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陈秉中:国际艾滋病日痛悼王淑平医生

December 6, 2019


1.王淑平医生

2019年9月21日,第一位揭露河南血祸的王淑平,在美国犹他州的家附近郊游时,不幸心脏病突发去世。王淑平的丈夫盖瑞·克里斯汀先生把她抱在怀中,握紧她的手,同行人士中有医生对其进行心肺复苏超过四十五分钟,但是最终无法见效。这位在河南艾滋血祸中试图挽救成千上万条性命的医学工作者王淑平,在美国犹他州盐湖城离世,享年五十九岁。她出生在中国,工作在河南,只因揭露河南血祸备受摧残,于是毅然选择自由和宽容的国度而逃亡美国,不幸死在异国他乡,消息冲击各界。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王淑平离世消息传出后,无数网友追思这位以一己之力抗争体制并挽救生命的勇者。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在本世纪初开始关注中国艾滋病问题。他表示,揭露真相的王淑平和高耀洁等良知人士受到打压被迫流亡。当局从未解决艾滋病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王淑平英年早逝是莫大遗憾。她又受到这么严重的打压,令人气愤,我对她深深悼念。

发生于1990年代初的河南血祸,由于三任党总书记百般阻挠,20年也未查处。尤其不能容忍的是,制造这一重大灾难的罪魁祸首不仅未受到惩处,反而官运亨通,而第一位举报者王淑平却屡受打压,遭遇灭顶之灾。只要回眸一下那场毁灭人类的前所未有的大灾难,至今仍令人不寒而栗而刻骨铭心。

其一、榨取农民生命精髓的“血浆经济”是河南艾滋病泛滥源头

以血致富的“血浆经济”,早在1980年代末就已在豫东南一带出现,后来有“艾滋厅长”之称的刘全喜1992年任卫生厅长后,将其作为卫生系统创收手段在全省大力推广。为此他要求河南省要大办血站,口号是:“要想奔小康,快去卖血浆”。特别是由于省委书记李长春严重渎职和怂恿的推波助澜,几年间成为一种产业得到大发展,各类名目的“合法”与非法血站遍地开花。在血站“人血和井水一样,不管你抽出多少,总是那样多”诱惑下,数百万农民蜂拥加入卖血大军。


2.原河南省卫生厅长刘全喜

成百上千血站为获取高额回报,采血前都不做艾滋病毒检测,又多人共用针头,特别是采血后除收购血浆外,其他血液成分多人混合后,又分别回输给卖血者,严重的交叉感染导致艾滋病泛滥成灾。

其二、灾难发生后不是先控制疫情而是首先打击举报人

早在1995年5月,卫生检验医生王淑平发现商水县西赵桥村许多卖血农民出现艾滋病样症状,经检测多例呈艾滋病毒阳性。为求准确检验结果,她将检测的62份血样送往中国病毒学研究所做权威鉴定,在仅做的15份血样中,13份确定为艾滋病毒阳性,2份为疑似。王淑平去北京做鉴定本无可厚非,但当局指责她泄露了本应于第一时间公布于众的艾滋病疫情是严重“泄密”被停职停薪。省卫生厅长刘全喜还召她来见,应召者刚一进门就当头一棒:别人不能发现,就你能发现,什么意思?你还有脸来,给我滚出去!因她“视患于微”在河南是犯罪。鉴于在河南已无立锥之地,在朋友帮助下无奈流亡美国。

第二位举报疫情的是原河南中医学院妇产科教授高耀洁。经她调查和诊断,被当局谎称为不明原因的“怪病”就是艾滋病。她的揭露被李长春政府给扣上“泄露国家机密”、“损害河南形象”和“为国外反华势力报务”三顶大帽子被软禁。高耀洁顶着压力救助河南血祸受害者被誉为“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虽获得国际10多个奖项,但不允许出国领奖。后在美国一位政要干预下才得以赴美,回来后又遭软禁。她也因“视患于微”,960万平方公里国土竟容不下讲真话的老人,无奈亦出走大洋彼岸。流亡期间她写出《血灾10000封信:揭开中国艾滋疫情真面目》等十多部专著,让世人知道是谁把百万计老实巴交农民推向坟墓。

