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共產黨

盲人陳光誠被中國共產黨逮捕了,其原因就是瞎子比中國的教授心明眼亮。中國的教授不瞭解現代文明的憲政民主,或者瞭解了的也沒有幾位進入了無恐懼感的真正人的狀態,大半都是滅亡了的蘇聯意識形態的布道者,為了巨額堵嘴費而出賣良心的狗奴才。……今之中國的教授們替共產黨欺騙學生,大肆向學生灌輸反自由主義的迷魂湯。……盲人陳光誠卻與中國教授不同,世界在他面前雖是漆黑,但他的心靈是無限光明的,他的社會責任感是巨大的。 陳光誠知道,七八個月身孕的婦女是不能打胎的,強行打胎有違於生理學和倫理學,無異於殺人。人口災難是封建農民的共產黨人的無知造成的,共產黨人過去高喊人多熱氣高幹勁大、人多好辦事,...
綁架 在東北出差近半個月,白天拍攝,晚上上網,知道曉波獲獎後,北京已是風聲鶴唳。於是和滕彪商量,回京後先在他位於望京的工作室住一段時間,等有司瘋夠了再回家。 擔心被定位,10月27日中午登上飛機後隨即關掉了手機,把電池和電話卡從手機上拆下,中止了與外界的通訊聯繫。 下午3點左右飛抵北京,在機場和滕彪等人告別,與他的助手歡歡乘機場大巴去望京。在機場高速路上,發現筆記本電腦不見了。我這該死的記性,一定是落在飛機上了。 一到滕彪工作室,放下行李,馬上用固定電話聯繫機場失物招領處,那裡的工作人員說,我的電腦信息已有登記。立即出門,去一條街之隔的民航幹部管理學院乘機場大巴。 走到民航幹部管理學院門口,...
眾所周知,中國政府的預算程序相當混亂。在中國,「預算」這一概念包括:正式合法的預算內資金、官方半合法的預算外資金和非正式的有時是非法的預算外外資金。因此,中國政府的預算是一個由多種來源、不同程度的合法性和正當性交融在一起的複雜混合體。 與中國政府的預算一樣,中國的法律也是五花八門,既有根據憲法制定的官方正式法律秩序,也有在正式法律陰影之下制定的半正式的法律外秩序——其是否符合法律與憲法均值得懷疑。此外,與法律秩序和法律外秩序並行的,人們還可以越來越明顯地看到一種非正式的、「法律外外秩序」正在應運而生。 法律秩序 這裡,法律界定為一種合乎憲法的法律制度。在這種制度裡,...
中國人權: 你是一位很敏銳的中國政治形勢觀察人士。你能不能與我們分享一下對一些重大的社會和政治趨勢的看法? 鮑朴: 如果你觀察一下大街上正在發生的事情,觀察一下政府一直在說些什麼,全國人大做出了什麼決策,溫家寶總理在3月14日全國人大記者會上說了些什麼——中國的政治改革必須在共產黨的領導下進行——還有警方對互聯網上流傳的消息是怎麼反應的——然後,你才會對中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有一個全面的理解。 特別是全國人大通過的下一個五年計劃,把預計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幅度從上一個五年計劃的7.5%降到7%;與此同時,健保、社保開支要增加,最低工資也要增加。...
2010年12月17日,突尼斯街頭小販遭到執法人員粗暴對待,激起公民非暴力抗爭,並由此演化成一場「茉莉花革命」。這場「茉莉花革命」,不僅在突尼斯、埃及和平改變了政權,而且還擴大到約旦王國、阿拉伯世界最貧窮的也門、突尼斯的近鄰阿爾及利亞、一黨獨大的敘利亞、海灣國家阿曼,並遠至西北非的毛裡塔尼亞。雖然這些國家在意識形態上不盡相同,經濟發展的程度亦有差異,但都有促使民眾走上街頭抗議的共同點,即專制與腐敗。由此可以得出結論,在當今普世價值驅動的全球民主化進程中,哪裡有專制與腐敗,哪裡就必然會有公民抗爭浪潮隨影相伴。 然而,利比亞負隅頑抗的獨裁者卡扎菲,竟對公民非暴力抗爭大開殺戒,引發全國性的流血反抗...
