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對中國版的谷歌搜索引擎永遠說“不”

2018年12月11日

在今天的國會聽證會上,面對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多名成員提出的關於穀歌備受爭議的“蜻蜓”專案一事——旨在滿足中國政府的審查要求而開發的搜尋引擎專案,穀歌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再三聲明:“目前還沒有在中國啟動搜尋引擎的計畫”,但承認有100多名谷歌工程師一直在研究測試版。

當議員大衛·希西林恩追問穀歌是否會“在你擔任穀歌首席執行官期間在中國啟動審查或監視工具”時,皮查伊說:“我們認為我們有責任探索讓使用者獲取資訊的可能性……我們將非常深思熟慮,並將在取得進展的過程中讓各方廣泛參與。”

換句話說,皮查伊並不排除谷歌在未來某個時候在中國啟動審查版的搜尋引擎。但是,將引入這樣的搜尋引擎定義為讓使用者“獲取資訊”的東西,實質上正是對人們日益增加的對“蜻蜓”項目的擔憂的愚弄和嘲諷:在世界各地專制獨裁主義抬頭的時代,這樣的搜尋引擎不僅有助於中國審查機構剝奪公民的言論和資訊自由的基本權利,其影響也將遠遠超出中國的邊界。

反對“蜻蜓”項目的聲浪首先來自民間社會以及穀歌內部。11月下旬,700多名谷歌工程師簽署了一封信,呼籲取消這一專案。這個呼籲今天得到了包括中國人權在內的數十家非政府組織的支援。

總之,皮查伊今天的證詞未能解決人們對“蜻蜓”專案或任何審查版搜索工具的影響所提出的嚴重關切問題,特別是考慮到中國專制政權的嚴酷政治、法律和意識形態現實。

在國內,中國當局一直將其民眾嚴厲地控制在意識形態和有限資訊內,以防止任何可能挑戰中國共產黨至高無上統治地位的思想或言論。

為確保服從,中國共產黨一直在開展全社會的思想運動,要求在包括媒體、學校、律師事務所在內的所有專業機構的內部設立黨支部,以“指導”他們的工作。就在上周,中國超過10萬名律師被要求向黨宣誓效忠

近年來,中國當局還出臺了《網路安全法》和旨在以國家安全為由(實則是為了党的統治安全)實施全面、系統審查和社會控制管理的法規。互聯網監管法律框架專門針對線上生態系統中的每個人——包括基礎設施運營商、服務提供者、內容發佈商和所有使用者,要對任何被視為“敏感”的內容負責。

在今天的國會聽證會上,皮查伊聲稱穀歌“致力於資訊的自由流動……我們珍惜讓我們成長並為眾多使用者服務的價值觀和自由。”

皮查伊的這種說法不顧邏輯和事實——開發任何符合中國審查機構規定的搜尋引擎,就不可能符合他所稱的價值觀和自由,更準確地說是,它不會符合國際人權法所載的價值觀和自由。

現實情況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穀歌搜尋引擎只會限制而不是保護言論和資訊自由,不管穀歌宣稱其意圖如何,這樣的搜尋引擎將強化中國政府的控制能力——讓人們知道什麼和說什麼,剝奪人們知情和說話的權利。

這種影響已經越出中國,因為中國正在加大其在全球的努力,以一個不是基於人權的普遍性而是基於所謂依國情而定的“特色人權“體系,來攻擊並試圖取代現有的國際人權體系。在其要建立的體系中,人們只能擁有政府當局認為適合給予他們的那種人權。如果中國向世界推銷其人權模式獲得成功,那麼任何審查技術都將不僅會削弱中國國內民眾的能力,也會影響到世界其它國家。

中國人權敦促谷歌明確放棄為中國党國政權開發審查版搜尋引擎的項目。不應該向專制政權提供審查工具——現在不應該,永遠都不應該。中國人權敦促國際社會不僅聚焦今天的美國國會聽證會,還要密切關注其後的事態發展。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