其三、河南艾滋病泛滥是人类疾病史上未曾有过的瘟疫大洗劫

自1970年代末至90年代中期,我在卫生部工作近20年后再到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任职期间,就对河南省艾滋病大爆发困惑不解。为了摸清其泛滥成灾的来龙去脉,退休后自费深入到河南省30个艾滋病重灾市县上百个艾滋病村进行调查。在我调查的市县中,死亡100的艾滋病村比比皆是,死亡200的也屡见不鲜,还有死亡300、400的;而柘城县双庙村死亡多达500,其中30户夫妻双亡或全家死绝,另有30位感染者因病痛难忍自杀而惨绝人寰。河南推行“血浆经济”导致至少三五十万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致10万感染者死亡,哀鸿遍野,罄竹难书。

其四、不惜鱼死网破也要死保李长春和李克强

1992年担任十四大的党总书记江泽民,本应对因隐瞒疫情导致艾滋病疫情大面积蔓延的李长春问责,然而,不仅不追究,反而对其加官晋爵。一是当李长春因推行“血浆经济”把河南搞烂难以为继时,还以业绩可佳转任经济最发达的广东任省委书记;二是1997年的十五大,艾滋病疫情还在河南大面积蔓延中,李长春竟像凯旋而归的将军,在江总书记一手提携下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三是2007年十七大又当选为政治局常委坐进金鸾殿。

无独有偶的是,继江泽民之后担任十六和十七大总书记的胡锦涛,全盘继承前任衣钵,既没有清算李长春,也没有追究爱将李克强河南血祸的责任,而是仿照前任提携亲信的模式,如法炮制大力提携亲信李克强,2007年十七大被选上政治局委员,又于同一天与李长春一并当选为政治局常委双双进入中南海。到了十八大,一位前总书记本想推荐李克强出任十八大总书记,虽未如愿,但被两位总书记推荐当上了国务院总理成为政府首脑。而坠入万丈深渊的河南血祸受害者,只能在死亡线上挣扎。

如果李长春政府早期能接受王淑平和高耀洁两位学者的举报,就可以将处于萌芽状态的艾滋病疫情控制住。接任李长春任河南省委书记名不见经传的马忠臣,因李长春有后台江泽民保护,他不敢对其说三道四,只是维持现状。如果接替马忠臣留下李长春烂摊子的李克强能亡羊补牢,将是另一景色。一是如果他毫不留情地揭开被李长春隐瞒的疫情盖子,二是果断撤掉艾滋病厅长刘全喜,三是又能不失时机地对成千上万现患进行抗病毒治疗,四是保护举报疫情和上访受害者的权益,也可以将恶化的疫情控制住而化险为夷。但只因他忠实执行高度信任他的江总书记保护李长春安全转移高就广东省委书记后继续高就的委托,他应做的一件也没有做。他不仅没有批评过前任一句,还称赞其为河南做出了重大贡献,以至令可防可控的疫情衍生为一场全球前所未有的人道大灾难。当上国务院总理的李克强,对河南艾滋病继续泛滥与其他几位省委书记比较,他负有更大的不可推卸的责任,因而是李长春最大的帮凶。他当上总理后竟没有敢动有“艾滋厅长”之称的刘全喜一根毫毛,也佐证了这一点。

