平等、法治,實際中國無自由、無民主、無平等、無法治,有的是權貴當道、貪腐橫行。 2013年中共當局鎮壓“...
因房屋遭強遷、土地動遷而上訪、狀告政府的上海維權人士韓忠明和前妻童莉雅,於9月22日開始被8名不明身份的外地人員在臨時住處的樓道和大門口站崗,並被24小時貼身跟蹤。2017年10月7日中午,韓忠明坐監控車輛外出辦事訪友後失蹤,手機也處於關機狀態;家人報案,派出所以各種理由推諉,拒絕立案。近幾年來,上海各區聘用外地無業人員做安保、特保和協警,一旦出事,政府即以“臨時工”為由逃避職責,而公安則以沒有證據或找不到人為由不予立案和追究。 上海聘外省人管控韓忠明,失蹤後報警被拒立案 馬亞蓮 原上海黃浦區半淞園街道居民韓忠明和童莉雅,於十多年前房屋被強遷後走上維權路,在長期艱難困苦的生活重擔和政府打壓下...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因代理709被抓捕律師王全璋的案子,今年7月先是被扣留律師證,後又被發還一個無法執業的廢證,當局還施壓其所在律所解聘余文生,並要求其它律所不得聘用。在10月12日國保找余文生談話後,余文生律師的妻子發出呼救信,呼籲大家關注其一家的命運;而之前兩天,余文生律師也發出“個人公告”,稱已做好再次失去自由、甚至付出生命代價的準備,並交代“後事”。 余文生妻子呼救信 今天晚上有2個國寶又到家裡找余文生律師,要在家裡和余文生談談,因為孩子在家,我讓他們樓下談。國寶從我家樓下的平房中拿的車鑰匙,他們在車上談。說明這個平房現在已經被國寶安排人入住監視。 談話約1個半小時,主要意思2點: 1...

頁面

訂閱 Citizen's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