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嚴酷的考問 作爲八九運動的親歷者之一,六四大屠殺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這一運動在我的內心深處並沒有真正失敗,即便在現實意義上失敗了,也至多是悲壯的失敗。相對於以實力暫時取勝的專制政權來說,八九運動在道義上具有長期優勢,在我批評這一運動的時候,仍然懷有這樣的堅信。
我們是一群來自中國的留美學生,我們有幸接受了兩種不同教育,也在兩種不同的社會中生活。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大陸唯一的長期的執政黨,中國的現代化和民主化,離開共產黨是完全難以想像的。因此,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代表大會召開之前,我們決定向二位共產黨現任和未來的最高領導人發出這封公開信。 一、被完全掩蓋的“六四”事件 我們到了美國後,沒有了新聞封鎖,也沒有了互聯網的屏蔽,我們可以完全自由地瀏覽到各種信息。最讓我們震驚的就是發生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說實在話,當我們第一次看到網上的照片,我們第一時間以為是軍事演習,看到那些死亡的學生、市民的照片,我們也首先認為是PS的。但是瀏覽閱讀了更多的相關視頻、...
【勿忘六四】 2012年6月4日,1989年“六四”事件23週年紀念日,上海訪民杜陽明、沈佩蘭、王扣瑪、童國菁四人到上海市市中心人民廣場手摯“勿忘六四”字幅公開紀念“六四”慘案。
【紀念“六四”活動】5月28日,貴州民運人士在貴陽市最繁華的人民廣場公開舉行紀念“六四”活動,吸引了數千人圍觀。文章說,儘管今年的形勢更艱難嚴峻,但事實證明“暴政不得人心,民主必將取代專制。 ”
譚競嫦 :我想先從最初是怎麼想到要在維多利亞公園組織燭光晚會這個問題開始採訪。最開始這一活動是怎麼組織的?誰召集的?目的是什麼? 李卓人 :我們必須從頭談起。1989年,民主運動剛開始時,香港人僅僅被看作是經濟動物。但學生進駐天安門廣場後,香港學生反應強烈。1989年5月,我們有100萬人在香港遊行,僅僅一個晚上就捐了兩千萬港幣(257萬美金)。你可以想像香港對中國的支持。然後,「六四」屠殺使我們認為民主中國最終會到來的希望破滅……大屠殺——坦克進城、機槍掃射、血流滿地——確實使香港人心碎。人們對未來感到絕望,同時對這個政權的所作所為極其憤怒。...
(上) 坦克進場的時候,大學生們正圍坐在廣場中央——廣場民主大學的開學典禮已經開始。 11時許,首都的夜空依然明亮,遠處不時響起槍聲。人們席地而坐,平靜,安靜。廣場民主大學首任校長嚴家其先生在演講:民主的歷史,民主的現狀,民主與法制,民主在中國……晚風吹送,嚴先生娓娓而談。民主就是多數原則,並尊重少數人的權利;民主是人民製約政府,而不是政府主宰人民;民主要依靠法治,反對人治;民主是中國人民努力奮鬥了整整70年、不懈追求的好東西。 嗡嗡之聲突然降臨,像來自天際,有人站起來,抬頭張望。你坐著,感到大地開始顫慄,緊接著,聽到了你永遠忘不了的聲音,那是坦克的轟鳴聲和高速奔馳的履帶軋軋聲。 「路障!」...
湖南工人運動領袖李旺陽因參加1989年的民主運動和要求生存權先後兩次被判刑,長達21年的牢獄折磨致其雙眼失明、雙耳失聰,而且落下全身疾病,但2011年5月出獄後,邵陽市地方政府繼續對其施以迫害,使其無家可歸,貧病交加。為此,張善光撰文呼籲邵陽地方政府立即停止對李旺陽的迫害,並具體提出三項要求。
時不我待,繼續拖延「六四」問題的解決將是對我中華民族子孫後代的犯罪 ——致十一屆四次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的公開信 1989年的“六四”大屠殺已臨近第二十二個年頭。在這漫長的歲月裡,作為國家最高權力機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對89年的那場大屠殺不討論、不審議,始終沒有改變當年鄧小平做出的結論。據不久前披露的《李鵬日記》,鄧小平於1989年5月17日在他家裡召開中央常委會上說過這樣的話: “措施不堅決不行,不迅速不行。我想的辦法是戒嚴,只有這個辦法才能夠在較短時間內使動亂平定下來。……實行戒嚴如果是個錯誤,我首先負責,不用他們打倒,我自己倒下來。……將來寫歷史,錯了寫在我賬上。已經不能考慮別的辦法了,...
“天安門母親”聲明: 必須讓“六四”成為大陸媒體和互聯網的公共話題 自從1995年以來“天安門母親”每年都公開致函歷屆“兩會”,提出自己的訴求。然而,令人遺憾的是,15年來,“兩會”代表及其常設機構對於我們的訴求未曾有過片言隻語的回復,更遑論有任何一位代表與我們群體中的任何成員進行直接或間接的接觸。代表們對於受難同胞的這種態度實令人齒冷心寒。因此,我們在本屆人大、政協會議召開之際,特發表如下聲明: 在大陸的媒體和互聯網上,“六四”至今仍被列為禁區;按照國際通行的言論自由、信息開放的原則,“六四”理應成為大陸媒體和互聯網的公共話題。
尊敬的十一屆二次會議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 今年,是“六四”大屠殺20年。 上一個世紀的1989年6月4日,中國當局發動了一場對首都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大屠殺,嚴重違背了本國的憲法,違背了一個主權國家所應承擔的保護人類的國際義務,由對人權和公民權的一貫侮蔑發展為反人道的暴行。 在已經過去的漫長歲月裡,政府當局刻意淡化“六四”,不准國人談論“六四”,禁止媒體涉足“六四”。中國猶如一間密不通風的“鐵屋子”,把民間所有關於“六四”的呼聲,把“六四”受難親屬和傷殘者的一切哀號,一切哭訴、一切呻吟都擋在了“鐵屋子”以外。今天,你們作為“兩會”代表、委員,庄嚴地坐在大會堂裡,能聽到來自“六四”...

頁面

訂閱 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