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無論你認罪或是不認罪,家門永遠為你敞開!即或官方法庭判你有罪,又如何呢?多少朋友把你的庭審看為為你頒發獎章的時刻。有沒有那獎章,我不在乎。在我們結婚二十年的時間裡,你的良善,正直,憐憫,對公義的尋求,我都知道。我為你繼續呼籲,直到你有真正的自由!
湖北維權人士、《民生觀察》網站創辦人劉飛躍的辯護律師文東海在會見後通過檢察院了解到,劉飛躍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案,隨州市公安局已補充偵查完畢,於2017年8月8日再次移送隨州市檢察院,但增加了一個罪名指控——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律師得知公安局在結束補充偵查後仍提審劉飛躍,指此為非法。 劉飛躍於2016年11月被刑事拘留,12月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今年5月被起訴到隨州市檢察院,7月檢察院將案件退回隨州市公安局要求補充偵查。 劉飛躍被隨州警方增加一指控罪名 國內信息 2017年8月16日 2017年8月15日劉飛躍的辯護律師文東海會見後通過檢察院了解到,...
福建維權人士吳淦(網名“屠夫”)“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於8月14日上午在天津市二中院秘密開庭,法院附近戒備森嚴,20多名聲援者在天津被抓、被失聯,數名外媒記者被帶離。 吳淦案秘密開庭,20 多名聲援者被抓,外媒記者被帶離 國內消息 2017年8月15日 8月14日吳淦案開庭,在天津被抓和失聯的聲援者名單如下(網絡綜合信息): 王荔蕻、劉星、丁玉娥、朱承志、岳三哥、陸聰利、王譯、佩利、李北省、黃懷覺、許光利、凌聖智、何家維、季新華、羅漢生、戈平、王金龍、張茂林、劉惠珍、陳燕華、鮑乃剛。 被抓後,一些人被所屬地國保帶回;王荔蕻因心髒病等病重已經回北京住院。 以下信息來自於 孫東生 的微信:...
這首詩是2010年劉霞寫給獄中的劉曉波的;2017年7月14日,劉曉波死於肝癌的次日,此詩由劉霞的摯友在推特上貼出後在網上廣為流傳。 黑暗之路 劉 霞 知道早晚有一天 你會離開我 獨自走黑暗之路 我祈求再現那個瞬間 看看記憶中的畫面 希望畫面中的我 在驚恐發呆的時候 光芒綻放 可是我沒有做到 只是緊緊地握住拳頭 不讓一點點力量從指尖流走 2010年
從在天安門廣場上的叱吒風雲到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孤獨離世,劉曉波的命運絕不僅僅反映出中國民主的困境,它也是對世界的警報。 28年前,誰能想像到今天的世界竟變成這般模樣。照這樣的趨勢下去,28年後的世界不堪設想。喪鐘為誰而鳴?但願劉曉波之死能成為扭轉的開端。
2017年7月2日,居住在廣州的江西維權人士劉少明被廣州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剝奪政治權利3年。 劉少明是1989年民主運動的積極參加者,近年來除參與公民圍觀外,還關注珠三角勞工事務,幫助工人維權。 2015年5月29日晚,劉少明從廣州的家中被不明身份的人帶走,兩週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7月14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 2016年4月15日其案在廣州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未作宣判。 劉少明的刑事判決書(影印件,共 9 頁)
勞工維權人士劉少明被羈押已經兩年、庭審已經1年多,但法院至今未作判決。劉少明本來身體很好,但從去年10月開始腹部隱隱作痛,今年疼痛加劇,令人擔憂。 劉少明是1989年民主運動的積極參加者,近年來除參與公民圍觀外,還關注珠三角勞工事務,幫助工人維權。2015年5月29日晚,劉少明從廣州的家中被不明身份的人帶走,兩週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7月14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2016年4月15日其案在廣州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未作宣判。 老民工劉少明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羈押兩年,一審仍未判決 吳魁明律師 兩年前的2015.5.29夜晚,劉少明被抄家帶走。2016.4...
5月8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擾亂法庭秩序起訴的“709”人權律師謝陽案在長沙市中級法院進行所謂的一審公開開庭審理。謝陽在法庭上承認被指控的犯罪事實“屬實”,並稱未受到刑訊逼供,更沒有受到過酷刑,等等。其妻為此發表聲明,譴責當局的各種不法行為,並斷定謝陽是因受到了非人的酷刑折磨,為了求生存,才屈膝於公權力的。謝陽曾在2017年1月13日委託律師發表聲明,稱他若認罪,那不是他的意思的真實表達,而是因為持續酷刑折磨所致。 陳桂秋關於謝陽案開庭審理的譴責聲明 我極其氣憤地看完了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所謂公開開庭,謝陽對指控的犯罪事實“屬實”、否認刑訊逼供、並聲稱“他們完全保障了謝陽的權利”。...
3月31日宣判後,律師於4月6日上午第一次會見了蘇昌蘭。蘇昌蘭告訴律師,雖然她對判決有所預料,但判決後還是感到氣憤難平,認為她因參與本村的萬畝土地維權先失去工作,再遭判罪完全是打擊報復。律師和蘇昌蘭交流了二審聘請辯護律師的意見,並於當日下午向佛山中院提交了上訴狀和要廣東省高院公開開庭審理二審的要求書。 蘇昌蘭的丈夫、哥哥和婆婆在她被宣判後不久即與外界失去聯繫,直至律師與她會見時仍然沒有消息,蘇昌蘭對此感到非常吃驚。 判決後第一次會見蘇昌蘭 吳魁明 2017年4月9日 3.31宣判後,4.6上午律師第一次會見了蘇昌蘭。說到判決,蘇昌蘭雖然有所預料,但判決後還是感到氣憤難平。...
廣東佛山維權人士陳啟棠(天理)於2017年3月31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四年六個月,在上訴截止日(4月10日),其代理律師李方平到佛山南海看守所會見了他。陳啟棠情緒樂觀。他說他當庭表示上訴,在宣判筆錄上寫道:“滿紙荒唐言,一件誣陷案。不服,上訴!!!”他已寫了三頁紙的上訴狀,對公檢法違反法定程序以及打壓言論自由提出上訴。他認為自己被抓、重判,遠因是十幾年來參與一些維權活動的積累,近因是發表文章支持香港佔中以及積極營救蘇昌蘭。 上訴截止日會見陳啟棠 李方平律師 2017年4月10日 今天蘇昌蘭丈夫阿德開車送我去佛山南海看守所會見陳啟棠(天理)。陳啟棠、...

頁面

訂閱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