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南央:我理解港人的抗争——不愿做大陆人

October 11, 2019

陈小平问题

港人不屈服,北京会不会不择手段下手。
为什么会不择手段?
为什么习近平的态度与现实局势演进看起来不一样?
 

一、习近平已经完成测试,可以下手了

火箭队的总经理莫雷给了习近平一个可遇不可得的契机:测试大陆人心。测试结果:一边倒地认为港人是暴徒。莫雷挺暴徒,是可忍熟不可忍!习近平心里有了底儿。

此如文革,毛欲倒刘,先吹风。群众在中南海西门设立“纠刘联络站”,毛才下手。

美篮协主席、国会两党议员出来说话,是保护一个人的言论自由——即保护所有人的言论自由;国内网红们国家利益至上,个人什么都不是——习近平镇压港人的民众基础和土壤。“为自由而战,与香港人同在”哪个字错了?你不赞同自由?香港人不是你的同胞?

“莫雷”推特爆出绝不偶然,上报此“推”的网监也许会得奖——普通民众上推需翻墙;翻墙出去的人有多少是火箭队粉丝追踪火箭队总经理的“推”?

“反蒙面法”等于“4.26”社论——故意激怒民众。当年邓等到64下手,是因为要等戈尔巴乔夫,习是等十一庆典。

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林郑月娥是木偶,提线的是习近平,这应该是大家的共识。

习之前是毛、邓(胡、赵+1/2江)——1/2江——胡。

江、胡若在位,会跟习一样,只是程度不同,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 江是踩着“六四”这块上马石上的位,上来经济就左转。不是邓南巡,经济又回到毛时代。邓去世后,李慎之写文章,敦促其体制改革,流芳千古。听不进去。李锐写信请给赵紫阳自由,坚决不放。
  • 胡是蘸着西藏人的血上的位(邓:那个戴头盔的娃娃是谁)——手上没血,邓大人不会选中他这个贫民子弟。2006年李锐接受外媒採访,说胡“戴着红领巾长大”,之后中组部办公厅上门问罪,张玉珍政委承诺看住李锐。李锐写信请给赵自由,赵紫阳最后连家门都不能出了。
  • 朱镕基(李慎之:刚愎自用),医改、教改、房改、企改——今天的毒疫苗;学校的小密探,教授成处级、局级,校长成副部级;房改没有私有化,大国无私房,中共成唯一土地大地主,中央的福利房(老百姓根本不知道)、民间的吸血房;国企老板空手套白狼。上任时的踩地雷阵!
  • 温家宝对记者询问赵紫阳的书《改革年代》的出版,顾左右而言它。4万亿政府救市,不理睬李锐等党内老人请求透明化的上书。

党内没有反对派。反对派在位时都被搞下去了——彭德怀、胡耀邦、赵紫阳。平安着陆的江、胡温赔上天安门已经说明了一切。李瑞环、曾庆红都是玩儿家,连政客都算不上。胡启立、田纪云胆小怕事选择看戏。

三、现在是习近平一人的天下,对此我毫不怀疑。那么就来看习近平:

  • 文化程度——小学。读错字。举了左手,不再举右手,选择不举手,玩玩闹。
  • 治理能力——农村大队长。三级所有,生产队、大队、公社。中间一级农村家长的经济头脑。几次阅兵,把国库当成从生产小队敛上了的钱粮恣意挥霍。
  • 执政理念——毛泽东的孙子:秦始皇+马克思,即:君臣文化+消灭私有制。今天这么说,明天那么说,不是什么党内斗争、开右灯向左转,就是田家英当年形容毛皇帝:伸出手来上下一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无法无天,随心所欲,尽情享受“皇帝诏曰”之将一切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快感。
  • 执政团队——一帮奴才,看着老大的脸色说话。老大不爱听的话不说。江、胡两代的媒体是划出足球场在篮球场内玩,现在是在三秒区里玩儿——“党媒姓党,请你检阅。”(请找到这个大屏幕照片)

四、政变可能——绝无可能:政变的前题是得有人愿意接盘。毛后有过四次政变。(可出示这些人照片?)

1.四人帮——华国锋有叶剑英(军队)、李先念(政府)、汪东兴(禁卫军)在后,孩子们充当信使。

2.华国锋——华两个“凡是”国内、国际都无好感,邓小平有军队人脉,国际上游刃有余。

3.胡耀邦——党内八老,有赵接盘。

4.赵紫阳——邓是军委主席,与打江山一代共识:要我的江山,人头来换。

E.江泽民——邓已经是力不从心,众叛亲离,无人挺身救驾,只好罢手。

环顾习近平左右、上下——除了奴才就是蠢材;子女一代除了贪官就是贪官……李克强:河南没有高耀洁医生的立锥之地,农村城镇化的昏招……

五、故,香港命运牵于习近平一人之手。(回复为什么不择手段)

问题不在有没有暴徒,没有暴徒习近平可以制造出暴徒,而且已经制造了暴徒——明镜报导的警察集体换装(请配上你们的图片)。问题是港人不肯作习皇帝的臣民,要把共产党的党天下——习皇的天下变成平民的天下——造反啊!——老子的天下是人血换来的,你要?人头来换!