當中國當局採取行動拘留多位著名維權律師、活躍人士和網民,企圖將中國的「茉莉花革命」扼殺在萌芽狀態的時候,這場初試鶯啼的「革命」其實還只是推特上的傳聞。 1 2011年2月20日,星期天,是中國茉莉花「革命」的第一天,大批穿制服的警察和便衣、自願的和雇來的保安人員,部署在位於北京繁忙的王府井大街的麥當勞外面,沿街停滿了警車。人們很難從這條繁忙大街上每天熙熙攘攘的購物者中區分出誰是來抗議的——當然,也沒有人高呼組織者擬定的「我們要吃飯,我們要工作,我們要住房,我們要公義」的口號。 2 據信,那一天確實有少數無聲的抗議者到王府井大街去了,只有3人被警察帶走了。 3 警方對這樣一起很可能稱不上「事件...
中國政府對互聯網的發展戰略有什麼樣的表述?目前至少有三種版本:對外宣傳的版本,政府內部的版本和面向中國民眾的官方版本。從這三種表述中,可以看出中國政府真正的發展戰略規劃、國際宣傳策略,以及政府當局想告訴自己人民的是什麼。 對外宣傳版本 對外宣傳版本是2010年6月10日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以白皮書形式頒布的《中國互聯網狀況》白皮書,除了有中文原版外,還有官方英譯文本。這份政策文件提出了三個關鍵點:(一)中國政府將繼續加緊對互聯網的控制,互聯網作為國家重要基礎設施,屬於“主權管轄範圍”;(二)中國“保證公民在互聯網上的言論自由和公眾瞭解、參與、聽取和依法監督的權利” ;(三)...
賀詩禮 由中國人權翻譯 中國的《政府信息公開條例》( 以下簡稱《條例》)自2008年5月1日生效起已近兩年。各方評論對中國首次頒布的獲取信息的法規的執行多有批評或懷疑,從“中國行政的透明度——子虛烏有” 1 及“虛假的中國信息公開法” 2 等新聞標題可見一斑。事實上,儘管現在個人有較大的可能獲得與他們個人生活有關的信息,但是,政府機構一般都不願意提供製定政策和政府運作方面的信息;而且中國的法院經常拒絕受理信息公開案件,即便受理,裁決也多是偏袒政府的。 3 北京大學公眾參與研究與支持中心對《條例》的執行情況進行了調查,並發表了2008年度《中國行政透明度年度觀察報告》。...
高文謙 在當今中國,互聯網已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參與博弈的各方都充分意識到這一點,展開了激烈的爭奪。中國當局最近頻頻動作,先是重新修訂了國家保密法,明確規定將互聯網和其它公共信息作為監控對象;接著,負責掌控互聯網輿論的中宣部高官王晨又向人大常委會作專題報告,言詞之間掩蓋不住對互聯網失控的擔憂,敦促盡快制定頒布《〈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維護互聯網安全〉的實施細則》等一系列管理規定,為當局管制網絡公共信息提供法律依據。 中國當局如此大動干戈,必欲置互聯網於掌控之中,主要是出於兩個原因:其一是維護極權體制的本性;其二是為形勢所迫——互聯網已經成為挑戰一黨專權的心腹大患。中共打天下坐天下,...
[English / 英文] [PDF 445 KB] 中宣部副部長、中央外宣辦主任、國務院新聞辦主任王晨 2010年4月29日 編者注: 文章中用括號括出並被划去的部分是最初出現在5月4日的版本中但從5月5日的版本被刪除的內容。例如:【 網絡音樂市場規模達17.9億元。 】

頁面

訂閱 中國共產黨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