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德邦:八九守靈人——「六四屠殺」31周年雜感

June 4, 2020

——有一批人始終懷揣八九信念,31年來癡癡以求,竟致大部分時間陷身牢獄。這批人是八九精神的守望者,是八九民主運動傳承在這片土地的靈魂,也是六四英烈忠實的守墓人,他們是當之無愧的八九守靈人。謹向陳西、劉賢斌等八九守靈人致以崇高敬禮!​​


鎮壓八九愛國民主運動的「六四屠殺」至今已31周年。31年對個體人生可謂漫長,而對八九一代更是煎熬,以致有許多人在此期間已經倒下——結束了自然生命,即肉體死亡;或結束了精神生命,即完全放棄了當年理想。然而,有一批人卻始終懷揣八九信念,31年來癡癡以求,竟致大部分時間陷身牢獄。這批人是八九精神的守望者,是八九民主運動傳承在這片土地的靈魂,也是六四英烈忠實的守墓人,他們是當之無愧的八九守靈人。

當此「六四屠殺」31周年之際,我不禁想起仍在監獄受難的兩位八九守靈人——四川的劉賢斌與貴州的陳西。

我與陳西先生初識于2007年11月3日北京東郊殯儀館舉行的包遵信老追悼會上。當時會場人多,陳西忙碌的身影使我誤認他是包老的什麼親人,直到中午同桌吃飯,他自我介紹是貴州專程前往北京送別包老的陳西。

知道陳西之名是1993年我流亡海南結識幾位八九同道之時,他們在盤點中國民主志士中多次談及貴州陳西,因參與八九民主運動被判刑3年,出來後又努力推動中國民主進步。1995年陳西因推進民主人權而再被重判10年,更引起世界廣泛關注,國內同道也紛紛發聲對當局表示抗議,還有朋友聯繫我簽名聲援陳西。而這次到京送別包老,就是陳西出獄後尚在剝權期內的冒險之行。

再一次見到陳西是兩年後的2009年8月,我因前往四川訪友,他專程從貴陽入川與我一聚。記得當晚我們在一家較簡易的旅館中住宿,大家坐在床頭暢談到淩晨,較充分地交流了對中國社會的一些看法。我從與他這次深談中看到:其一、陳西先生是一個忠實追求成為現代公民的人,他深切理解作為現代公民的權利、尊嚴與責任,並立志為普及現代公民常識而奮鬥。他的行止都是以一個現代公民的標準來衡量,立足行出一個現代公民踐行權利與擔當義務的風範;其二、陳西嚴格遵守國家法制,力主在和平、理性、合法的途徑上推進中國人權與民主改善。他說自己的一切行動都是符合現行法制的,「雖然統治者對自己制定的法制不當真,但我是當真的。我認為一個國家既然制定了法制就該遵守,由法制賦予公民的權利就該兌現。當然公民需要承擔的義務也不能含糊」;其三、陳西雖然自稱自己是民主黨人,但那絕不是奔著權力而去,即沒有現實權力訴求,只有作為公民的權利訴求,也就是說,他加入民主黨是為了表達一個公民對憲法賦予的結社自由權的珍惜與踐行,表明公民可以加入共產黨也同樣可以加入民主黨的平等自願權利而已。所以,陳西加入民主黨是不涉及任何所謂顛覆國家政權的主觀意願與客觀行動的,是完全在公民權利履行層面的一種選擇;其四、對於當局任何改善社會的努力他都由衷歡迎,他積極主動地參與配合當局意在促進民主的嘗試。因此,他積極投入當地人大代表的換屆選舉,雖然他知道那只是個花瓶,但他仍然真誠地相信這種花瓶只要經過精心護理是可以開出真花的。所以,他積極主動幫助宣傳選舉法,幫助推動地方人大代表換屆選舉工作。同時,陳西先生對所有有助於促進人權保障、推進國家法治的活動,都積極熱情地義務投入,如每年法制宣傳日,他義務上街普法;每年的人權日,他義務上街普及人權知識,散發《世界人權宣言》及《國家人權行動計畫》,彌補著國家公職人員拿著納稅人的錢卻在普及人權知識上職責的缺席;其五、陳西關注弱勢群體,積極義務為那些權利受到侵害者提供法律諮詢,指導他們通過法制途徑來爭取討還權利,為社會排解疏導各種矛盾紛爭,從民間為社會化解動盪與衝突。

