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中国维权大事记(2016年7月18日—7月31日)

August 5, 2016

7月18日

△ 本月14日,重庆市北碚区歇马镇的300多名村民围堵区政府抗议强征强拆无果后,数百名村民于今天再次围堵区政府大门,希望政府公平公正合理合法安置失地农民和拆迁户。

△ 全国各地万名退伍老兵聚集北京军委信访局和总政治部,抗议地方政府侵犯他们的合法权益。

△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黄载回、陆元昌、范海等3名打假人多次购买问题食品,向商家索赔,于去年7月8日被广东博罗县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由于是民事案子,博罗县警方在关押了他们34天后,只得宣布无罪释放。今年1月28日,黄载回等向博罗县公安局提出国家赔偿申请,请求恢复名誉、公开赔礼道歉,遭到博罗县警方的回绝。3人向上一级惠州市公安机关投诉,惠州警方认为黄载回等3人的要求合理。博罗县警方无法,只得同意赔偿,但仅给3人一笔钱,说是司法救助,要求3人收了此费用后不得再提出任何要求,保证不再就此事到各级政府及机关部门上访,并不得再以任何形式如网络、媒体等对此事炒作,本意就是不得对办案警察追究责任。  

△ 江苏连云港赣榆区警方发出微博声称,未经公安机关许可,严禁任何形式的集会、游行、示威活动;严禁用手机短信、互联网等煽动、组织这类活动;对这类活动的组织者、直接当事人将追究法律责任。

△ 据《澎湃新闻网》报道,昨日广东深圳的杨某茹发帖说她在前一日因东西遗忘在出租车上到南湖派出所报案,警察不受理,于是她与警察发生口角,遭到数名警察的殴打,并被摸胸。在关押了10多小时后,强迫她承认错误,才放了她。杨某茹的帖子还附上伤情照片,右眼眼球大面积充血,眼眶淤紫,面部、颈部、手臂均有伤痕。今天,南湖派出所发布通报称,杨某茹是酒后激动,辱骂警察,警察依法将其控制并约束至酒醒,整个过程依法依规。

7月19日

△ 四川阿坝县格尔登寺僧人洛桑去年9月15日在县城街道手举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的法像,高呼西藏要自由等口号,今天被判刑3年。

△ 据《华商报-华商网》报道,还有一个月,葡萄就是收获的季节,陕西西安市灞桥区新筑街办兰家村全村几万棵葡萄树于本月11日的晚上全部被连根砍断。据统计每家村民为此损失4万元。村民认为这极可能与拆迁有关,据说他们的村将在明年上半年被拆迁。村民告诉记者,上月18日晚,有人开着挖掘机将他们灌溉葡萄的管道给挖断;也有村民告诉记者,已经有人找他们商谈拆迁的事项。

△ 内蒙古乌拉特中旗鲁北镇毛都水库农牧民不满征地补偿太低,近百人到现场阻工。

7月20日

△ 据《中新网》报道,2014年12月28日,内蒙古丰镇市的董福带着妻子等人回家,妻子被越野车撞死。肇事司机史春全,是高速公路上的协警,入职约10年;同车还有一人,叫陈苏峰。事故时,2人刚从朋友处喝完酒回家。越野车是辆套牌车,是陈苏峰利用一个名叫辛利军的身份购买,而车辆从2011年后就没有再上保险。陈苏峰的驾驶证也在2013年被吊销。陈苏峰因吸毒被强制戒毒2年,事故前因生病办理保外就医在外。此事故10余天后,史春全被查出吸毒,开除。去年10月,丰镇市法院做出判决,判处陈苏峰有期徒刑5年半,民事赔偿59万元;史春全承担5万元赔偿。作为车辆的法定所有者,辛利军赔偿11万元。直到今日,该案相关赔偿无一落实。丰镇市法院执行庭的答复是,史春全已离开当地;陈苏峰在服刑,家人没有偿还能力;而辛利军的财产状况还需要董福提供相关线索,法院才可以调查执行。

7月21日

△ 广东汕尾市检察院宣布,对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原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林祖恋,以涉嫌受贿罪决定逮捕。陆丰市政府在一份写给路透社的声明中说,在乌坎村委会主任林祖恋一案中,“没有发现任何不公正的威逼以及惩罚行为”,也没有违背村民的权利和利益。据村民说,从上月19日起至今,乌坎村村民们每天在村里游行,要求释放林祖恋和归还被占的土地。

