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Selected Articles

——對中共高層而言,苦撐待變80天之後的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到底是好是壞,最多只有一半一半的可能。假如特朗普再度當選,中共怎麼辦?它恐怕就只能在冷戰不斷升級的軌道上再苦撐4年了;倘若如此,4年之後,中美關係將又是一番天翻地覆之變。
——北京終於對香港反抗力量的領袖下手,出手之重超出許多人的預料。如果中共不能徹底平息港人的反抗,就不僅會鼓勵港人堅持抗爭,而且會鼓勵更多內地人奮起抗爭。這是中共最大的噩夢,因此,為了防止這個噩夢成真,北京已經顧不了許多。
——中共不反制不是它放棄反制,而是它沒有了反制的能力和對等報復的手段。所以中方不能不投鼠忌器。此外,可能還有自己的另類打算:為躲避美國的鋒芒,佯裝回歸「韜光養晦」,面對美國一步緊似一步的制裁,中國方面不反制不報復,不是示軟,而最大的可能是以拖待變。
——民主維權運動的核心資源,需要而且能夠由道義價值擴展為政治實力,其核心樞紐和原點發動機就在於鐵窗英雄群體的理想性、厚德性和人格境界。這並非在誇大少數人的力量,再造中華民族的價值等級表的操作起點,總得從某些具體的高貴生命開始。
——後極權主義社會的「泛敵化」,使每個公民都隨時可能成為政權的「敵人」,原因不是公民做了什麼,或者他們違反了什麼法律,恰恰相反是因為堅守了法律,而使他們成為了權力認定的「敵人」。這種「關門家中坐,禍從天上來」的「被敵人化」的可能性,導致了後極權社會彌漫著恐懼,造成後極權社會人心惶惶、萬馬齊喑的狀況。
——七歲那年我在做什麼?那是個三反五反、清算鬥爭世道不彰的混亂時期,父親去了香港,母親被關起來勞動改造。我因為年紀小不懂驚恐,生存的本能讓我直覺找到簡單的生存方法。今天回首我不禁讚嘆造物的神奇,童年的災難使我很早感受到上天的眷顧。
——中國自古以來就有這樣的人。今天雖然黎智英等還不至於砍頭犧牲,但完全有可能像劉曉波這樣在獄中迫害而死。黎智英這些義士對此十分清楚,但他們仍然不為所動,堅持留下來,等著被捕坐牢。中共可以摧毀香港,但摧毀不了港人的自由精神。
——在追求和平民主的歷史進程中構建和平民主社會的核心原則、主張及立場是人權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國。其中,堅持個體權利本位、程式正義貫穿始終,以此原則解決政治問題、經濟問題、文化問題、民族問題、社會問題等各個方面。
——反對派如何擁有一種政治意識、具有政治眼光和自身的政治策略,而不僅僅停留在道德控訴以及揭露的層面,這對於我們恐怕不是一個過時話題。
——今後的國際關係將不再是開放社會國家交往的一體化,而是開放社會與封閉社會國家並存的兩體世界;全球化肯定還會繼續存在,只不過形式和內容將會有巨大的改變。整個局面,以西方世界為一方;以中國、朝鮮、伊朗這些封閉社會國家「孤兒院」為一方。世界會因為複雜而衝突不斷。

頁面

訂閱 Selected Articles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