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為迎接光輝歲月 為迎接光輝歲月 風雨中抱緊自由 經過徬徨的掙扎 我們可改變未來 自由之匙 黃絲帶/雨傘/獅子山 HK♥鳩嗚
當香港的抗議者挺身面對警方對旺角佔領區的清場時, 彼得•蓋布瑞爾( Peter Gabriel)、 暴動小貓( Pussy Riot)、鐵與酒(Iron & Wine) 等人紛紛發送照片和信息,對他們表達支持;這些照片和信息被用投影機投射到位於香港“佔中”運動中心的金鐘區的列儂牆上。 流動媒體藝術計劃“並肩上:佔中打氣機”今天發布了一段 視頻 ,並啟動“【行動升級】並肩上:佔領打氣機2.0!”,呼吁在世界各地的人們邀請他們心目中的英雄拍一張照片、寫一段打氣信息傳給他們以支持香港的抗議者。目前他們已經收到來自70個國家的30,000條給他們打氣的信息。在照片中,蓋布瑞爾、...
在香港進行的“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已有50多天了,時至今日,運動已是強弩之末,很難挽回敗局了。但一次失敗代表不了什麼,也決定不了什麼,史上的公民抗命活動多以失敗而告終,這是組織者從一開始就應該想到的。如果不從失敗中總結經驗,吸取教訓,那這次失敗就算白費了。現在差不多是該作總結的時候了。 這次香港的“佔中”活動其目的在於爭取真普選,也就是真正的民主,提到民主,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一篇文章,題目就叫“民主”。下面就翻出來給大家瞧一瞧。 民主 突然想起一個故事,由親身經歷改編: 一日姑姑的朋友要請姑姑吃飯,那日我住在姑姑家,所以姑姑要帶上我和弟弟。弟弟很不情願,...
9月28日的何雪瑩: 要是我告訴你,這一個月來我怎麼過,看到甚麼聽到甚麼,你準會罵我是個騙子。 那個星期天中午,你趕到金鐘。朋友告訴你說人很多,已經迫到出夏慤道。於是你由灣仔告士打道進入,等S前來會合。你告訴他說:「連演藝門外也已經坐滿人了。」 由細到大,你都怕迫又怕死。於是你沒有擠進金鐘道,留在告士打道,相信那邊不會有衝擊。你還跟S說:「哪裡需要增援,我就往反方向走。」 你走上了天橋。電話響起,是Y。「警察在夏慤道已經出催淚彈。」他在灣仔辦公室看直播。你放下電話,幾分鐘後,又是Y。「警察瘋了,你認真想想要不要離開,過來我這邊暫避。」怕死的你同時間接到母親的訊息,求你離開。你到達Y的辦公室,...
今天,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在日內瓦就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地區女性權利的進展情況提出了一系列尖銳的問題。委員會的獨立專家們在與中國代表團全面交換意見時,提出了許多製度上存在的問題,其中包括: 對民間社會的限制和騷擾; 受害者訴諸法律的途徑和司法獨立; 女性知情權和信息的可獲取性; 對少數民族、農村婦女、女同性戀者、雙性戀女性、跨性別女性以及殘疾女性等弱勢群體的歧視;以及 對法律和政策實際落實情況的具體評估。 在回答專家們所提出的具體而有依據的問題時,中國代表團的回應避實就虛,著重從形式上的法律、政策和落實機制來回答問題,並列舉了各種數據。但是當問及殺嬰行為及其他敏感話題時,...

採訪鄺穎萱

鄺穎萱:作家和出版商,「佔中」運動中成為黃皮帶的制作者。她講述了為什麼她參加「雨傘運動」,買皮帶的錢來自哪裡,以及她認為運動取得了什麼成就。


採訪林志輝、黃宇軒

夜復一夜,來自世界各地支持「佔中」抗議者的短信被用投影機投射到金鐘抗議點的列儂牆上。這些短信— —自 2014 年 9 月以來已經超過 38,000條— —是由 「並肩上:佔中打氣機」給投到連儂牆上的;「並肩上:佔中打氣機」是由張瀚謙、黃宇軒和林志輝創設的新媒體計劃。

在採訪中,黃宇軒和林志輝講述了他們這個計劃的起源、這個計劃怎樣改變了他們,以及香港的幽默。

1989年,中國各地成千上萬的民眾發出要求民主改革的呼聲,但中國領導人卻以坦克和武力進行回應,試圖在經濟改革的同時壓制民眾對政治改革的要求。其結果是,中國人民所得到的是不可持續和不公平的發展、不斷增加的社會衝突以及巨大的環境和人權代價。 25 年後的今天,香港人民站起來,要求北京兌現其“一國兩制”的承諾。他們拒絕接受全國人大常委會2014 年8 月31 日作出的關於“選舉”香港特首的決定;該決定要求候選人必須獲得北京控制的提名委員會半數以上的支持。面對北京的威脅和強硬立場,香港學生們以“公民不服從”行動——罷課和和平靜坐——爭取名副其實的普選。他們的行動獲得了香港工會和市民的支持和聲援。...

 

抗議遊行, 201471

2014年7月1日,約有50萬港人參​​加了一年一度的大遊行——這次是抗議中央政府發布的白皮書,要求2017年落實真普選。國務院新聞辦6月發布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強調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許多人認為,這個聲明是北京釋放的與《香港基本法》相悖的信號——不允許2017年普選下一屆香港特首。

 

律師為爭取司法獨立遊行,2014

背景 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17年後,這個曾經的英國殖民地又回到聚光燈下。圍繞2017年下任特區行政長官選舉辦法改革的辯論已經達到白熱化。民主人士正團結在“佔領中環”公民抗命運動的旗幟下;北京官員則作出回應,威脅要動用解放軍進行鎮壓。但這些爭論的焦點是什麼,其中真正的利害風險又是什麼? 現行的法律框架 中國對香港的“基本政策”列明於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第三條和附件一。 [1] 這些政策包括香港享有“高度的自治權”、保障基本權利和自由,以及基於“選舉或協商”的結果任命行政長官。 [2] 作為一項國際條約,聯合聲明及其附件對中國具有約束力。 [3] 基本法——香港具有憲法性質的文件——...
香港大學學生會出版的期刊《學苑》,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有一篇文章形容香港是一個“有自由、​​沒民主”的城市,引起不少人共鳴。雖然有人為香港是否真的沒有民主而爭執,但“有自由”之說,從來沒有異議,故此中英兩國就香港前途談判達成的共識聲明,香港生活方式不變,並詳列各種將“依法保障”的自由。有關自由其後由香港回歸後生效的小憲法——《基本法》——第三章予以保障。 香港回歸之初的五六年,中國政府似乎並未侵擾港人的自由,港人亦自我感覺不俗,這可從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定期民調結果可見一斑。 [1] 以10分為滿分,香港社會的自由評分一直在6.78分至7.65分之間徘徊,而絕大部分時間是在7分以上,算是可以。...

頁面

訂閱 香港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