△ 本月10日在QQ空间上有一篇帖子《杭州,为你羞耻》,虽然之后作者主动删去,但文章传播迅速。文章针对浙江杭州9月要举办的G20会议有感而发,批评当局“为这几天的会议,花去杭州市一年财政收入的70%”,“以国际会议的名义,粗暴蛮横地扰民”,“这是一个城市的悲哀,更是一个国家的悲哀。” 文章作者是台州市椒江区白云街道办公室副主任、便民服务中心主任郭恩平。本月12日,警方对郭恩平进行教育训诫;15日,该街道党工委对郭恩平作出免职决定;19日,警方以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对郭恩平处于行政拘留10天。今天,传来信息说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愤怒,郭恩平被以涉嫌利用信息系统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并被开除公职。

△ 《腾讯网》本月1日将“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误写为“习近平发飈重要讲话”,被定性为“重大负面事件”,中央网信办及中宣部进驻整肃《腾讯网》。据香港《明报》今天报道,近日调查组得出结论,决定撤职总编王永治和涉事主编,并要求《腾讯网》变更主管部门,由原先隶属深圳网信办改为北京网信办监管。

△ 据《澎湃新闻网》报道,本月19日,河南新郑市人民医院放射科一男医生被就诊的患者家属砸伤头部,另有一名男医生被打伤。打人者身着警服。医院告诉记者,涉事警察认为其家属在拍片后等待取片时间过长,冲入科室打人。郑州市公安局告诉记者,该名警察系新郑市公安局龙湖派出所龙湖社区辅警,因心急,一时冲动而打人。

△ 广东广州市番禺区蚬涌村数百村民围堵村委会,抗议村书记贪污腐化,私吞卖地钱和征地款。当局出动上百警力弹压,有数名村民被抓。

△ 湖南张家界永定区大庸桥菜市场正门口6名城管队员抢夺一名6旬老人的西瓜车,还将老人的双手反扣。路人侯先生说了一句“你们还打人啊”,遭到城管的围殴。

7月22日

△ 利用网络建立《非新闻》平台,专门从事报道全国维权事件,其创办人卢昱宇和李婷玉的辩护律师已经分别接到云南大理市检察院的通知,卢昱宇和李婷玉已被正式批准逮捕。

△ 广东融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国斌在微博上发表了批评中央政策的言论遭到举报,深圳司法局今天向深圳市律师协会发出正式通知,要求他们立案调查。

△ 本月20日凌晨,河北邢台川口水库的洪水突然灌进下游村庄,东汪镇大贤村受灾尤为严重,汪洋一片,并有多人被淹死。有传闻,灾难是因水库泄洪没及时通知而引起,悲哀和愤怒的村民堵路进行抗议。到今天,堵路的村民越来越多,将107国道与326省道邢台段全部堵塞。当局出动警察前往,并有官员下跪解说。

△ 福建寿宁县竹管垅乡后洋村的村民主任、中共党员张某强于本月16日在茶山采茶时,竟强奸年仅17岁的堂妹小丽(化名)。小丽不堪侮辱,喝农药自杀,现仍在医院抢救,还未脱离生命危险。  

△ 安徽临泉县高塘乡董大行政村的大专学生王伟于本月17日将facebook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PS照片转发到新浪博客上,今天被当地警方以侮辱和诽谤他人为由处以行政拘留10天。

△ 山东济南市历城区王舍人街道李家庄村民李爱民清晨得知老家要被强拆,与妻子、女儿急忙赶回,见挖掘机已将他家挖开了,由于家里还有许多东西没有搬出来,想冲进去,3人被拖上车,拉到王舍人街道办事处田园新城管理区院内。等李爱民回家,家已成废墟。他见一辆城管执法车正欲离开,上前拦住。车上冲下数名城管,对他一顿暴打。送医院诊断,45岁的李爱民左侧鼻骨、上颌骨额及鼻中隔骨折;右第五趾骨骨折;左拇指末节骨折。

7月23日

△ 广东广州交警昨晚在东晓南路进行整治,引发群体事件,有600余人堵塞交通。当局出动警察弹压,聚集者用石块、矿泉水瓶等回击。事态到今天凌晨才告平息,有15人被抓。

