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文章選登

文章 93 — 115 (145)
——現年64歲的郭于華是清華大學社會系教授。她的學術研究主要關注中國底層社會,包括農民工、失業下崗工人、勞工維權等。她的微博被封了80個號,微信被封了五個。但她還是要發聲:「雖然也害怕,雖然也軟弱,但是我還得站著,我就不能跪下。」
——強權能奪去他們父子相處的5年,卻不能奪去二人之間的連繫。王全璋被抓走,也讓兒子留下永久的陰影,「我離開房子的時候,我的孩子會非常擔心會不會被抓走,時間長了,他會問他的媽媽,爸爸是不是被帶走。」這樣讓王全璋很內疚。
——自中共在上月宣佈以後,我必須避險,不再各種國際連結工作;但我想活在白色恐怖之下,繼續日常反抗,繼續國際線,就是自己實踐的抉擇。在香港危急存亡之際,即使絕非易事,也要嘗試肩擔得起這個重任,在國安法正式來襲香港前的倒數日子,把握每個得來不易的機會,力挽狂瀾。
——北京是中國防疫最嚴格的地方,結果新一波的病毒卻恰恰出現在北京。北京防疫已宣佈戰時狀,卻不見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習近平,新疫情在北京爆發實實地打了他的臉。
——《義勇軍進行曲》創作出來的時候就是一首抗爭之歌,現在仍然是抗爭之歌。應該體會這首歌每一句的含義,以反奴役的抗爭精神去唱。起來,不願做奴隸的香港人!
——中共的強硬將香港推向了萬劫不復的深淵,使香港人臺灣人沒有退路,只有抱團取暖,拼死抗爭。香港反送中運動是偉大的,它拉開了西方世界與中國新冷戰的序幕。習近平和中共的狂妄、愚蠢不僅葬送了香港的自治和繁榮,也為自己敲響了喪鐘。
——習的基本邏輯就是,不能對港人抗爭讓步,否則就會危及他的政治權威。但現在看來,北京過高地估計了中國率先控制疫情帶來的「有利形勢」,低估了這場大瘟疫給世界帶來的根本變化。
——闖禍不認錯,哪怕闖下彌天大禍也堅決不認錯,是中共的傳統。中共何嘗承認過錯誤?對國際社會如此,對本國人民何嘗不然!要求一個對本國人民不負責任的黨,改掉對國際社會不負責任的傳統,不是不可能,但是難,很難。
——張曉明非常清楚地向外界表明,中國執政者在誤判香港民心和形勢上越錯越離譜,他們從根本上否定了大規模群眾抗議運動的任何國內和香港社會的內部原因,更是拒不承認中央政府在香港問題上曾經犯下的嚴重錯誤。它所做的這一切只會進一步失去民心,加速自己的最終失敗。
——一年前這一天,6.9百萬人示威。一年歷程,我更深刻地認識自由的秘密是勇氣,而有了勇氣這種特質,其他人類的特質如智慧等也就都具備了。6·12,我在這一天開始覺醒,香港人也在這一天開始覺醒。
——當此危急存亡之際,書生天命,有話要說,不得不說。幾年來國家政治之逐漸全面倒返毛氏極權與國際體系中之日益政治孤立,造成了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這一危殆景象有待於即刻撥亂反正,重歸”立憲民主、人民共和”。
——維權律師和法律界在司法獨立、憲政轉型和依法治國過程中的作用至關重要而不可或缺。司法不獨立仍然是中國的癥結性問題。實現司法獨立必須從政體改革開始,中國的社會轉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甚至可以說還未真正起步。
——李克強戳穿了脫貧的巨大泡沫;有人評論,是李克強的經濟民粹主義懟上了習近平的政治民粹主義。這都有道理,但是更重要的是,是李的現實主義懟上了習近平的假大空。實際上就是捅破了習近平長期以來鼓吹的中國崛起和中國夢。
——場瘟疫使本來已經下坡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雖然習近平還在做他的帝國黃樑美夢,但李克強等務實幹部不得不考慮平民的吃飯問題了。現在乘經濟危急,出了一個地攤經濟的主意即被否定。當年劉少奇的「三自一包」搞活農村經濟,被毛批為資本主義復辟最後慘死的下場。李克強會不會又是一個劉少奇。
——美國爆發大規模暴動,中國主流媒體如獲至寶,黨媒、網評員和大小外宣們對美國街頭騷亂喜形於色,也不忘把香港去年的運動拿來類比。林鄭亦步亦趨,指美國對於涉及國家安全的國內騷動,與對待同樣的香港暴亂,明顯採取雙重標準。​
——香港“回歸”23年的歷程,就是一步一步失去自由的淪陷過程。香港《國安法》一出,港人將被迫失去他們原來的生活方式。特寫此文,祭奠行將消失的自由香港,提醒中國人永遠記住英治香港承接大陸苦難的善舉。
——特朗普對香港的制裁手段似乎後退了,而且不夠具體。美國制裁香港,香港人也要犧牲。正如制裁北韓、伊朗,北韓伊朗的老百姓也要犧牲。問題是縱容惡的話就會令惡更囂張。香港年輕人去年決意攬炒,就是不惜犧牲也有抗拒強權的壓迫。
——HK具有一種重要的二元性。一方面,它是中國這個大陸法國家不可分割的領土;另一方面,它又和整個海洋世界分享著同樣的普通法秩序。這樣一種二元屬性使得HK成為中國連接世界的樞紐,其作用在中國內部獨一無二,無可替代。
——《聯合聲明》在1984年公佈時,中共是故意不把香港事務視為中國內政,反而是主動將香港問題國際化,藉以對外展示一國兩制的成功。既然如今雙方都認為對方毀約,違反國際法,那麼,中、英兩國政府都應立即把事件交由聯合國 / 國際法院來審理、裁決,儘快還香港一個公道吧!
——從修憲開始,這個黨事實上已經是一個政治僵屍了。一個人、一個主要領導可以憑著他掌握了刀把子,槍桿子,然後又捏住了體制本身所造成的官員貪腐。黨內已經沒有任何人權和法治保障黨員幹部的權利。當務之急,換人這是第一條。
——中國災難的根源,就是當權者擁有了最高權力還不夠,還要把這種權力變為終身的獨裁權力,六四的災難、香港的災難和正在來臨的經濟危機,都是這種腐朽帝王思想的產物。在六四31周年來臨時,全世界都意識到,已經到了消除中國皇冠的時候了。
——香港抗議六四屠殺的象徵符號曾是華叔,三十年後集權制度終於淪陷香港,民間「攬抄」抗議很悲壯。今天黎智英誓言「犧牲」絕不撤離,不會像李嘉誠那樣選擇逃離,而是與香港共存亡,這將重塑香港抗議領袖的新一代符號。
——在西方的「接觸政策」、金錢和科技的幫助下,六四屠殺後,中共專制政權日益強大並逐步向全球滲透擴張。中國政府越來越不掩飾它的國際野心。近幾年來,西方終於開始警惕中國對世界自由秩序的威脅,並採取措施進行圍堵和反制。儘管已經很晚,但晚做總比不做要好。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