其五、我四次致信胡锦涛九次致信习近平停止对举报者打压

我10年前,就发出致信时任党总书记胡锦涛第一封举报信即《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因不被理睬,我又发出第二封致胡《彻底揭开河南污血案黑幕让“血浆经济”真相大白于天下》举报信,但依然如故。接着又发出第三封致胡《河南污血案“十宗罪”必须清算》举报信,石沉大海后,我又发出致胡《河南艾滋病大流行谁之过》第四封举报信。我在这四封举报信中写道:最初发现艾滋病疫情“报警”,并第一位给卫生部报告有关河南省农村卖血者感染艾滋病疫情的王淑平,是有功之臣,应予以保护,可是却是把第一位大胆站出来揭露黑幕的王淑平和高耀洁当成凶神恶煞进行残酷打压。这种助纣为虐,想方设法封住他们的嘴,其结果必然导致疫情失控而愈演愈烈。这是草菅人命,极大的犯罪,历史绝不会饶恕的。
我给胡的四封信虽如废纸,但由于妄想党中央有自省能力而心仍有所不甘。于是到了十八大,我又九封致信习总书,举报河南省当局死心塌地迫害举报者置王淑平和高耀洁死地而后快。我在《害苦卖血农民的李长春和最大包庇者李克强不认错反而还加官进爵》九致习总书记公开信中,继续要求党中央给予举报有功之臣王淑平和高耀洁平反昭雪,但同样是泥牛入海,有去无回。今天回想起来,我10多封信的举报,总觉得党中央会听取来自基层的谏言,对王淑平和高耀洁放其一马。结果竟是一败涂地,党龄比李克强年龄还长一岁也白搭,好天真好可笑呵!但我不会死心。只要坚持曝料革命,不信公平正义讨不回。

我在《艾滋病日死保负罪者打压举报者和受害者说明了什么》一文件中特别指出,在河南推行“血浆经济”导致艾滋病大流行期间,卫生部前部长张文康和高强,完全折服于先后在河南执政的李长春和李克强二位高官,一直帮助河南说假话,以求日后在两高官关照下闹个一官半职后继续高升。张文康和高强在河南艾滋病大流行问题上助纣为虐难辞其咎。2003年因SARS事件隐瞒疫情导致爆发流行遭到国际社会的严厉谴责;在河南艾滋病大流行问题上他们二位又重蹈隐瞒SARS疫情的覆辙。更为人们痛恨的毒疫苗泛滥,国家卫生主管部门又扮演了在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中可悲的一丘之貉角色,也绝非偶然。

其六、河南两位酷吏对上访者以判刑为杀手锏令人心惊胆颤

李克强任副总理后,河南省两位省委书记为对其恭维献媚,竟以牺牲血祸受害者的生命为代价,先是卢展工于2009年首开世界纪录给三位上访者判刑,继任他的郭庚茂在李克强当上总理后被判刑的则增至12名。因卢展工首开纪录,他连续两届当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


3.首开判刑的酷吏卢展工(右)和他继任者郭庚茂(左)

一位被判刑的是上蔡县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毒又母乳传播给孩子的李小贺。艾滋病儿奄奄一息5次下病危通知书,因拿不出医药费,求助村和乡能借给几个钱以解燃眉之急,竟以“敲诈勒索”罪被判刑二年。因狱中遭受摧残导致下肢瘫痪,出狱时只能坐轮椅回家。


4.陈秉中到河南看望瘫痪的李小贺

尤为恐怖的是,李小贺的丈夫王二轩为瘫痪妻子讨公道,今年4月又去北京上访,由于河南省把上访率与官员乌纱帽挂钩,恼怒的上蔡县委书记胡建辉一声令下,继给李小贺判刑后又将其夫抓进大牢判刑二年半缓刑三年,现正在服刑中。


5.陈秉中专程去河南看望正在服刑瘦骨嶙峋的王二轩

再一位是因喷洒农药中毒到新蔡县医院救治被输了从“血头”那里买来的四袋血感染艾滋病毒的26岁农妇杨春芳。10多年间多次上访屡遭摧残,再加上“只有不三不四的女人才得艾滋病”猛于虎的社会歧视,为表明洁白无瑕,趁家人熟睡,在猪圈佝偻着身子上吊自杀。


