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維權

懿明 講述了海濱村莊的村民與決意奪取他們土地的當地政府之間的抗爭。 也許,明年新版的北海地圖上將不會再有 “白虎頭”這個地名。事實上,白虎頭村的土地早在四年前就已經被徵收,祖祖輩輩生活在這裡的漁民儼然成了政府眼中的刁民。 在過去的三年裡,村民在與政府的博弈中節節敗退,如今的白虎頭村千瘡百孔。在廢墟和雜草中,二十來棟小樓勉強地點綴其中,一切都顯得那麼的悲涼與落寞。一堵政府新修的圍牆把這片敗落鎖得嚴嚴實實。 誰曾想,昔日這座海濱村莊曾繁華一度,上千棟樓房鱗次櫛比,道路上車來車往,慕名而來的遊客樂此不疲地穿梭其間。如今,這一切都成了過眼云煙,不復存在。曾經富足一時的白虎頭人也再度回歸貧窮。...
2010年春,中國人權推出一個網上論壇——公民廣場,為中國的維權人士、訪民以及其他人士提供了一個平台,張貼公開信、聲明、照片、法院和其他官方文件,在網上公開他們的案子。 2010年4月6日,公民廣場上張貼的第一份呼籲就是下面這封河南27個家庭的公開信。他們指稱解放軍第152醫院嚴重瀆職和明目張膽的欺騙,導致了他們家庭成員的死亡或受嚴重傷害。公開信概述了他們家庭成員死亡和致殘的情況。 這些案情令人震驚:一位29歲的青年因胃疼住院一夜被治死;一名15歲男孩因腿骨骨折被治成了智障;一名62歲婦女只因腰疼而被治死。其他一些人被告知得了癌症或其它嚴重疾病,被要求交數千元醫療費,...
李銳、胡績偉等 2010年10月11日,諾貝爾和平獎宣佈三天後,原毛澤東秘書李銳和22位其他中共老幹部聯名發表了一封致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公開信,要求兌現中國《憲法》保證的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公開信指出,不僅普通中國老百姓享有的權利比不上香港居民,就連中國高級領導人的言論也要遭封殺,最近溫家寶總理接受美國有線新聞廣播網的採訪被屏蔽就是證明。公開信提出了8項具體要求,如:允許突破中共黨史研究的禁區,允許媒體完全獨立,允許香港和澳門的書籍報刊在大陸公開發行,允許互聯網言論自由,等等。 這封公開信貼出幾天後,獲得近500名各界人士簽名支持。公開信表明,...
http://www.hrichina.org/public/resources/CRF/2010.04/CRF2010-04-net-01.png" style="border-top-color: rgb(51, 51, 51); border-right-color: rgb(51, 51, 51); border-bottom-color: rgb(51, 51, 51); border-left-color: rgb(51, 51, 51); border-image: initial; border-top-width: 1px; border-right-width: 1px...
一位中國問題學者就中國官方對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的反應,和對一股推動政府更透明、更負責的不可阻擋的國內力量發表了看法。 中國人權: 你是一位很敏銳的中國政治問題的觀察家和評論家。雖然你表示你的研究主要並不集中在人權方面上,但是許多你所關注的議題跟人權問題是有關係的。能不能請你談談中國政治中哪些議題或問題是直接與人權有關的? 裴敏欣: 人權這一概念可以被很廣泛地界定,在我所關注的事情中有些確實跟人權有關。比如,我對腐敗問題很感興趣。表面上,腐敗似乎和一些黨政幹部的貪婪有關,但如果深入觀察腐敗案件,就會發現權力被濫用,導致侵犯普通公民權利。一個簡單的例子就是對城市居民住房的拆遷。...
孔靈犀 一位年輕的活動家、發明家分享80後一代年輕人的歷史使命觀。 一 成長在新時代的我們,目睹著國家在經濟建設上取得的巨大成功,體驗著網絡時代快速傳遞的信息與資訊,我們沐浴著生活中的陽光。廣播、電視、報紙與新聞讓我們憧憬,讓我們懷疑世上是否還有更美好的地方。都市的歌舞昇平、娛樂八卦與美日韓劇,手中不間斷的短信、臉書與推特,我們彷彿是最幸運的一代,被寵壞的我們不關心國家、社會的發展,也因此被上代人認定是“自私、冷漠、不負責任”的一代。 可是懵懂的我們開始尋找生命的意義和出路時,卻遇到各種踐踏法律和文明準則的殘酷現實。我們被脅迫適應著用逃避現實的空虛來裝載教育的失敗,...
《 劉曉波文集 》,劉曉波著 劉霞、胡平、廖天琪選編 (2010年12月10日) 中文精裝,296頁 新世紀出版及傳媒有限公司國際標準書號:978-988-19430-4-0 摘自《導言》: 為了便於一般讀者領略劉曉波思想之精要,獨立中文筆會的幾位同仁商議,決定選編一部劉曉波文集。
眾多受害人的疾呼:人命關天 渴求關注 救命啊! 在河南省平頂山市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52中心醫院,利用解放軍在人民心目中的光輝形象,利用百姓大都特別信任軍隊醫院的一貫心理,利用媒體隻能宣揚軍隊陽光的一面、不敢曝光絲毫的陰暗面的特殊性,利用中國對軍隊的特別保護政策,干著表面扮菩薩、暗裡笑殺人的圖財害命游戲。
2000年1月13日 親愛的鬍子或禿頭: 夜以繼日地讀你的《證詞》,劉霞讀得快,我讀得慢。一目十行與逐字領會之間,你應該知道哪頭更熱吧。以後你再豬腦子,也該知道對誰應該坦蕩,對誰應該曖昧了吧。 與你四年的牢獄相比,我的三次坐牢都稱不上真正的災難,第一次在秦城是單人牢房,除了一個人有時感到死寂外,生活上要比你好多了。第二次8個月在香山腳下的一個大院中,就更是特殊待遇了,除了沒有自由,其它什麼都有。第三次在大連教養院,也是獨處一地。我這個監獄中的貴族無法面對你所遭受的一切,甚至都不敢聲稱自己三進三出地坐過牢。其實,在我們這個非人的地方,想有尊嚴只剩反抗一途,所以坐牢只是人的尊嚴的必不可少的部分,...
廖亦武 2010年3月 我竭盡了全力,很遺憾。我仍然抵達不了德國,抵達不了科隆文學節為我安排的朗讀會現場。 我身心疲憊,但我還是要對大家說謝謝。 我特意給大家寄去我創作並演奏的歌與簫。你們已經聽見了吧。 不是中國笛子,是中國洞簫。笛子是橫著吹,洞簫是豎著吹,洞簫的身長是美洲印地安人骨笛和原始非洲人豎笛的兩三倍,在古代,用來招集孤魂野鬼。 我在監獄內學會吹簫。我的師父是個84歲的老和尚。當我進去時,他已經在裡面住了很多年。這個與世無爭的僧人,犯的也是一種古老的罪——反革命會道門——會道門是存在於中國偏僻山區的秘密組織,源頭可以上溯到幾百年前的清朝,宗旨是反抗異族的政權——老和尚因受鄉民的擁戴,...

頁面

訂閱 維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