△ 据《澎湃新闻网》报道,河南周口市项城市王明口镇的村民李志洲不断上访,2012年11月11日,在周口市法院里,王明口镇镇政府愿意以困难救助的名义给李志洲10万元,条件是李志洲即日起停止上访。当时还写下协议书,并有当时的项城市公安局副局长杨和平和项城市法院副院长韩伟签字作证。据记者调查,在场的还有王明口镇镇长刘长领、财政所所长杨波、信访办工作人员靳瑞丰和对口稳控小组成员宋新华。但事后,李志洲并未守诺,仍然上访。去年10月,李志洲被项城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本月22日,郸城县法院审理此案,证据就是2012年签署的协议书,也就是说,当时的困难救助变成了现在的敲诈勒索。法庭将择期宣判。

△ 湖南宁乡白马镇的廖伟平(化名)用手机拍摄了当地警方与城管执法,传上网,并配上“一群土匪”文字,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12天。

7月24日

△ 云南蒙自市海边寨花鸟市场边出租车司机杜某倒车时,碰撞了一辆白色的保时捷轿车,车上2男1女冲下车对杜某一顿暴打,还要杜某下跪道歉。周围民众实在看不下去,将保时捷的轮胎放了气,并开始追打3人。保时捷放有蒙自军分区通行证,据查其中打人者之一为现役军人孙某。

7月25日

△ 据《华商网-华商报》报道,陕西勉县阜川镇桃园村有采石场已经2年,距离村民住房不足200米,每次采石场放炮,便经常会有石块从山上飞下,落在村民院内或砸烂村民房屋,或震碎村民家窗户玻璃。大的石块经常滚落到庄稼地里或通村的路上。粉石机生产时弥散的灰尘和噪音,更让周围村民苦不堪言。上月17日,张某等村民找到采石场,要求他们停产。上月24日晚,30多名不明身份的人手持斧头、钢管冲到张某家中进行疯狂打砸,张某本人也被打伤住院。事发已经过去一个月,记者在张某家里仍看到了让人震惊的场景:所有门窗玻璃全部被砸烂,碎玻璃到处都是,外防盗门被斧头、钢管砸出深深的凹槽,厨房里锅、碗、瓢、盆和桌椅凳子全部被砸烂。灶上一口大铁锅,被人砸出一个大洞,灶边扔着已经被砸变形的锅盖。目前,当地派出所和镇政府都表示,事情还在调查之中。

△ 广东揭阳市地都镇塔岗村附近的泰都钢铁厂10年来,对周边造成严重环境污染。塔岗村的村民2个月来到该厂进行抗议。本月20日,该镇政府官员带领200多人到村里进行警告,其间妇女和老人遭到殴打,并有数名村民被抓。但村民并不屈服,直到今天仍在抗议。

△ 据《澎湃新闻网》报道,2012年11月3日,在湖南益阳市的浙江商人胡双福的儿子胡勋焘、胡勋恒杀死1人,胡双福找到时任益阳市市委书记的马勇疏通。于是益阳市政法委、中法、检察院全部出动,将该案降级到区级法院审理;进而他们将赫山区法院院长谢德清找去,要他对该案从轻处理。谢德清回到法院,将该案送上审判委员会,要求将该谋杀案以故意伤害罪来定性。同时,胡双福再找到看守所所长傅力可,要求他为自己儿子找立功的材料,傅力可介绍他找涂金华律师。胡双福不认识涂金华,但益阳市公安局资阳区分局副局长谭毅夫有办法找到他,涂金华听说要找立功材料,马上推荐谭毅夫找资阳公安分局禁毒大队大队长王治国,于是胡双福为儿子找到了立功材料。最终该案以故意伤害罪轻判胡勋焘有期徒刑5年,胡勋恒判3年缓刑3年。直到马勇被查,该案审判的盘根错节才被暴露。

7月26日

△ 据《华商报》报道,费女士和丈夫是陕西西安灞桥人,都是农村户口,在西关街道办干保洁员已经14年了。她今年68岁,老伴70岁。费女士告诉记者,本月23日,西关街道办就通知她老伴不让再干了。2014年开始给保洁员办理养老保险时,因为他们超过了年龄不给办理,现在让他们走也没有任何补偿,说不让干就不让干了,“这让我们以后怎么生活?”另一位张师傅,今年67岁,干了11年保洁员。他告诉记者:“我们这些上了年龄的,很多都是干了很久了,现在要走人,却什么说法也没有!”西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告诉记者,这是按政策规定。