6.杨春芳悬颈上吊的猪圈

因夫妻间传播丈夫也被染艾滋病毒,爱妻走后7个月也撒手人寰。


7.杨春芳夫妇病亡后房倒屋塌鸡犬不存仅剩下破败门庭

又一位被判刑的是汝州市20岁刚出头的年轻农妇马霞,因做人流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只因上访被判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警察逮捕她时给戴黑头套还背铐受尽凌辱,狱中两次绝食以死抗争。


8.陈秉中到汝州市看望马霞和她女儿(右为被反铐图片)

还有一位是卖血感染艾滋病毒32岁美艳如花的陈金凤,令她最难忍受的是浑身剧痛,医院本可以给镇痛药却拒绝,去北京上访被关进“黑监狱”久敬庄,曾几次想服农药,也想上吊,还要求丈夫用手巾捂死,因得不到救治痛苦中告别难舍难分亲人而去了西天。


9.被死神强行夺走的俏丽可人的陈金凤

其七、210名产妇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河南省宁陵县

在李克强任职河南正值艾滋病高发期,宁陵县210名产妇因分娩被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其中150例发生在县妇幼保健院。住院分娩除非大出血,一般不需要输血,但为了创收都给输了由“血头”提供的污血,其感染人数之多全球独一无二。

仅据我对50名产妇的追踪调查,她们感染艾滋病毒因为不知情,25名产妇传染给了丈夫,夫妻间传播率达到50%;30名经母乳传播给孩子,传播率达60%。


10.来北京上访讨说法的产妇

由于被当感冒发烧治疗越治越重,50名产妇已病故12人,死亡率24%;被感染的25位丈夫已病故10人,死亡率40%;被感染的30个孩子病亡8人,死亡率为27%。

分娩入住县妇幼保健院的赵凤霞,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后同样在不知情情况下传染给孩子和丈夫,丈夫不治病亡后,赵凤霞因屡屡上访被抓入狱。更恶毒的是,因病历被妇幼保健院藏匿起来不予提供,法院则以无病历为由说她是对县妇幼保健院敲诈勒索将其判刑二年缓刑三年。保外又上访,被重新收监“二进宫”。


11.赵凤霞(右)同与她同罪的产妇曹兰英在狱中


12.宋占英分娩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又传染给孩子和丈夫上访被关拘留所

其八、河南著名社会学家刘倩因揭河南血祸黑幕遭封杀

自2004至2010年背着锅碗瓢盆深入艾滋病最严重的艾滋病村田野调查六年的刘倩,只因2016年世界艾滋病日发表《河南艾滋病事件真相必须大白》一文,本与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无关,但因该文涉及到提拔她的顶头上司李克强,竟联手河南省省长陈润儿对其追杀。刘倩调查所见,河南到处都开办血站,尤为瘆人的“胡采不验”,在洗澡堂子、私家院落、猪圈旁、庄稼地都采血,省卫生厅一位处长看了也不无感慨:这简直就是屠宰场!副总理吴仪来河南很生气地说:血头血霸不杀几个不足以平民愤!然而,河南当局对调查的刘倩竟挥舞由时任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主管的中宣部下达的对河南艾滋病“不准宣传、不准报道、不准调查、不准研究”的“四不准”大棒令其闭嘴;当局还向她传达“你不能站在艾滋病人一边,对艾滋病人的打击要比平常人力度大”的指令。这岂不是当年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的翻版!更恐怖的是,刘倩调查的艾滋病村家家户户都躺着要死的病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跟着乡亲埋了多少死人。河南当局对血祸受害者的暴虐比法西斯还法西斯!


