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

New!
——行文之際,強拆鏟車還在轟隆,瘟疫繼續蔓延,南國洪水滔滔。俯瞰寰球,國朝四面楚歌,內憂外困,棋已下成了死局矣。而官媒無恥選擇性失明,依舊歌功頌德,歌舞昇平,不過奏響了一曲末世哀歌而已。
New!
——黃之鋒今天聲明,退出眾志,堅守香港。我想到的,是廣東人的一個近現代特徵:盛產革命家。今日中國的政治已走進死胡同,「改良與革命」激辯不已,「換人還是換制」掙扎不定,北京迫不及待要滅掉香港,已經徹底失去安全感了。前景無從預測,但是香港不會無聲無息!
New!
——曉波寫過一篇文章《超越始於恐懼》,承認恐懼,並進一步論證人類為了擺脫恐懼,才去超越的,沒有恐懼,人類就只能平庸。中華民族自「六四」後真是被恐懼魘住了。如今這個「喪魂失魄」的民族什麼都有了,就是沒有「膽」了。這一點,正是劉曉波存在的歷史意義。
New!
——路漫漫其悠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這是屈原流放楚地的吟唱,今日在許博士身上活現。他對推進中國民主轉型深思熟慮,有通盤籌謀,且身體力行。他參與基層選舉、發起教育平權、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等等,都是點滴積累中國變革力量,培植社會現代文明元素。
New!
——現年64歲的郭于華是清華大學社會系教授。她的學術研究主要關注中國底層社會,包括農民工、失業下崗工人、勞工維權等。她的微博被封了80個號,微信被封了五個。但她還是要發聲:「雖然也害怕,雖然也軟弱,但是我還得站著,我就不能跪下。」
——我要再次重申“和平、對等、民主、對話”這八個字。我們不會接受北京當局,以“一國兩制”矮化臺灣,破壞台海的現狀,這是我們堅定不移的原則。無論什麼樣的挑戰,民主自由的價值,一直是我們的堅持。“自助助人、自助人助”的共同體意識,也始終是我們的信念。
鮑勃的偉大不僅僅是他有清醒超前和卓越的人權及領導意識,更為卓立於群的是他緊緊抓住行動的樞紐,使人權意識成為切實有力的人權行動。我作為尚活於世的人權工作者的心願之一,就是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夠告慰鮑伯在天堂的英靈:他致力於改變的中國大陸人權狀況,已經展現隧道盡頭的光亮了。
六四血腥鎮壓已經過去30年,許多往事已經淡忘了,但6月4日當天親歷的兩個殺人場面卻一直刻骨銘心,揮之不去。現在把它寫出來,以紀念六四國殤日——現代中國歷史上那個令人心悸的日子。
那些為追求民主而努力的人們,並非世間悲劇,而是值得我們以為慰藉的榮耀袍澤。人世何其短暫,得失如瞬息鴻毛,唯不屈的信念和犧牲精神,可堪永存。 孫文廣先生獨立參選人大代表 或有人以為:中國的人權與民主事業,是在不斷地重複著失敗,因為歷經無數前赴後繼的犧牲之後,專制政體仍磐石般紋絲不動,專制機器的鏈條非但不見鬆動,倒有越發精確縝密之勢,至少看起來似乎如此。法西斯一類的極端政體,在工業社會體系下,掌握著暴力機器,只需少數士兵,就可以在武力上對百萬民眾形成毀滅性的優勢。憑藉此武力,他們可以將古之統治者們所忌憚的一切不安穩因素皆拋擲腦後,為所欲為。無論他們的統治如何敗壞,人民要么成為他們統治的爪牙和奴才...
奧威爾在《1984》裡如此表達過:“沒有覺醒,就不會反抗;沒有反抗,則無法覺醒。”對劉本琦而言,生活並非別無選擇——他只是聽從了自己內心的聲音。覺醒了的劉本琦,對現體制反戈一擊:曾經效忠黨國的軍官,成了反抗暴政的一線勇士。 挪威哥哥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轉業軍官劉本琦開始了從精神到肉體上的揭竿而起。人們讚美忠誠,而人類社會的進步,卻時常伴隨著不斷的“光榮背叛”;伴隨著不斷有人從舊體制中出走。 那年夏天(2012年7月),挪威哥哥到了鎮江。一天下午,劉英告訴我:劉本琦被帶走了。7月18日,格爾木警方刑拘了公民劉本琦:“煽顛”。 當天,我致電帶走劉本琦的警官王xx,手機無人接聽。留言如下:“...

頁面

訂閱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