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維權

New!
據公益機構“長沙富能”聯合創辦人楊占青報導,被捕的該機構成員程淵、劉永澤和吳葛健雄“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案已于上周被秘密開庭,但當事人家屬及其聘請的律師皆未被通知參加庭審。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在從官派律師口中得知消息後前往法院確認了已開庭的消息。法警負責人轉告趙喆法官的話給施明磊,說該案是公開審理的,保障了當事人的一切權利。施明磊就此在推特上三問趙喆法官:1、我下載備份了中院網站上趙喆接手該案以來的所有案件公告,沒有該案的任何記錄。2、程淵的辯護律師張磊、謝燕益都沒有上庭,這叫公開?3、開庭沒有通知家屬,這叫公開? “長沙公益仨”案三人於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
New!
系獄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發出丈夫案情通報:9月3日上午,余文生案的兩位辯護律師將去徐州市看守所會見余文生,討論二審開庭事宜。許豔稱,雖然自己最近生病,但也會爭取去徐州,為余文生存錢,並要求徐州市公安局公開余文生健康惡化有關情況及最近半個月生活記錄表。 余文生是北京律師,2018年1月被捕,關押於江蘇省徐州市看守所。2019年5月9日其案在徐州市中級法院進行秘密審理;2020年6月17日,余文生被徐州市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余文生律師案通知 9月3日上午,盧思位律師、藺其磊律師,會在徐州市看守所,會見余文生律師。準備與余文生律師商量一下二審開庭的事情...
——民主維權運動的核心資源,需要而且能夠由道義價值擴展為政治實力,其核心樞紐和原點發動機就在於鐵窗英雄群體的理想性、厚德性和人格境界。這並非在誇大少數人的力量,再造中華民族的價值等級表的操作起點,總得從某些具體的高貴生命開始。
——在追求和平民主的歷史進程中構建和平民主社會的核心原則、主張及立場是人權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國。其中,堅持個體權利本位、程式正義貫穿始終,以此原則解決政治問題、經濟問題、文化問題、民族問題、社會問題等各個方面。
——憲政民主必勝,這是天道和自然法大勢所定。但中國這一代爭自由的人們並非必勝,如果犯下並繼續堅持若干致命的生存策略錯誤,這一代自由理想者很有可能淪為現實的政治博弈場上的最終失敗者。階級鬥爭和官民“死磕”,絕不是在中國本土實現憲政民主的可操作之路。
——路漫漫其悠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這是屈原流放楚地的吟唱,今日在許博士身上活現。他對推進中國民主轉型深思熟慮,有通盤籌謀,且身體力行。他參與基層選舉、發起教育平權、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等等,都是點滴積累中國變革力量,培植社會現代文明元素。
——唐吉田、劉巍二人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為人權律師,他們都是公民維權運動裡的活躍人物。我們以及經歷了那個熱切時代的所有人們一道,相信一個自由、民主的中國即使歷經曲折但仍將不遠。​
被捕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今日在推特上 發文 ,宣告經過她持續不斷地抗爭,長沙國安終於解除對她的監視居住,並歸還扣押她的物品,但對她如何涉嫌顛覆國家政權仍然語焉不詳,並且威脅她不准公開解除監視居住決定書。施明磊呼籲國際社會關注當局濫用刑事強制措施,用監視居住限制家屬的活動並恐嚇威脅家屬等株連手段。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許會見律師。 我不是“顛覆犯”了 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經過持續不斷地抗爭,長沙國安終於解除對我的監視居住!長沙國安明知道我跟案件無關,對我監視居住的目的就是讓我不要發聲,...
“新公民運動”宣導者 許志永 的女友 李翹楚 在 推特 上發表文章,詳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沒有合法手續對許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進行搜查、抄家,並以“尋釁滋事”為由將她傳喚24小時的經過。她被戴手銬致手腕紅腫疼痛,在24小時內被訊問3次共約6小時,被貶低人格,被威脅關看守所讓她崩潰,被強迫保證與許志永疏遠關係,被迫忍著經期疼痛在冰涼的監室石板上睡覺,其按醫囑服藥的要求被拒絕。傳喚結束後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國保跟蹤監視。 2019年12月26日開始,中國警方在多地拘留和傳訊了十幾名律師和維權人士,許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張忠順、戴振亞等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李翹楚呼籲更多人關注“12∙26公民案...
12月5日,在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將于12月9-10日在廣州舉辦“世界律師大會”之際,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 特對此次會議發表聲明,指出:一、會議的中文名稱“世界律師大會”與英文名稱“Global Lawyers Forum”不相稱,搶走本屬於“World Bar Conference”的中譯名稱,有魚目混珠、掠人之美乃至欺世盜名之嫌;二、在國際上業已存在多個律師界的會議之情形下,另起爐灶興辦這樣一個會議,毫無必要;三、中國的律協有著鮮明的官方、半官方性質,興辦這樣一個會議難免名不正言不順之嫌;四、會議主題設置為無關痛癢的微觀和技術層次上的“科技進步與法律服務”避重就輕,回避中國憲政、...

頁面

訂閱 維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