13.走在最前面为死者送最后一程的刘倩

刘倩继续揭露道,为了掩饰河南艾滋病灾难严重性,李克强任职河南省期间,政府舍得大量投入资金进行治理已经完成了“华丽转身”,精心策划并实施了令人目眩的在自认为艾滋病最严重的38个重点村实施美其名的“六个一工程”。据有“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之称的高耀洁教授调查,河南最严重的艾滋病村并非38个,而是比380个还多。“六个一工程”的口号是:“实施民心工程,打造窗口形象”,即修一条柏油路、打一眼深水井、建一所学校、建一所标准化卫生室、建一所孤儿孤老养育院、建一个党员活动室,要求一个月完成,并组织外宾参观。然而,真实情况却令人大跌眼镜。刘倩2004年跟随省课题组参观上蔡县芦岗乡花了400多万元建起的规格最高的为收留艾滋孤儿的阳光家园,当时共收住24个孩子。事后才知道,那些孩子全都是临时“借”来的。“六个一工程”,成了包庇河南血祸罪魁祸首做给联合国看的“面子工程”、“牌坊工程”。刘倩感叹,这是只有官方才有能力完成的造假。

其九、胆大包天竟敢为河南血祸翻案的王岐山

2014年3月,由十八大中纪委派驻河南省的第八巡视组,本应将发生于90年代的河南血祸作为此次巡视一大焦点,然而两个月的巡视竟没有发现河南发生过艾滋病,客观存在20年的河南血祸历史,就这样被中央巡视组篡改大翻盘被蒸发了,河南血祸两位责任人则成了漏网之鱼。

这种以中央巡视为名行为河南血祸翻案之实的巡视,要保护的绝非前总书记江泽民铁杆李长春,而是前总书记胡锦涛最得意弟子以及十八、十九大最高领导人最可信赖的搭档李克强。为此竟效仿历代统治者惯用的篡改历史手法,以弄虚作假的中央巡视将其漂白而“咸鱼翻身”。史学家说“只有昏君赵构身边才有秦桧”,而当今则出了个比秦桧还秦桧的王岐山。简直非你所想,历史就这样重演。

其十、我因揭露河南血祸黑幕一直遭到原卫生部和后来的国家卫计委的追杀

河南爆发艾滋病后,卫生主管部门本应争分夺秒进行危机干预,然而他们不这样做,却对我从事健康研究和致病高危因素干预的一员横加阻挠。以其昏昏,怎能令人昭昭。

一是2012年本应主导危机干预的卫生部,却指控我发表揭露河南血祸黑幕公开信,“仅凭一人之见”就举报,严重损害了广获国人称赞的李长春和李克强良好形象,为部党组所不容。

二是后来由卫生部改称为国家卫计委的主任李斌,对我前去河南更是大动肝火。她指派的官员声色俱厉:一趟一趟去河南调查,你疯了;几经劝阻又一趟一趟去河南,你活腻了;知道吗,中央正对你调查呢,不回头死路一条。她因打压举报者有功,也当选为本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三是原卫生部主管艾滋病防治的副部长更是放肆,因他是原河南省卫生厅厅长刘全喜老乡,多年前就亮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无过错”论,妄图让应被追究刑责的河南血祸责任人“金蝉脱壳”,也为他包庇刘全喜洗清身。

四是我去河南省为了揭开柘城县双庙村死亡500艾滋病患者和30位感染者自杀又30户死绝之谜,三次去那里都因警察在村口堵截不能进村。县国保大队长还口出狂言:“你这个XX糟老头子要是今晚不离开河南,我就弄死你”,更有甚者:“你再来河南调查艾滋病就让你得艾滋病”。


14.陈秉中在志愿者朱龙伟夫妇陪同下被堵截在双庙村村边

为防止不测被“弄死”,已经晚十点多了,在夜幕掩护下生死大逃离,500名艾滋病患者死亡之谜至今未能揭开。

我虽已87岁,但为了彻底揭开河南血祸真相,我还要第四次去被河南省“重兵把守”无人能进入的当今世界死亡人数最多的双庙村,彻底揭开在三位总书记保护伞下那个死亡500名艾滋病人的谜团大白于天下,将制造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的罪魁祸首推上审判台,并追究包庇者的责任,让忍辱负重20年河南血祸受害者获得公平正义和国家赔偿。

本次举报同以往就河南血祸事发出的40多封举报信一样,文责自负,承担法律责任。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
2019年11月30日
电子邮箱:chbzh2014@126.com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6期,2019年12月6日—2019年1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