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超华:为晓波祈福

June 27, 2017

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都在说“万恶的旧社会,天是黑沉沉的天,地是黑沉沉的地”。很久以后我才意识到,在那个“旧社会”,太阳也是每天照常升起的。即如西方自述历史中所说的中世纪“黑暗时代”(Dark Ages),何尝没有艳阳高照的日子。

二战时,德国剧作家布莱希特流亡美国洛杉矶,曾在日记中慨叹,太平洋岸边,四季怒放的鲜花,以及艳阳碧海绿树蓝天,夸张到不真实的程度,令人无法接受。对他来说,“真实”是正发生在欧洲大陆的野蛮倒退,是人们每日经历的恐惧和屠戮。“六四”之后,吾尔开希作诗,要射下“黑色的太阳”,有着同样出于难以置信的悲愤。

天气的比喻仅只是比喻。今天的天气恰恰是初夏的蓝天艳阳,我却在不寒中而栗了。互联网上正在传开——

刘晓波肝癌晚期!肝癌晚期!晚期!

遭北韩扣押的美国学生沃恩比尔长期脑昏迷,不为家人和外界所知。获释返美仅一周就不幸离世,年仅22岁,全美为之震惊。沃恩比尔离世仅仅一周,传来晓波重病的消息——同样莫须有的“颠覆政权”罪名;同样长期徒刑的宣判;同样而且更长时间的封锁消息——专制政权粗暴蛮横的手段如出一辙。世人是否看到黑太阳,看到阳光下的罪恶?!

晓波在2008年世界人权日被带走,之后没有再出现在公众乃至友人视线中。看到他被“保外就医”的消息,浮现眼前的第一个画面,是刘霞在自己家中隔着玻璃窗对外泣诉的形象。家人承受着无日不在的政治压力,这是晓波处境比沃恩比尔更为残酷的一面。

从2010年刘霞就告知监狱当局,晓波有肝病。七年当中,发生过什么?我们只知道刘霞遭遇日益沉重的压力,她的家人因她为晓波的呼吁而面临被罗织莫须有罪名遭判监的处境。在刘霞被迫妥协的年月里,晓波得到过诊断和治疗吗?如何直到晚期才被确诊?!鲁迅先生的名句不期然而来:“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流凶残到这地步。”何况是向来声称自己没有敌人的晓波,是那个自责忏悔远胜于指责他人、而且从未依赖詈骂政府而立身的晓波,竟被拖延到晚期才获保外就医。

我与晓波只有数面之缘,初次见面就是在绝食开始那一天。28年了,我们没有再联系,但我们的命运,我们各自个体与当代中国深藏内伤的命运,始终紧紧连在一起。

今日讯息,令人伤痛至极。唯愿当局仍存人道一念,允晓波及家人寻求最好医疗条件。

为晓波祈福,祝晓波安好!

2017年6月26日

作者投稿

——转自CND刊物和论坛(2017-06-26)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2期,2017年6月23日—7月6日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