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共產黨

劉曉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中共黨魁胡錦濤首次正式訪美,依然沿襲六四以來對美外交的低調務實,意在保持穩定的中美關係。為減少中美貿易逆差,中共送上162億美元的大訂單;為安撫美國對知識產權問題的關注,胡錦濤到微軟總裁比爾•蓋茨家做客,在訪問微軟公司時高調重申保護知識產權;為了緩解美國對中共管制匯率的強烈不滿,中方承諾將越來越靈活地處理匯率;胡錦濤在美國一系列演講中均表示:中美擁有廣泛的共同利益和堅實的合作基礎,肩負著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的重要責任,一個健康穩定、不斷發展的中美關係,不僅造福兩國人民,而且有利於亞太地區以及世界的和平穩定與繁榮。同時,...
劉曉波 2005 國家由它的民眾構成,民眾是一個國家的主體,也是國家主權的來源和國家利益的擁有者。在一個合理的政治制度下,政治權力來自民眾的授予,政府靠民眾血汗養活,政府或執政黨僅僅是國家的公僕而非國家的主人。政府必須真正地而不是口頭地把民眾當作衣食父母,而把自己當作民眾公僕。所以,政府的首要職能是善待自己的人民和提供公共服務,無論是權力和國家財政,都必須做到“取之於民而用之於民”;政府所代表的國家利益必須具體化為民眾的利益,最終具體落實為個人的安全、財產、自由和民主等諸項法定權利。 總之,尊民愛民、特別是尊重和保障民眾用和平的方式置疑、批評、甚至反對政府決策的權利,...
劉曉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後毛時代的中共政權,雖然獨裁依舊,但並不狂熱,而是理智的獨裁,越來越精於利益計算。特別是六四大屠殺後,任何努力都無法緩解中共意識形態的急遽衰落,加上跛足改革帶來的惟利是圖、普遍腐敗和兩極分化,更使政權的合法性危機雪上加霜,以至於,即便是獨裁化民族主義的煽動,也無法真正凝聚民意民心。所以,中共維持政權的主要方式只能乞靈於經濟高增長和利益收買。沒落的帝制傳統、腐朽的拜金主義和垂死的共產獨裁相結合,演化為那種最壞的掠奪型資本主義和現行的灰色統治方式,極端機會主義的統治也使今日中共獨裁呈現出模糊多面的特徵。
劉曉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2005年10月19日,中共國務院新聞辦於發佈了《中國的民主政治建設》白皮書。儘管這是中共掌權後發表的第一份關於民主建設的白皮書,但除了白皮書的公佈本身之外,其內容毫無新意。 白皮書的核心內容是關於“國情論”、“黨權論”和“中共英明論”的論證。
劉曉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經過了二十多年的改革,由於中共在政治上的權力自私,也由於民間力量的分散,短期內還看不到足以任何改朝換代的政治力量,官權內部看不到戈爾巴喬夫或蔣經國式的開明力量,民間社會也無法聚積起足以抗衡官權的政治力量。所以,中國向現代自由社會的轉型過程,必然是漸進的曲折的,時間的漫長也可能超出最保守時間估計。 同時,相對於中共政權的強勢而言,民間社會仍然弱勢,民間勇氣不夠及其心智還很不成熟,民間社會還處在最初的發育過程之中,因而也無法在短期內培育出足以替代中共政權的政治力量。在此情況下,中國政治體制及其現政權的改變,任何急功近利的計劃、綱領乃至行動,...
劉曉波 2007 [English / 英文] 震驚海內外的山西黑窯奴工案,從曝光之初到現在已經將近兩個月了。但是,與海內外要求深層問責的滔滔輿論相比,也與從中央到地方的一系列批示、派員、道歉、數萬警力的地毯式排查相比,更與山西官權“十天內解救所有奴工”的軍令狀相對照,山西黑窯奴工案的收場就顯得過於敷衍了事。現在,廣泛存在、長達十多年的黑窯奴工現象,已經被縮小為洪洞縣廣勝寺鎮曹生村一家黑窯;被送上審判台的罪犯不過是寥寥幾人,起訴罪名也縮小為非法拘禁、強迫職工勞動、故意傷害等三項罪名,而非法使用童工、拐騙綁架和虐待兒童等罪名不見了。宣判結果:磚窯監工趙延兵被判死刑,...
2008年12月9日 一、前言 今年是中國立憲百年,《世界人權宣言》公佈60週年,“民主牆”誕生30週年,中國政府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10週年。在經歷了長期的人權災難和艱難曲折的抗爭歷程之後,覺醒的中國公民日漸清楚地認識到,自由、平等、人權是人類共同的普世價值;民主、共和、憲政是現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構。抽離了這些普世價值和基本政制架構的“現代化”,是剝奪人的權利、腐蝕人性、摧毀人的尊嚴的災難過程。21世紀的中國將走向何方,是繼續這種威權統治下的“現代化”,還是認同普世價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體?這是一個不容迴避的抉擇。
高文謙 1989年春,高文謙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工作。他親眼目睹了學生的抗議示威活動,當局隨後的“六四”鎮壓改變了他的一生。他決心把被共產黨掩蓋的文革歷史真相通過自己的筆告訴世人。他的努力後來主要都凝聚在他的備受歡迎卻在中國大陸被禁的《晚年周恩來》一書中。 一晃“六四”鎮壓已經過去了20年。這是個非常沉重的話題。一提起“六四”,又把我帶回20年前那個殘暴、血腥、令人心悸的夜晚。那是中國現代史上最黑暗的一夜,刻骨銘心,改變了許多中國人的命運,也包括我自己。1989年年初,當時時局已是山雨欲來風滿樓。改革已經進入了第10個年頭,鄧小平跛腳鴨式的改革已經累積了許多社會矛盾,...

頁面

訂閱 中國共產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