共产党杀人起家,连胡耀邦、黄克诚也开口就是:要杀一批,否则压不下邪气。黄克诚 1951年1月报告:“湘西杀猛,廿天,三千多(三百多万人口)。衡阳五区,机枪扫。”

李锐土改时的会议记录:

……斗争步骤进入管制地主时代。如有暴乱,杀无赦。

确立农民专政。农民说话算数,地主说话放屁。直到根本不敢说话,每一个地主不敢说话,告状也不敢告。

什么叫宽政?芝麻大反革命,罪大(毛)都要办。有首有恶都办……不杀犯错误……杀一儆百。

……消灭反动阶级,不在肉体上消灭一批是不行的。杀骨干份子。反革命有干部,不杀不行,越杀越少,长期杀。

杀、关、管、赶(好)四字,专政手段。从新<民主主义>义杀到社<会主>义。

对反革命不能慈悲,镇压就是良心。

上边是对内,对外心态:

解决了欧洲再回头亚洲,也许不要。越南一月,一炮师就可以解决,到新加坡。

绝对强大。

英法自身难保。美钱多,黄金不能打战。靠黑、白(人)。

现在对比,中苏超过英美。政治形势,潜在力量不讲,光表现力量即大。

我经过三五年困难,换来欧非亚三州解放,剩下美澳,置之不理。但世界问题基本解决,只要欧洲解决了就解决了,中心是欧。

美不打自垮,生产力太大,无销场、原料,工农破<坏>闹<事>,南美起来。

世界革命轮廓现已有了。

毛——三国、水浒、西遊,看得最熟。

历史任务:世界范围内打击,消灭帝义,不执行中国就不能强大,势不两立!

共产党从来没有改变这个理想。毛与美建交,是为了对付苏联;邓是韬光养晦,以后打你;习现在公开了野心:人类共同体,引领世界潮流。习近平是毛泽东的孙子,这不是玩笑话。共产党和红二代的心有多狠,是常人不能想象的。

六、我理解港人的抗争。他们看到大陆人的猥琐,他们不愿做大陆人。

请不要忘记美国宪法是允许老百姓持枪的。为什么?就是怕老百姓手无寸铁,政府便会有恃无恐,恣意欺压人民。老百姓骨子里对政府是不信任的,是警惕的。

美国的枪击案还少吗?无辜的平民被滥杀得还少吗?可很多的美国人就是顽强地坚守着自己持枪的权利。除开枪商的金钱利益,一些政客的竞选经费,普通拥枪人坚守的心理防线是:如果政府命令警察和军队对手持棍棒为自己利益抗争的平民开枪,我可以用枪来对抗。

这不等于我支持暴力,我是坚决地反对暴力、反对革命的,因为用暴力和革命获取到利益的人,非常可能用这个手段去对付跟他们意见相左的人。但是在手无寸铁的港人和只需他轻轻地牵动那根绳子,香港便会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的习近平这两边,每一个有良心的人都不会谴责手无寸铁的港人失去了理智,而赌咒习近平这个用人头换得了江山的共产党的后代,不惜用血去捍卫他父辈的政权!

我想借明镜的平台说两句话,一个普通母亲的话。请朋友们帮助我传播。尽人事听天命吧:

请导播最后把这段话打在屏幕上:

孩子,你是妈妈的全部世界。妈妈求你不要以死相拼。只要活着,明天你还可以上街,明天你还可以发出呐喊。

林郑月娥,你也有孩子,为了孩子们的生命,请你选择下台!

2019.10.9.
 

——转自新世纪(2019-10-1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2期,2019年10月11日—2019年10月24日

Explore Topics

709 Crackdown Access to Information Access to Justice Administrative Detention All about law Arbitrary Detention
Asset Transparency Bilateral Dialogue Black Jail Book Review Business And Human Rights Censorship
Charter 08 Children Chinese Law Circumvention technology Citizen Activism Citizen Journalists
Citizen Participation Civil Society Commentary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onstitution Consumer Safety
Contending views Corruption Counterterrorism Courageous Voices Cultural Revolution Culture Matters
Current affairs Cyber Security Daily Challenges Democratic And Political Reform Demolition And Relocation  Dissidents
Education Elections Enforced Disappearance Environment Ethnic Minorities EU-China
Family Planning Farmers Freedom of Association Freedom of Expression Freedom of Press Freedom of Religion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Government regulation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Hong Kong House Arrest HRIC Translation
Hukou Human Rights Council Human rights developments Illegal Search And Detention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Information Contro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ICT)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ICCPR)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ternet Internet Governance JIansanjiang lawyers' rights defense Judicial Reform June Fourth Kidnapping
Labor Camps Labor Rights Land, Property, Housing Lawyer's rights Lawyers Legal System
Letters from the Mainland Major Event (Environment, Food Safety, Accident, etc.) Mao Zedong Microblogs (Weibo)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New Citizens Movement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NGO) Olympics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Online Activism Open Government Information Personal stories
Police Brutality Political commentary Political Prisoner Politics Prisoner Of Conscience Probing history
Propaganda Protests And Petitions Public Appeal Public Security Racial Discrimination Reeducation-Through-Labor
Rights Defenders Rights Defense Rule Of Law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SCO) Special Topic State compensation
State Secrets State Security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Surveillance Technology Thoughts/Theories
Tiananmen Mothers Tibet Torture Typical cases United Nations US-China 
Uyghurs, Uighurs Vulnerable Groups Women Youth Youth Perspective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