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文章選登

文章 139 — 145 (145)
——當港人喊出「如果今天不反抗,明天香港就是新疆」的口號時,維吾爾人知道華語世界已醒悟;當武漢因冠狀病毒爆發被封城,武漢人被全面監控隔離而呼籲關注時,維吾爾人知道中國人開始醒悟;當遭遇冠狀病毒襲擊各國,不顧中國威脅利誘高調強調一定要調查病毒來源時,維吾爾人知道世界醒悟了。
  • (709 Mass Crackdown) Li Heping, lawyer, whereabouts unknown since July 10, 2015, charge unknown.
經過了那件事,又經過了今年的疫情,我有一個判斷,先有709,後有404;沒有公義的法治,就沒有美好的一切。
——我們曾經以為中國已經非常黑暗,現在才知道習氏中國更墮落、更黑暗。如今的習氏中國,透支幾代人的生存資源,有了幾個錢,以為自己可以自絕于西方文明另立規則。在這種狂妄自大中,武漢肺炎的疫情應付及愚蠢狂妄的戰狼外交,讓世界看清:有了中國因素,全球化難逃黑化命運。
我們國家的現行「憲法」就是一部偽憲法。憲法應是不直接進行治理的全體國民政治意志的體現,而不是某個君主或某個政黨意志的體現。現行「憲法」不是一部真正的憲法。它不是中國人民用來創設和規範政府權力的根本法,而只是執政黨用來組建和運行自身——政權的操作手冊。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綁架和失蹤,一次又一次的監禁和酷刑,高智晟沒有屈服。只要有機會,他就拿起筆,記錄他的遭遇,記錄他人的不幸,並控訴這個政權的荒謬和野蠻。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寫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聯網上讀到一封關於法輪功問題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當時對法輪功的大規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國人對此問題噤若寒蟬,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一個律師為此公開呼籲,必定冒著極大的風險,需要非凡的勇氣。我因此記住了這個律師的名字:高智晟。 當時維權運動剛剛起步,活躍的維權律師全國加起來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認識高律師。不過當時那封公開信的風險難以評估,他隨時可能被捕入獄。...
中國病毒或中共病毒從根本上改變了美中對抗的大格局,從長遠看,新格局對中國非常不利而對美國則相當有利。中國經濟下滑失控而帶來的社會秩序失控的全球風險在上升,因為中國當局至今拿不出緩解經濟危機的思路和辦法。
香港人面對更兇險的形勢,更兇惡的強權。但好消息是,香港人已經沒有回頭路了,只能一往無前爭取自主。如果民主派拋棄過時的老招式,把路讓出來,任年輕人去揮灑。承接無大台、無組織、不割席的精神,延續反送中以來包括人鏈、區選的戰績,以香港的民意趨向,35+就並非難事。

頁面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