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林忌:香港2020年政局的展望

January 9, 2020


香港反送中抗争运动的口号: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

经过半年的反送中运动,美国通过《香港人权及民主政策法》,港共政权在区议会前所未有的大败,中共企图透过强硬打压香港,镇压香港的反送中以及民主运动的企图落空,但同时由于香港受中共的全面控制,因此无论是运动,或者革命,单在香港也不可能成功,于是出现了双方僵持不下的局面。

这六个月以来,民主阵营的最大成就,不是在区议会成功争夺了389个议席,而是重新建立了统一的抗共阵线,团结“和理非”或“勇武”的“不割席”,以至之后进化而成的“不分和勇”;同时亦在年长一代的半推半就下,终于全面拥抱本土路线,承认如梁天琦“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从港大民调变为今日的香港民研,就港人身份认同的研究显示,30岁以上的“中国人认同”下跌了11.8%,即单计算30岁以上者,也只有24.6%的香港人,会自认为“中国人”或“广义的中国人”,而30岁以下,则更跌至只有4.7%。

这种变化,正是港共显示其“殖民政权”的本质,不断透过暴警镇压香港人,历时半年慢慢完成的。尤记得如在8月时,不少较年长的意见领袖,仍在质疑“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时,民意却压倒性地倒向这一面,即显示中共在香港已经威信与认受性尽失;如今港共政府虽然可以勉强维持,但其政权合法性,以至港人的认受性,已经下跌至新低,即除了那些明显亲中共,接受其独裁统治的一群之外,原本中间选民或者亲商界的,都已经全面质疑港共政权的统治,这亦揭露了中共在香港的根本问题——只能间接透过港警镇压,而且不断接受西方民主国家的“观察”甚至“监察”,而不敢冒毁灭自己金融中心的风险。

中共当然想“分散风险”,例如最近说要把澳门“建设”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就是“长官意志压倒一切”的例子,而当然更因为在这单新闻前几日,才拒绝驻港美国商会主席到访澳门,更因而成为笑话中的笑话。一直以来中共把香港说成依据中国大陆,然而真相是中共更依赖香港的存在,才能“走出去”,在人民币不能自由流通的情况下,与国际大量交易。一旦港共被美国制裁,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告吹,中国公司要集资,要走出国际交易,都会面对前所未有的困难,以至更多涉及国际对中共资金以至“洗钱”的监察,这半年香港的反抗运动,中共只能停留在打口水战,至多是派人间接,或乔装港警港官去干预,而不敢全面屠城,正说明这个以往不愿承认的真相。亦因此,目前香港反抗运动的策略,只能维持目前的长期抗争路线,由不断的不合作运动、示威游行,以至和勇不分的抗争手法,不要幻想“升级”就可以推倒中共,或令中共害怕;但同时只有不断把抗争长期化,令追求民主与香港人自主的路线继续深耕细作下去,以拖待变,静待中共内部的问题,以至国际方面进一步的支持,香港的反抗运动,才能够有进一步达成目标的可能;有如捷克前总统,团结工会领袖华里沙所说:『在还没有做好十足准备前,切勿作最后对决(final confrontation),这就像拳击,你当然可以出拳,但之后你要知道如何避开对手的反击。』

挑战哥利亚般的巨人,抗战不是简单升级就可以胜利的。

 

——转自《光》传媒(2020-01-09)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8期,2020年1月3日—2020年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