△ 据《华商报》报道,韩康苑小区建于1995年,是陕西西安市筑路机械厂、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长乐路派出所、西安电车二厂3家单位的家属楼,共3幢8层住宅楼。2012年12月,西安市新城区韩森冢周边改造二期项目征收安置指挥部入驻此地,开始动员住户搬迁,承诺在原址上建设3栋高层,30个月过渡期后就地安置或者货币补偿。很多住户响应政府号召开始搬迁,并与该指挥部签订了《西安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产权调换协议(住宅)》。30个月过后,老楼还耸立着,院子里面杂草丛生,根本就没有动工的迹象。这些被搬迁户被告知现在不开发了,让他们搬回来住。更有甚者,讲好30个月过渡期安家费也无着落。原来征收安置指挥部告诉搬迁户,他们再搬回来的住宅面积肯定大于原来的住房的面积,安家费就充作其中差价,搬迁户们想想也属合理,就答应了。

△ 据《澎湃新闻网》报道,本月24日凌晨,广西南宁市良庆区天筑塞纳小区业主黄某回家,遇见数名警察,让他帮忙打开门禁系统,但遭到黄某的拒绝。有监控画面显示,马上有名警察拉住黄某手臂,黄欲挣脱,有数名警察将黄某推倒在地,并对其拳打脚踢。然后,黄某还被带到当地派出所,数小时后才获得释放。

△ 《民主与法制》社的2名记者和《中国廉政教育网》的2名记者得知海南东方市八所镇高排村村委选举,赶去采访,当他们向八所镇镇党委书记张渊出示记者证后,张渊随即指示在现场维持秩序的公安局副局长林宏雄:“把他们给我轰出去!”现场干警一拥而上围殴记者,手机被抢并被强行带离现场。

△ 尽管中国公安部早已发文,要求尽快解决没有户口的人群问题,据《每日甘肃网》报道,借住在甘肃安宁区万里厂家属院的赵万祥,今年只有22岁,是个私生子,由于各种原因没有报上户口,自然也没身份证。没有户口,他没有上过学,连数字读起来都很累。他失去一般人所拥有的社会保障,连个婴儿疫苗都没打过。他去工作,由于没有身份,报酬就与他人两样。成家,对赵万祥将是太遥远的事情了,甚至是不可能的事情。

7月27日

△ 据《新京报》报道,湖北江陵县郝穴镇龙渊村侯著清家在1个多月前接到县拆迁办的拆迁通知,由于侯著清不认可补偿方案,所以拒绝签字。侯著清有个儿子名叫侯国军,是该镇邮政储蓄银行的员工。侯著清没在在动迁方案上签字,半个月后,侯国军的上司张某找他,对其做出停职处理,要求他说服父母同意拆迁,才能来上班。次日,因银行人手不够,侯国军被同事叫去帮忙。侯国军以为他停职处理被取消,到了现场遇见张某,张某向他吼道:你来上班,我就得下岗。到了本月22日,张某与拆迁办一起到侯家,让他们赶快签字。25日,在多方的劝说下,侯著清准备到拆迁办去签字。下午,张某把侯国军叫去。侯国军的妻子有些不放心,陪他一同前往。走进银行办公楼,张某要求侯国军一个人上6楼,侯妻遂在楼下等待。数分钟后,侯国军坠楼身亡。昨天,陵县政府办主任薛文新告诉记者,侯国军并没有被停职,所谓停职只是县里一些部门的工作方法,并进一步肯定,侯国军的父亲已经同意拆迁,而侯国军自杀是在他父亲同意之后,所以侯国军的死与拆迁没有因果关系。

7月28日

△ 湖北在广东广州的社会活动人士黄燕涉嫌妨碍公务罪一案在荔湾区法院开庭审理。代理律师为其做了无罪辩护,法庭将择期宣判。据悉黄燕癌症已进入晚期,并患有糖尿病。

△ 《炎黄春秋》杂志社的事件还在继续。本月17日杜导正社长宣布该杂志停刊,19日委托莫少平、丁锡奎律师向北京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莫少平律师发出律师函提出既然杂志社已经起诉,在法院未做出裁定前,中国艺术研究院派人进驻杂志社是公然违法,要求这些进驻人员退出。22日,在朝阳法院立案窗口,法官向律师表示他不想立案,叫他们去找立案庭庭长。25日,丁锡奎律师与庭长交涉后,庭长答应进一步研究审核,7天内再答复是否立案。今天,朝阳法院发出裁定书,以属于“主管主办单位与被管理单位之间内部管理事宜,不是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纠纷,故不属于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为由,不予立案。