陳西先生致力推進中國向現代普世文明轉型的努力,顯然被當局所敵視,進而在持續監控、軟禁、傳喚、拘押後,於 2011年11月29日再次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抓捕,12月26日被貴陽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0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陳西先生自1989年至今31年中,已經坐牢22年,被剝權5年,並且還有一年半的刑期與3年剝權期需去承受。

我與劉賢斌先生僅見過兩面,相互交往的時間不足兩年,但他堅定的信念與仁厚的為人給我留下極深印象。

2008年11月中旬,也就是劉賢斌第二次坐牢出獄後的幾天(劉賢斌第二次坐牢出獄時間是2008年11月6日),我通過電話聯繫上他,在簡單問候後,我們聊起了當時正在朋友中傳閱的《零八憲章》,他坦承自己的觀點,並表示願意參與連署。記得有師友考慮他剛剛出獄,處在剝權期,建議他不要簽名,但他態度堅決,且面對遂寧警方持續傳喚威脅與隨時可能抓捕,也絕不退卻。

2009年8月,我與友人前往遂甯會見了劉賢斌。當晚大家進行了推心置腹的交流。記得飯後我們沿著涪江散步聊天時,聽賢斌談了自己對中國風起雲湧的維權運動的一些看法,瞭解到他是個堅定的人權捍衛者,力主通過爭取公民權利的途徑來推進中國社會人權與法治的進步,對中國進步的努力堅守于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劉賢斌先生言談中那種從容、沉靜、娓娓道來的情態,透射著一種難能可貴的儒雅。

第二次見到劉賢斌是2010年5月8日在北京西直門附近參加「4•16福建馬尾三線民『被誣陷案』現場錄影播放會暨說明會」。記得當天我剛到樓上,在門口碰到劉賢斌時,大大地吃了一驚,因為我知道劉賢斌仍處於剝權期,遂寧警方千方百計要阻止他外出,並設法要再次將他投入監獄。就在幾天前劉賢斌還被警方傳喚警告,也因此我在與賢斌交流時反復提醒他最好不離開遂寧,但沒想到居然在北京這種場合見到他。

記得當日的會議中,劉賢斌現場表達了對「三線民案」的關注支持及對公民維權的見解:「福州馬尾這個事件,我當時沒有去,但是,心裡面一直惦記這個事。開庭那天,放下其它一切一直在關心這個事情,尤其是我把twitter上很多朋友的消息,及時地轉發出去。剛才看了現場的錄影感覺就像自己親歷現場一樣,很激動,跟我們21年前有一些類似,讓我們想起了那些事情。福州馬尾事件最重要的意義有兩點,第一、捍衛了公民的言論自由,這是我們公民最後的底線,所以我們要誓死捍衛!第二、福州馬尾事件這個模式,值得推廣。作為公民,我們要想實現自己的權利,實現自由和民主,當局不可能賜予給你的,必須靠公民自己去爭取。馬尾事件就是一個很好的實踐,我認為全國各個地方都可以推廣這個模式,在與馬尾事件幾乎同時的四川『鏈子門』事件開庭,當地的民間人士也給予了強有力的關注,當時法庭外面也去了幾百人,也做得很好。就是通過這種關注,首先就是讓我們涉案的朋友,在裡面受到了鼓舞,也讓他們的家屬感受到了溫暖。實際上我們在關注他們也是在維護我們自己,某一天我們可能會面臨類似的遭遇。福州馬尾事件做的一些嘗試,大家應該好好總結,特別是你們這些親自到現場去的朋友,應該在全國各地的朋友當中交流推廣一下。不僅僅是這樣的事,現在的中國最緊迫最激烈的一個暴力拆遷的事情,這是當前中國非常激烈非常白熱化的一個矛盾。當局完全是不擇手段,非常殘暴,非常暴力。所以我們對這些也可以進行一些關注,譬如在強制拆遷的現場,要制止他們暴行的繼續。」

會後我單獨與賢斌進行了交談,並對他面臨的危險再次表示憂慮,且再三囑他要注意安全,爭取不要第三次入獄。賢斌對於身處的危險是有清醒認識的,他只是半開玩笑地說,自己是可以等待的,但中國的人權、民主、法治進步卻等不起啊!從話語中,我能感受到賢斌為這個民族的文明進步所懷抱的深切憂思。

由於賢斌在推進中國人權、民主、法治進步上不懈的努力與永不停歇的腳步,終於2010年6月28日,再次被遂甯國保員警帶走傳喚,並於當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2011年3月25日被遂寧市中級法院判處10年有期徒刑,並處剝奪政治權利2年零4個月。

