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文章選登

文章 1 — 23 (145)
New!
——服從大家的決策,如果決策錯了也可能船毀人亡,各行其是就必然會船毀人亡。怎麼選擇呢?聰明的人類選擇有生存的機會,不要必然船毀人亡。躲在書齋裡的理想家們可以選擇必然船毀人亡,反正死的不是他自己。中國的書生自古以來就有兩耳不聞窗外事的習慣,所以缺乏契約精神,自以為可以不負責任,乃至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New!
——習近平對香港和新疆鎮壓之決絕,尤其在武肺病毒全球大流行之後,他對世界問責壓力毫不理睬,說明他的權力之旅,進入了新的境界。任何人要挑戰他的權力和意志,都會遭到不顧後果的打擊。面對內部嚴重分裂的美國,習近平會對美國民主價值和秩序,發起更咄咄逼人的攻勢。
New!
——我認為它同遵義和十一屆三中一樣,都是歷史性的會議。當然也有不同:以往那兩個會,是扭轉了乾坤;眼前的這個會,則開闢了核心一言定乾坤的新時代。黨媒的口頭禪一經提升為中共中央條例的明文規定,就決定了本次以及今後一切中共中央全會的過程和內容:一切都請核心說了算,全部都歸核心說了算!
New!
——孫大午出身貧寒,父母以撿破爛為生。辭職下海後,夫妻倆以養雞起家,他的企業大午集團集一度擁有16個廠和一所學校,年產值過億。他自稱是一個堅定的「人民公社」的信仰者,在企業內實行「烏托邦」的實驗。職工和村民每月只用1元,便可享受合作醫療。
New!
——五中全會提供了一個明確資訊,就是中共沒有、也不會去討論接班人議題。這更證明瞭習近平要把龍椅坐穿的決心。這一稱帝宣言早就由習近平寵信的重臣栗戰書公開說出來了。如果說,終身執政有點不確定性,那麼,習近平要佔著茅坑至少二十年,那是板上釘釘的。
New!
——無論是特朗普還是拜登最後當選,都不是因為誰有一個能得到多數選民支持的願景,而主要是因為有太多選民更不喜歡那個敗選者。這正是美國政治深陷領導力危機最明顯的癥候。美國政治的領導力危機帶來了這樣一種危險,沒有能力有效地對爆發內部危機的中國進行積極干預。
——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大清的悲劇會不會成為中共高懸的明鏡或警鐘呢?習近平和中共高層官員都知道他們將自己活成了一個卑劣無恥的笑話,他們自己卻總將自己當成神話不會破滅的盛世傳奇!這不抗美援朝,手撕美國佬的神話劇又要上演了。
——不管王岐山願不願意,中共的江山他總是有份的,他個人和家庭的生死禍福都掛靠在黨這桿旗幟下,當黨需要他的時候,他又要出來為黨效命了。中共的問題不是只有金融難題,而是體制性的﹑根本性的,神仙難救。「讓子彈再飛一會」,飛到力盡,子彈還是要落地的。
——她那一代人,把絢爛的青春和朝霞似的理想,拱手奉獻給了魔鬼,還不可能得到晚輩的諒解,唯有自己去消化那種悔痛。她寧願客死他鄉,絕不肯為那個體制再做一次殉葬。老太太一輩子受了多少苦啊,照樣活到九十四歲,多麼強大的生命力!我想她已經獲得了一種新的理想的支撐。她的強大不是憑空的。
——九個月後,你趕到天山陵園,和他會合,從此永不分離。他離開你,走了十年,你追上他只用九個月。就像那天我們在河邊散步,他馱起盈盈大步流星往前趕,你說他走得快,走不遠的。果然,拐過彎就見他站在橋下陰涼裡擦汗,等著我們。從前在你心裡,現在在你身邊。朱洪,朱洪,我們會想你。
——民初的西式民主實驗僅維持了不到一年便倉促謝幕,個中原因,制度移植出現的水土不服,以及中國因長期的專制皇權統治而缺乏驟然推行民主政治的基本土壤都是過去常常被討論到的。但也必須看到,議會政治作為一項外來的政治制度,從建立到健全,本身就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中間必將經歷漫長的自我調整和自我完善的過程。
——《人權宣言》在文本上、實踐上確有一些明顯的缺陷。它只有大原則而無實施細則,有抽象權利而無可行手段,下達了難以圓滿完成的任務,肯定了難以普遍奉行的學說,基本上不具有現實的可操作性。法國人的憲政經驗更值得我們吸取,《人權宣言》的寶貴價值與文本缺陷應引起我們的特別警醒。
——習近平南巡,顯然是在製造矛盾、混淆視聽,矮化香港「一國兩制」的特殊地位,進而打造深圳為替代香港的新國際金融中心。中國要為他的無知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了。中國人民還能容忍多久!
