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2015年6月10日,劉曉原律師在廣東省佛山市南海看守所先后會見了維權人士陳啟棠(筆名:天理)和蘇昌蘭。這是陳啟棠自去年11月25日被抓后第一次獲准會見律師。劉曉原律師說,陳啟棠還是那麼樂觀,堅持認為自己不涉嫌犯什麼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並對南海分局立案偵辦危害國家安全案件,向檢察院寫了控告信。蘇昌蘭身體仍然不好,患有多種疾病,但看守所以醫療條件有限為由不給她治療。 曉原律師帖:2015年6月10日,我在佛山已呆了兩天,今天下午三時,南海看守所才安排我在3號會見室會見了陳啟棠。這是陳啟棠自去年11月25日被抓后,第一次會見律師。 案件在偵查階段時,我多次申請會見都不允許。陳啟棠還是那麼樂觀,...
廣東維權人士蘇昌蘭被羈押6個月,當局至今不允許律師會見。2015年4月27日,蘇昌蘭的丈夫陳德權要求公開蘇昌蘭的身體狀況信息,但其訴訟請求被佛山市南海區法院駁回。蘇昌蘭的哥哥為此撰文,稱妹妹因其維權活動而慘遭當局迫害,並稱當局所為為黑惡暴政、滅絕人性、喪盡天良、令人髮指。 維權金剛女 生死被秘密 ——記蘇昌蘭慘遭政治迫害 蘇尚偉 我的妹妹蘇昌蘭由於長期關注弱勢族群的維權,保護婦女兒童權益,聲援人類文明社會福祉,宣傳憲法的法治精神,吶喊依法治國的聲音,傳遞國際人權公約信息和理念,慘遭中國廣東省佛山市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迫害。 2015年4月27日下午4時30分,...
中國人權 工作人員的思考 在佔中運動之前,我完全想不到香港這座城市會有那麼多的創意。此前,香港沒有真正的公共空間來供民眾進行創造和分享。但是佔中運動產生了這樣的一個空間:它將各社會階層和不同專業背景的人們聯系在一起,以香港民眾從沒有過的方式來進行創造。總之,佔中運動為香港對自己的設想提供了廣闊的空間。 2014年10月10日,金鐘 所出現的藝術作品自發而短暫,貼在牆上的便貼和街道上的粉筆畫。隨著運動的發展,這些作品像步入不同季節的花園一樣變化。先有黃絲帶,在警察發射催淚彈后,各種雨傘的圖案劇增,再后來有獅子山的巨型標語和習近平撐傘等。 極富語言創意的標語隨處可見。...
編者按:本文 寫 於 2014 年 12 月 7 日 ,即 香港警 方 在金鐘示威區 進行 最后清場 的 前四天。 雨傘運動后向何處去?后現代政治運動的力量在於:成功的標准不再是結果,而是社會的覺醒和集體意識的轉變。一種新的生活方式已經在香港形成,一整代的年輕市民已從存在主義的沉睡中覺醒。更重要的是,新的“獅子山精神” [1] ——基於社會公正、公民參與,而不是俯首接受恩賜的經濟利益的精神,已經在香港扎根。 這是11月的一天,我的朋友Jason Y. Ng和我在紐約離洛克菲勒中心一個街區遠的拉面店一邊吃面條,一邊就雨傘運動辯論時提出的觀點。我承認我理解他的心情,...
佔中運動取得極大成功 中國人權 :一般觀點認為,目前雙方在抗議活動陷入了僵局:北京已經聲稱,永遠不會撤回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8月31日決定,而學生則表示不會退出佔中。 你對學生有什麼建議,你認為如何才能走出僵局? 韓東方 :我認為佔中運動已經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遠遠超出我在運動頭幾天的預期,因為北京確實聽到了香港人的吶喊——不要對我說北京對此充耳不聞。他們肯定已經聽到,而如何應對則是另外一個話題。 更重要的是,香港人聽到了自己的吶喊。這對一場社會運動尤為重要。無論是否會出現改變,我們通常希望其他人,尤其是政府傾聽我們的意見。而香港人從來沒有用自己的行動為自己的事情,...
