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罗冠聪:香港历史上最漫长的六月(图)

July 2, 2019

这是香港历史上最漫长的六月。

瞩目惊心的事件,频繁地发生,称此为香港的六月风暴也不为过。

6月4日六四18万人烛光集会、6月6日史上最多人的法律界3000人黑衣静默游行、6月9日百万白衣人大游行、6月10日凌晨的港岛冲突、6月12日立法会大冲突、6月16日二百万人黑衣大游行、6月26日民阵G20集会以及领事馆马拉松交信……

经历一次百万人大游行时,却怎也料不到会经历多一倍人数的二百万人游行。黑压压的人群占满湾仔、金钟的大街小巷,这是我人生中看过最壮观的其中一幅画面。

经历过催泪烟,也没想过甚至要面对橡胶子弹。那天当我还被催泪烟呛到时,我走上中信大厦,前方突然传来响亮的声音向我们弯身前行,原因是子弹无眼,担心波及桥上的人。那天我有「走难」的感觉,生与死的距离,也未曾试过那么近。

那天庆幸没有因为警察暴力而有人丧生,但由于现实太绝望、前境太灰暗,接二连三地,同伴离我们而去。也许我永远都不能习惯,在香港的民主运动或反抗运动中,要有人以死明志,以血控诉。我也祈求各位不要再有这样的举动,我们抗争是为了求明日的生,而非今日的死。这提醒了我,在面对非人的国家机器和政权暴力时,我们更要显露人性之美,多关怀身边的同伴,告诉他们:即使世界沦陷,你还有我。

登报众筹半日超标一倍,达成了或许是全球抗争史上最烁烂的全球报章声援运动。最后也令各国逼不得已为港发声,挣回一点国际支持。

还有连侬墙的美、公祭的哀、天桥的怒、煲底的痛;圣诗的灵、铁马的刺、市民的泪、伤口的血,刻骨铭心,永志难忘。

这是香港人的家,无论我们在六月经历多少苦痛、争取到多少成果,这都是香港人用血与汗抵抗而来。我们团结,我们永不低头,我们互相帮助。

这是最漫长的六月,风云变色,雷电交加。

但也因为伤痛,它让我知道香港人的意志,香港人的坚持。它令我更确信我是香港人,更确信无论遭遇甚么灾厄,只要香港人一息尚存,仍会有属于我们的未来。

七月即将来到,时间客观地一秒秒流逝,但我们知道,距离成功,还有一段很遥远、且障碍不断迭加的路。

但无论有多累、有多辛酸,我们不会放弃的,是吗?

回答我吧。

战友们,一个都不能少。

6月30日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罗冠聪:香港众志创党主席,学联前秘书长,2016 年立法会选举(港岛区)当选人,香港史上最年轻立法会当选人。

——转自立场新闻(2019-07-0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4期,2019年6月21日—2019年7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