——雖然身體勉強,但無奈國已不國、民亦非民、命非吾命。這個世界的苦難可以消解我心頭的苦難。偶然之間的無意之舉促成一些人福利的提升,也居然在自己的內心點起一絲亮光。所以,我也許可以安慰在無望中的讀者:請不要絕望,只要還在努力。
——在失去了香港之後,自由世界認識到,不能冒失去台灣的風險。即使中共最終一定會失敗,但失去了自由的台灣,將極大增加自由世界對抗中共的代價,也將增加中國人贏得自由的代價。
——達賴喇嘛是卓越的宗教領袖,他的中間路線理念具有本質的柔性、善意和悲天憫人的情懷。他的言論見證了他對中華這塊土地深懷情義,更對偉大的佛教傳統數如家珍。的確,中國不僅是偉大的佛教傳統的接力者,而且事實上已經成為最大的佛教文化國。
——深圳永遠沒辦法超越香港,是深圳的司法狀況,是與國際接軌的一套觀念體系,在這方面,深圳很難超越香港。現在不可能,在可見的將來也不可能;甚至永遠也不可能,除非中國發生一些比較重要的政治政治改革,否則,以現在的體制,香港的地位是不可能由深圳替代的。
——對中共來說,天下沒有比維持一黨專政更重要的事,一國兩制也好,一國一制也好,都要服從一黨專政的大原則。習近平在位也好,退位也好,中共都不會改變對香港的基本政策。香港人的命運,唯有寄托在歷史變遷的必然性之中。中共逆時代潮流而動,最終會在時代潮流中沒頂,這是歷史規律決定的。
——無論紅二代還是老百姓,無論大資本還是小職員,包括中國那將近一半的窮困人口,都已經認識到民主法治的優越性。他們既要求有富裕的生活,也要求自由和尊嚴,更希望得到人身保障的權利。如果不能以和平的方式推翻獨裁專制統治,就只能行使他們暴力推翻暴政的權利。
——习近平应该最清楚,因为正是他本人,在中国疫情爆发之初严重误导了特朗普,对美国和全球疫情失控,都带来了无法估量的严重后果。国际社会追究中国政府对此次瘟疫大流行的责任之压力,早已成为习近平最大的心病。仅仅数月,中国地缘政治形势的恶化,就彻底断送了四十年中共历届政府积累的外交成果。中国的国际环境,甚至还赶不上毛泽东的文革时代。
——不錯,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沒有「人權」和「自由」這兩個詞彙或概念。但這不等於中國人沒有對人權和自由的感覺和追求。108年前,中國建立了亞洲第一個共和國。今天的臺灣有著成熟的民主制度,在人權與自由方面有十分良好的記錄。臺灣遠比大陸更好地保持了中國的文化傳統,這有力地證明了人權價值的普適性。
——由於中國過去長期奉行極左,反「左」本來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是此「左」非彼「左」,中國的極左和西方的所謂「白左」根本不是一個概念。中西之間的「左」、「右」對接變成了一場跨洋誤會。這場誤會不僅會讓我們失去反極權的同盟軍,而且已經產生了自由派內部的價值觀混亂,甚至可能改變「自由派」本身的底色。
——我們這一代最大的負資產,就是那個十年的洗禮。缺乏教育再加上自負,使得我們這代人有的時候,顯得特別的畸形。巨大的自卑和自負交替在一個人身上顯現,顯得特別的吊詭。這一代,實際上也是最慘的一代人。等待著我們的,將是一個慘到沒法言說的晚景。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