中國人權: 謝謝你抽空接受我們的採訪。現在正是香港人民爭取民主過程中一個重要的時刻,面臨非常復雜的局面。你是香港著名的資深律師,曾經鼓舞了一整代人,包括我們這些一直在國外從事法律工作的人。你是否可以先大致介紹一下目前香港普選所面臨問題的法律基礎? 李柱銘: 30年來,我們一直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運作。我們是在中國對香港基本政策的范圍內爭取民主。中國在香港的小憲法《基本法》中向我們承諾了普選權,但卻拖延了兩次,而且每一次都是五年。 直到最后,我們才被告知可以在2017年普選產生特首。在今年8月31日,北京又決定,雖然香港民眾可以在選舉中“一人一票”,...
隨著佔中運動的和平收場,香港的民主鬥爭翻開了新的一頁。這一場為期兩個半月的大規模公民抗命運動具有前所未有的規模、史詩般的表現以及可能對香港政制發展的持久性影響。同時,佔中運動也存在很大的爭議和分化。故在塵埃散盡之後,香港需要做一些嚴肅的反省以重拾其核心價值、重新定義其身份以及確定其在中國的定位。 “一國兩制”的重負 香港是中國治理的難題。對北京中央政府而言,香港在許多重要方面仍是未知水域。儘管中國政治和經濟實力雄厚,香港則向北京證明了其試圖對港進行媒體審查、壓制公民社會和主宰司法體係幾乎不可能實現,即便得逞,也必須付出極高的代價和麵對諸多的困難。...
佔領華爾街轟轟烈烈,從無“境外勢力”操縱之說。台灣太陽花學運更威猛,激進學生不僅攻占立法院議場,甚至一度衝進行政院,但也無“境外勢力”操縱之說。獨獨在中國大陸,“境外勢力”操縱成了當政者的口頭禪。對民間抗爭,“境外勢力”操縱的標籤往往一貼就靈,當政者不僅可免於問責,更可獲法外授權以鎮壓抗爭民眾,殺一儆百。 不幸,這風氣也蔓延到了香港。明顯的標識,是特首梁振英10月19日的電視講話。他在講話中抨擊香港公民抗命,理由之一即是“外國勢力支持操縱”。但諷刺的是,就連建制派代表人物範徐麗泰也不得不承認:“沒有人給我看過真憑實據”,“這個是一個懷疑”。堂堂特首滿口謊言而不顧起碼尊嚴,香港政治的“大陸化...
2014年9月24日 現在好像掉轉了。這個“一國兩制”做得到的。不過我相信,現在中國的領導人希望現在中國的周永康可以像我們的周永康那麼可愛,對不對? 《基本法》起草的時候,總共有59個委員,香港有23個,只有兩個是民主派,司徒華和我;那我就是死剩的那一個。 我記得,30年前,剩兩天,84年9月26號,我在政府新聞處,是事先給了本《聯合聲明》看的,這是未頒布之前給我看,是不可以公開的。看完以後,我很開心。因為我看到,“一國兩制”是完全可以真的成功的。因為可以選特首和立法會由選舉產生。我是很開心的。但是到現在普選還沒能夠落實。等了一次又一次,本來07、08沒有,2012沒有,...
在香港民眾要求真普選的公民抗命運動和平地進行了74天之后,香港警方今天對金鐘佔領區進行了清場。但是,並非像港府和北京中央政府所希望的那樣——清場會解決一個“政治麻煩”;恰恰相反,正如一個抗議標語所宣布的那樣,這意味著港人為保衛香港的未來所進行的公民抗命的“雨傘運動”,實際上“才剛剛開始”。 當香港抗議人士宣布將以不同的方式繼續開展公民抗命運動的計劃時,這已經証明:沒有任何法院的禁制令或法警能夠阻止香港的政治環境和人們政治參與意識所發生的重大改變。 兩個多月來,香港特區政府和北京中央政府一直無力對一個政治問題拿出一個建設性的政治解決方案。與其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在抗議地點的每個角落,...

頁面

訂閱 香港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