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言論自由

【呂耿松案】浙江維權人士呂耿松因在互聯網上發表文章批評政府於2007年8月24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2008年1月22日杭州中級人民法院以同一罪名判處呂耿松有期徒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
拉什迪曾因為寫作《撒旦的詩篇》,被伊朗的霍梅尼追殺,他的頭值500萬美元。 在1980年代,我還是個青年詩人,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就被深深震撼。 能夠得到如此勇敢的作家的第二次邀請,我感到極大榮耀,雖然我不能遠赴重洋去紐約。雖然國家牢籠禁止了我,雖然我的朋友冉云飛、劉曉波和艾未未正在受難。 為我呼籲的紐約文學節的作家們,我們不能見面,但我們的心永遠在一起。 2010年在挪威的某個會場,曾經有我的老朋友劉曉波先生的空椅子。 但願我的寫作,我對中國歷史和現狀的見證,能夠配得上你們在開幕式上為我而設的那把空椅子。 謝謝你們。 中國作家:廖亦武
攝影:無名氏, 2011年2月20日 「中國茉莉花革命」集會地之一——北京王府井大街麥當勞前,人群熙熙攘攘,其中有相應組織者號召前來散步圍觀的,有大批警察和便衣,還有大量媒體記者。組織者接著呼籲每週日舉行這樣的集會。下一次茉莉花集會為2月27日下午2點。
尊敬的奧巴馬總統: 我是一個中國知識分子,一個在二十年前北京“六四”大屠殺中痛失愛子的母親。 首先,我祝賀您榮獲本年度諾貝爾和平獎,並預祝您在未來的歲月裡能為維護世界和平、推動人類進步,以及踐行美國立國之本作出杰出的貢獻。 在您即將於十一月中旬訪華前夕,我冒昧地給您寫這封信,請求您在此次訪華期間運用您的政治智慧和影響力,營救目前身陷囹圄的中國大陸自由知識分子劉曉波博士。 據我所知,世界上一些民主國家和地區的正義之士、議會人士,都先后以不同方式、通過不同途徑要求中國政府釋放劉曉波博士;尤其是在10月1日中共建政60周年當天,美國眾議院以410票的絕對多數票通過了要求釋放劉曉波博士的決議案。在此...
2010年2月5日 中國著名異議作家廖亦武受德國科隆文學節的邀請,準備動身前往德國從事文學交流活動。廖亦武多年來一直受到中國當局的監控,不准許他出境。這回公安部門又再次不准他出國。為此,廖亦武給德國總理默克爾夫人寫了一封公開信,請求她的幫助。 親愛的默克爾夫人: 遙遠地問候。 我叫廖亦武,中國底層作家,前不久,我的第一本德文作品《Fräulein Hallo und der Bauernkaiser:Chinas Gesellschaft von unten》由FischerVerlag推出,由於深受讀者和評論界推崇,賣得相當不錯,FischerVerlag正打算推出我的第二本德文作品,...
2000年1月13日 親愛的鬍子或禿頭: 夜以繼日地讀你的《證詞》,劉霞讀得快,我讀得慢。一目十行與逐字領會之間,你應該知道哪頭更熱吧。以後你再豬腦子,也該知道對誰應該坦蕩,對誰應該曖昧了吧。 與你四年的牢獄相比,我的三次坐牢都稱不上真正的災難,第一次在秦城是單人牢房,除了一個人有時感到死寂外,生活上要比你好多了。第二次8個月在香山腳下的一個大院中,就更是特殊待遇了,除了沒有自由,其它什麼都有。第三次在大連教養院,也是獨處一地。我這個監獄中的貴族無法面對你所遭受的一切,甚至都不敢聲稱自己三進三出地坐過牢。其實,在我們這個非人的地方,想有尊嚴只剩反抗一途,所以坐牢只是人的尊嚴的必不可少的部分,...
廖亦武 2010年3月 我竭盡了全力,很遺憾。我仍然抵達不了德國,抵達不了科隆文學節為我安排的朗讀會現場。 我身心疲憊,但我還是要對大家說謝謝。 我特意給大家寄去我創作並演奏的歌與簫。你們已經聽見了吧。 不是中國笛子,是中國洞簫。笛子是橫著吹,洞簫是豎著吹,洞簫的身長是美洲印地安人骨笛和原始非洲人豎笛的兩三倍,在古代,用來招集孤魂野鬼。 我在監獄內學會吹簫。我的師父是個84歲的老和尚。當我進去時,他已經在裡面住了很多年。這個與世無爭的僧人,犯的也是一種古老的罪——反革命會道門——會道門是存在於中國偏僻山區的秘密組織,源頭可以上溯到幾百年前的清朝,宗旨是反抗異族的政權——老和尚因受鄉民的擁戴,...
劉曉波 2005 國家由它的民眾構成,民眾是一個國家的主體,也是國家主權的來源和國家利益的擁有者。在一個合理的政治制度下,政治權力來自民眾的授予,政府靠民眾血汗養活,政府或執政黨僅僅是國家的公僕而非國家的主人。政府必須真正地而不是口頭地把民眾當作衣食父母,而把自己當作民眾公僕。所以,政府的首要職能是善待自己的人民和提供公共服務,無論是權力和國家財政,都必須做到“取之於民而用之於民”;政府所代表的國家利益必須具體化為民眾的利益,最終具體落實為個人的安全、財產、自由和民主等諸項法定權利。 總之,尊民愛民、特別是尊重和保障民眾用和平的方式置疑、批評、甚至反對政府決策的權利,...
2009年12月10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對劉曉波提起起訴當天,中國大陸165名《零八憲章》簽署人在互聯網上發表聯署聲明,表示他們每一個人都是這一案件的組成部分,他們願意與劉曉波同擔刑罰。這一倡議立刻得到了《零八憲章》簽名人的熱烈響應,截至2009年12月28日,劉曉波的生日,也是劉曉波被判刑11年後的第3天,國內的簽名人數已達520多人。 《零八憲章》網站 和 中國人權網站 刊登了到2009年12月28日為止的全部簽名名單。願與劉曉波共同承擔責任的網上籤名活動一直在繼續中,並獲得越來越多的簽名支持。以下是這一聲明: 我們願與劉曉波共同承擔責任 我們作為和劉曉波先生一起共同起草或簽署《零八憲章...
劉曉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經過了二十多年的改革,由於中共在政治上的權力自私,也由於民間力量的分散,短期內還看不到足以任何改朝換代的政治力量,官權內部看不到戈爾巴喬夫或蔣經國式的開明力量,民間社會也無法聚積起足以抗衡官權的政治力量。所以,中國向現代自由社會的轉型過程,必然是漸進的曲折的,時間的漫長也可能超出最保守時間估計。 同時,相對於中共政權的強勢而言,民間社會仍然弱勢,民間勇氣不夠及其心智還很不成熟,民間社會還處在最初的發育過程之中,因而也無法在短期內培育出足以替代中共政權的政治力量。在此情況下,中國政治體制及其現政權的改變,任何急功近利的計劃、綱領乃至行動,...

頁面

訂閱 言論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