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怡:把路讓出來吧

May 12, 2020

香港人面對更兇險的形勢,更兇惡的強權。但好消息是,香港人已經沒有回頭路了,只能一往無前爭取自主。如果民主派拋棄過時的老招式,把路讓出來,任年輕人去揮灑。承接無大台、無組織、不割席的精神,延續反送中以來包括人鏈、區選的戰績,以香港的民意趨向,35+就並非難事。


去年反送中走到11月,中港共愚蠢誤判形勢,導致區選大敗,敗後中共在政策和人事上作大調整,人事上撤換了港澳辦和中聯辦頭頭,繼續用林鄭去貫徹苛政;新苛政更左更強硬,將統戰範圍收窄,只信任一些支持中央「全面管治權」的人,哪怕是虛情假意;放棄一些守住一國兩制分際的社會各界人士。從「再出發聯盟」組成和林鄭班子的調整可以看到。這一切,包括派錢、派口罩的收集個人資料在內,都是為了應付9月的立法會選舉。

香港人面對更兇險的形勢,更兇惡的強權。但好消息是,香港人已經沒有回頭路了,只能一往無前爭取自主。連最支持大中華的人士都被中共指為「港獨頭子」,就說明香港人即使向強權獻身,講到自己多麼愛國,多麼反對港獨,中共都不會相信了。不是不相信愛國民主派,而是經反送中後,不再相信香港人,只要是香港人就被中國人標籤為「獨」,至少大多數中國盲眾包括中國留學生是這麼看的。

9月立法會選舉,民主派能否延續區選的勝仗,要看能否延續區選的經驗。區選中民主派大獲全勝是反送中的成果。因此,區選的經驗就是反送中的經驗。

反送中的最大特點和成果,就是贏得最廣泛的香港人身份的認同,並在這基礎上以港人「自主」作為團結所有市民的最大公約數:在現階段它以回歸《中英聯合聲明》所確定的一國兩制下的港人治港為主要訴求,但不排除其他的「自主」訴求,而其他的自主訴求也不排除一國兩制下的自主訴求。不割席的主要表現就是不互相指摘,特別是毫無根據的說不同意見者是「鬼」、是「共產黨卧底」等等。

反送中是一場青年運動,這是另一特點。所有的成果,包括廣設街站動員市民參與6.9和6.16兩次大遊行;6.12及其後持續抗爭迫使修例擱置以至撤回;在國際報章刊廣告,推動美國國會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組織全港人鏈風景線;以至區選所作的動員。年輕人付出巨大的犧牲,他們表現出來的正義感、勇氣和智慧,感動了絕大多數香港市民。

所有成果都不是有組織的政黨帶來的。反送中是一場無大台、無領袖、以新世代的方式去組織和動員全港市民的運動。運動有力證明,年輕人不僅是香港的明天,而且就是香港的今天。

反送中運動的本質就是香港人身份的自主運動,青年運動,無大台運動。青年自主意識是主流意識,是推動社會進步的潮流。區選中許多年輕素人都能打敗建制派的老手,民主派唯一輸給建制的是一個民主老人。

面對港共政權無止境的邪惡,年輕人對體制內的抗爭並不寄望,區選的動員是為了以公投形式向惡政說不。立法會選舉較少這方面的意義。因此,如果仍然以協調、雷動、要年輕從政者讓路給一些老面孔,仍以要市民含淚踢走建制的方式去動員,年輕人會覺得自主意識被侵害而可能放棄投票,至少不會積極參與動員。在沒有年輕人參與的選戰中,民主派獲35+的機會不大。選後極可能一切都回到反送中運動前的局面。

前年逝世的日本老演員樹木希林在老齡時被問到對年輕人的看法,她說:「傷害這世界的是老人的任性跋扈。時候到了,就收拾好自尊站到旁邊,把路讓出來吧。」我認同這說法,儘管我很老了。

如果民主派拋棄過時的老招式,把路讓出來,任年輕人去揮灑。承接無大台、無組織、不割席的精神,延續反送中以來包括人鏈、區選的戰績,以香港的民意趨向,35+就並非難事。

——轉自李怡面書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