△ 甘肃永靖县的独立选举人士瞿明学于上月20日被当地警方以涉嫌破坏选举罪刑事拘留,本月2日被批准逮捕,今天因检察院不起诉获释。

△ 四川省阆中市金龟坝村因癌症病人的增加,怀疑与当地的垃圾处理厂污染他们饮用水源有直接的关系,今天逾百村民到市政府抗议,遭到警察弹压,有多人受伤和被抓。

△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保护司法人员依法履行法定职责的规定》。按规定明确要求,法官、检察官依法办案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无论是哪个单位或个人,只要干预司法活动、妨碍司法公正,都要予以记录并依法依规追究责任。对调离、辞退法官、检察官或者做出免职、降级等处理处分的事由、程序作了具体规定,保障秉公执法、不听“招呼”的法官、检察官不被随意调离、处分。

△ 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车队在河北唐山市区视察完毕准备离开时,有1访民冲出人群扑向车队,立即被保安人员制服抬出现场。

7月29日

△ 外媒报道说,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世锋、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国四人即将于8月1日开庭受审。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翟岩民妻子刘二敏以及勾洪国妻子樊丽丽等7月29日上午前往天津二中院询问有关情况,但最终却被警察强行带去了派出所。记者傍晚联系上刘二敏时,她仍被扣留在派出所内。她对记者说:“上午来问了一下,他们就是不给答复,轰我们出来。我们肯定不出来。后来就来了十多个警察、法官,709家属有好几个,都被抬到车上把我们拉到派出所来了。现在还在派出所呢,不让我们走。”

△ 据《新京报》报道,昨天,河南正阳县城南关街十字路口,水果商贩张国友夫妇在此卖西瓜。张国友在这个地方卖水果已有年余,也多次遭遇城管。去年一次卖橙子,连摊子都给城管掀了。此次城管直接上前拿走了张国友的电子秤。张国友的妻子李红向城管索讨被拿去的电子秤,城管不给。争执时,李红从城管执法车上拿起电子秤就往回跑,坐在驾驶座上的城管李伟立即下车追上夺秤,导致李红倒地,昏死过去。张国友见状大怒,赶上前去,用水果刀连捅李伟数刀,李伟倒地。张国友又去追赶另一名城管,城管吓得逃进执法车内。在场城管无一人敢上前制止或对李伟救治。张国友毫无惧色,对他人说“我自己去投案”。后李伟终因伤势过重死亡,李红至今在医院昏迷不醒。

7月30日

△ 重庆六位维权人士唐贵梅、李钰金、周克兰等日前到北京向信访办递交上访材料后,前往北戴河等待信访消息。6人刚抵达北戴河车站,立即被车站派出所公安扣押,并通知重庆市政府驻京办官员。据维权人士称,该驻京办一位叫秦天辉的处长对访民承诺,将开具“转办单”,督促地方解决访民提出的问题。当晚,六位访民回到北京后,被带到丰台区高家场重庆市驻京办,其后与外界失去联系。六人的家属表示担心,称重庆驻京办是一座黑监狱。

7月31日

△ 北京人权律师王宇被取保候审获释。从去年7月9日被抓,王宇已被关押了1年有余。

△ 四川省阆中市日前发生警民冲突,金龟坝村逾百名村民围堵市政府大楼,高举横额抗议垃圾处理场污染环境、威胁饮水安全,致使该村变成“癌症村”。当局派出大批警察镇压,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多人受伤及被捕。当局事后宣布,已暂停向垃圾处理场倾倒垃圾,承诺会向村民供应清洁的饮用自来水。据了解,涉事垃圾场2003年建成,翌年运作至今。村民指污水直接排放到当地的嘉陵江中,垃圾场中的垃圾疑未经处理就掩埋,“一到晚上附近就臭气熏天”。亦有村民表示,该村人口仅千余人,近年癌症、心脏病患每年多达20多人。

(何永全编写)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88期  2016年7月22日—8月4日)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