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文章選登

文章 47 — 69 (145)
——中國人關注美國大選,更多的還是關注候選人對華政策。數天前通過的美國民主黨最新黨綱顯示,民主黨在對華政策的強硬程度方面空前提升,和共和黨並不相上下。事實上,在大局已定的中美關係中,誰當總統也許已經不是關鍵了。
——憲法最基本的理念和最高原則應當是人民至上、人民權利與人權至上原則。否則很可能使憲法淪為「弱者貧者被征服者的賣身契約」”。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首先應當把權利「放出籠子」,給權利鬆綁。
——白俄羅斯總統大選的舞弊和操控的現象,引發了白俄羅斯人民的極大憤怒,盧卡申科已經完全失去民心。白俄羅斯發生的事情告訴我們,對於非民主政權來說,再強大穩定的統治,都可能只是表像,人民一旦走上街頭,其統治就可能土崩瓦解。
——政權為他羅織罪名,戴耀廷堅持為港人編織希望。他仍覺得有生之年,能見香港重生,但願香港人的愛與希望不滅,「冇咗希望就係頂唔到嘅時候,當人冇咗個希望,就係冇㗎啦。」
——香港是屬於全世界的。中共現在強推港版國安法,要把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摧。表面上上看,中共是在挑戰和威脅香港人民的自由權利,實際上是威脅全球秩序和人類文明。從這個角度講,中共與全球為敵,尤其與人類文明為敵。中共是人類公敵!
——頃接聘書,衷心歡喜,與有榮焉。至暗時刻挽臂前行,心火相映中燭照前路,神流氣鬯中呼喚未來,而風雨如晦,雞鳴不已,痛何如哉,快何如哉!
——粉碎中港共分裂香港民主力量的詭計,走出中港共編織的羅網,反過來用這個機制來團結社會上不同派別的民主力量。「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奪志」,香港人自主的志向是不能改變的,政治人物不能向強權示弱,任重而道遠。
——中共如果不停止習近平的倒行逆施,就只能滅亡,並且連累國家陷入崩潰,將人民推入水深火熱之中。而制止習近平胡作非為的機會,就是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如果確實更無一人是男兒,北戴河會議就會風平浪靜,之後大家就等著死無葬身之地吧。
——對中共高層而言,苦撐待變80天之後的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到底是好是壞,最多只有一半一半的可能。假如特朗普再度當選,中共怎麼辦?它恐怕就只能在冷戰不斷升級的軌道上再苦撐4年了;倘若如此,4年之後,中美關係將又是一番天翻地覆之變。
——北京終於對香港反抗力量的領袖下手,出手之重超出許多人的預料。如果中共不能徹底平息港人的反抗,就不僅會鼓勵港人堅持抗爭,而且會鼓勵更多內地人奮起抗爭。這是中共最大的噩夢,因此,為了防止這個噩夢成真,北京已經顧不了許多。
——中共不反制不是它放棄反制,而是它沒有了反制的能力和對等報復的手段。所以中方不能不投鼠忌器。此外,可能還有自己的另類打算:為躲避美國的鋒芒,佯裝回歸「韜光養晦」,面對美國一步緊似一步的制裁,中國方面不反制不報復,不是示軟,而最大的可能是以拖待變。
——民主維權運動的核心資源,需要而且能夠由道義價值擴展為政治實力,其核心樞紐和原點發動機就在於鐵窗英雄群體的理想性、厚德性和人格境界。這並非在誇大少數人的力量,再造中華民族的價值等級表的操作起點,總得從某些具體的高貴生命開始。
——後極權主義社會的「泛敵化」,使每個公民都隨時可能成為政權的「敵人」,原因不是公民做了什麼,或者他們違反了什麼法律,恰恰相反是因為堅守了法律,而使他們成為了權力認定的「敵人」。這種「關門家中坐,禍從天上來」的「被敵人化」的可能性,導致了後極權社會彌漫著恐懼,造成後極權社會人心惶惶、萬馬齊喑的狀況。
——七歲那年我在做什麼?那是個三反五反、清算鬥爭世道不彰的混亂時期,父親去了香港,母親被關起來勞動改造。我因為年紀小不懂驚恐,生存的本能讓我直覺找到簡單的生存方法。今天回首我不禁讚嘆造物的神奇,童年的災難使我很早感受到上天的眷顧。
——中國自古以來就有這樣的人。今天雖然黎智英等還不至於砍頭犧牲,但完全有可能像劉曉波這樣在獄中迫害而死。黎智英這些義士對此十分清楚,但他們仍然不為所動,堅持留下來,等著被捕坐牢。中共可以摧毀香港,但摧毀不了港人的自由精神。
——在追求和平民主的歷史進程中構建和平民主社會的核心原則、主張及立場是人權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國。其中,堅持個體權利本位、程式正義貫穿始終,以此原則解決政治問題、經濟問題、文化問題、民族問題、社會問題等各個方面。
——反對派如何擁有一種政治意識、具有政治眼光和自身的政治策略,而不僅僅停留在道德控訴以及揭露的層面,這對於我們恐怕不是一個過時話題。
——今後的國際關係將不再是開放社會國家交往的一體化,而是開放社會與封閉社會國家並存的兩體世界;全球化肯定還會繼續存在,只不過形式和內容將會有巨大的改變。整個局面,以西方世界為一方;以中國、朝鮮、伊朗這些封閉社會國家「孤兒院」為一方。世界會因為複雜而衝突不斷。
——憲政民主必勝,這是天道和自然法大勢所定。但中國這一代爭自由的人們並非必勝,如果犯下並繼續堅持若干致命的生存策略錯誤,這一代自由理想者很有可能淪為現實的政治博弈場上的最終失敗者。階級鬥爭和官民“死磕”,絕不是在中國本土實現憲政民主的可操作之路。
——政治抗爭方式的選擇,全在於自己,這與權力無關,但事關權利與自由。即使表達個人認知與體會,也不能規定別人的選擇。登山路千條,俯仰一月高。每一條抗爭之路,都值得一試,而不是事先反對。任何正面努力,都應該得到積極評價和鼓勵。
——當年由尼克松開啟的中美接觸,已走過了近五十年的輪回,時間的鐘擺現在大幅蕩向另一側。蓬佩奧的演講,意味著完全不同的歷史周期開始了。這並非只是本屆特朗普政府的姿態,而是來自美國不同部門的意見凝聚,更是來自兩黨共識。
——中美關係是回不去了,只會越來越糟糕。現在,美國並不想從中國獲得經濟利益,也不打算跟中國並存,而是徹底把中國當作自己的敵人。中國現在開始意識到了這一點,但可能為時已晚,美國人失去了對中國的信任。
——正如台灣經歷長期四十多年白色恐怖,仍然可以爭取到民主自由的到來,香港過去一年多反送中運動可見,香港人不屈不降的抗爭精神、洶湧澎湃的創意,以及為香港未來無懼打壓的勇氣及真摯感情,我相信前路荊棘滿途、但人心不死。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