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 Wang Zang (left) and Wang Li (right)
New!
中國人權 獲悉,雲南省楚雄市異議詩人 王藏 與妻子 王麗 先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逮捕,二人案件已於9月中旬被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據報道,王藏此次被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主要是以他2015年獲釋後所發表的言論、接受的採訪、書寫的詩歌文章、以及行為藝術為依據。 9月17日上午,四川的盧思位律師和北京的張磊律師在楚雄市看守所會見了王藏,其狀況尚好,他非常感謝外界對他們的聲援、支持,但為妻子被捕尤其為四個孩子的生活、學習、安全深感擔憂——四個孩子分別為11歲、8歲和一對4歲的雙胞胎。 王藏是於2020年5月30日被從家中帶走的,當時現場警察數十人。...
New!
——「官派律師」現象正在以我們看得見的速度和頻率增加,正在成為中共政權壓制公民權利、打擊異議人士的常用手段,希望國際組織和國際媒體能夠持續關注這個現象,並一起努力阻止情況變得更糟。
New!
據公益機構“長沙富能”聯合創辦人楊占青報導,被捕的該機構成員程淵、劉永澤和吳葛健雄“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案已于上周被秘密開庭,但當事人家屬及其聘請的律師皆未被通知參加庭審。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在從官派律師口中得知消息後前往法院確認了已開庭的消息。法警負責人轉告趙喆法官的話給施明磊,說該案是公開審理的,保障了當事人的一切權利。施明磊就此在推特上三問趙喆法官:1、我下載備份了中院網站上趙喆接手該案以來的所有案件公告,沒有該案的任何記錄。2、程淵的辯護律師張磊、謝燕益都沒有上庭,這叫公開?3、開庭沒有通知家屬,這叫公開? “長沙公益仨”案三人於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
New!
——尤當在下蒙冤羈獄之際,瀟男女士仗義直聲,以筆呼號,因傳播真相而惹惱有司,這才埋下今日牢獄之災的禍根。別作惡,放下屠刀,釋放瀟男,還瀟男自由,還瀟男夫婦自由,還這個世界以公道!瀟男有罪,吾人同罪,莫欺負女子,坐牢殺頭,請自章潤始。
New!
系獄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發出丈夫案情通報:9月3日上午,余文生案的兩位辯護律師將去徐州市看守所會見余文生,討論二審開庭事宜。許豔稱,雖然自己最近生病,但也會爭取去徐州,為余文生存錢,並要求徐州市公安局公開余文生健康惡化有關情況及最近半個月生活記錄表。 余文生是北京律師,2018年1月被捕,關押於江蘇省徐州市看守所。2019年5月9日其案在徐州市中級法院進行秘密審理;2020年6月17日,余文生被徐州市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余文生律師案通知 9月3日上午,盧思位律師、藺其磊律師,會在徐州市看守所,會見余文生律師。準備與余文生律師商量一下二審開庭的事情...
提要: 2020年8月12日,端點星案蔡偉的父親蔡建禮向北京市朝陽區監察委員會、北京市監察委員會等監察部門發出控告信,指控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分管刑事副局長和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第八檢察部負責人不依法履職,違反秉公用權和道德操守等規定,聯手惡意阻斷被告人親屬自主委託律師辯護,且操控法律援助,浪費國家資財,進行利益輸送,屬於濫用職權,要求追究責任。 蔡偉為網站「端點星」( http://terminus2049.github.io )的志願者,該網站建於2018年,以對抗網路封鎖和言論審查為己任,備份微信、微博等平臺被刪文章,曾備份了大量疫情相關文章。...
據系獄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的案情通報:2020年7月22日,余文生案的二審辯護律師盧思位、藺其磊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會見其當事人,遭無理拒絕;之後向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駐所監察室進行了投訴,但均無任何結果。7月23日上午,兩位律師來到江蘇省高院查詢余文生案的上訴情況,雖經一審法院承辦法官當即確認余文生已經提起上訴,並且徐州中院已經將案件移交到江蘇省高院,但在高院系統內卻無法查出。兩位律師想閱卷並與主辦法官做溝通,未果。江蘇高院訴訟服務中心接收了兩位元律師的辯護手續並答應轉交承辦法官後,在律師要求法院出具接收手續時,被保安和法警粗暴要求立即離開。 余文生2018年1月在發表《...
背景 經過近一個世紀的殖民統治,英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84年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以下簡稱《聯合聲明》),為香港1997年回歸中國鋪平了道路。《聯合聲明》確定將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其「直轄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並享有「高度的自治權」;其社會、經濟制度和生活方式在50年內保持不變。雖然「一國兩制」一詞未被明確提出,但它卻是奠定《聯合聲明》的基礎。 [1] 儘管中國在2017年稱《聯合聲明》只是一份歷史文件,竭力予以廢除,但它仍然是一個在聯合國註冊的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條約。英國政府作為共同簽署國,有義務監督和確保該條約的有效執行,以保護香港以及其他國際社會的法治和基本權利與自由...
在公益人士程淵被捕一周年之際,其妻施明磊發文講述這一年她和女兒所經歷的幾個恐懼片段以及求助於主救治的情況。施明磊與丈夫的案件沒有任何關係,但辦案機關卻把她作為罪犯對待,致使其3歲的女兒精神受到創傷。不出示證件,隨意對家屬進行恐嚇並把家屬作為人質等行為,讓人們看到辦案人員是如何“依法”辦案的。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許會見家屬聘請的律師。 有關恐懼,有關醫治 —— 程淵妻子的一周年回憶 施明磊 2020年7月21日 提起筆來,總是不知從何說起,又仿佛要好幾天的述說,才能說完我這一年的經歷和感受。...
5年前,2015年7月,中國當局抓捕了約300名包括律師、法律工作者和維權人士在內的人權捍衛者,旨在扼殺維權活動,包括在法制內進行的活動。在被稱為「709大抓捕」的打壓中,許多人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並被定罪。在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而被捕的人中,有一名年輕的律師女助理,名叫 趙威 ,時年24歲。一些被定罪者目前仍在監獄服刑。刑期最長的是維權人士 吳淦 ,他到2023年才能服完8年刑期,之後還將再被剝奪5年政治權利。 在律師 王全璋 的案件中,當局甚至拒絕向其家人提供法律要求的通知,其家人3年多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律師 李春富 在尋找哥哥李和平的過程中被警方帶走拘押;...

頁面

訂閱 司法公正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