劉賢斌在過往31年中,被判刑三次,刑期達25年零6個月,剝權8年多,一般的拘留、軟禁、關押不計其數。

1991年4月15日在中國人民大學讀書的劉賢斌因持續宣傳八九民主訴求而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關押在秦城監獄,後於1992年12月28日被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刑2年6個月,剝奪政治權利1年。1993年10月出獄,被送回遂寧看管。

1994年「六四」前夕,劉賢斌到北京找到王丹,開始參與北京的一些民運活動,同年底寫有《中國農村社會的困境與出路——川中地區農村社會調查報告》、《現代民主運動的一般經驗》和《後鄧時期與鄧後時期的中國政局》等文章,完成了自己向「公開、理性、非暴力」思想的轉變。1995年5月,參與劉曉波、王丹組織的《吸取血的教訓,推動民主與法治進程》呼籲書簽名,後來因此而受到當局的追捕,於7月初受到抄家和關押。此後幾年一直在西南地區致力於尋找和聯繫民運朋友的工作,其間多次組織和參與西南地區和全國的政治簽名活動。1996年,在劉曉波被勞教後,協助王明發表《公民言論自由宣言》。由於長期奔波勞累,1997年劉賢斌患了肺結核,只好在家休息。 1998年3月他發表了《致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公開信》,要求中國政府改善人權狀況和簽署人權公約。浙江組党後,劉賢斌來到成都,一方面組織「文化沙龍」,一方面籌備四川的組黨活動。1998年10月15日,與佘萬寶、黃曉敏一起到四川省民政廳以「中國民主黨四川省籌委會」的名義公開申請註冊。之後又與佘萬寶、胡明軍一起建立了「中國人權觀察四川分部」。在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被捕後,劉賢斌與佘萬寶、歐陽懿一起成立了「中國人權觀察臨時總部」,自任臨時主辦人,並組織和參與了對徐秦王三人的全國救援行動。1999年1月,劉賢斌先後到湖北、湖南、浙江、山東和北京,與各地民主黨人商討組黨運動的繼續發展,後在北京被捕,在北京市收容所被關押了一個月。押回遂寧後就被監視居住,直至同年7月7日被遂寧市公安局刑事拘留,被關押在遂寧市靈泉寺看守所。同年8月6日被遂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3年,同年9月3日被押送到川東監獄服刑,直到2008年11月6日出獄。 出獄後不久就與陳衛、鄧永亮一起發表《就鄧永固事件致遂寧市委、市政府公開信》,對遂甯維權人士鄧永固進行聲援。同年12月初,參與《零八憲章》首批簽名。2009年發表《出獄一百天》、《血與火的洗禮——我在一九八九年》以及《民主黨人印象》系列文章,並關注支援全國各地的維權運動。劉賢斌傾力推進中國人權民主的行動,招致了中共當局的忌恨。在他僅僅出獄才一年半時,又再度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押,並被判處10年重刑。 

陳西與劉賢斌從1989民主運動至今31年中,二十多年在監獄中度過,由此可見他們為推進中國民主進步而保持的堅定信念,付出的艱辛努力,作出的卓越貢獻,獻出的巨大犧牲。

他們選擇了如此苦難的人生之路,皆因他們懷抱著八九當年的理想,堅守著八九民主運動的精神,並決志終其一生要將其實現。

八九的理想與精神,就是愛與責任,就是通過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途徑,落實「反腐敗、爭民主、要人權」的現代公民精神,也就是脫離奴民、順民、臣民而作一個享有權利與承擔義務的現代文明意義上的公民。

八九民主運動的訴求是中華民族向現代普世文明轉型的標的,是必將步入的人間正道,是無可繞越與逃避的。六四屠殺中斷了中國向現代文明探索邁進的腳步,而使中國步入權貴資本主義深淵,致使道德淪喪、法制不彰、是非顛倒、善惡錯置、官僚腐化、貧富兩極、環境毀棄、偽劣氾濫、災難頻仍,以致每年數千萬的上訪民眾沉冤難伸。造成如此慘況,根本原因是背棄人類普世文明而深陷於極權主義泥坑。至此,中國社會的根本問題是認同八九民主訴求而開啟現代民主憲政之路,還是背棄八九民主訴求而堅持極權主義不動搖。

陳西、劉賢斌等等八九守靈人正是看到了中國社會的癥結,深刻感知到人民的苦難與國家的危機,從而堅信八九訴求的正義與正道,進而捨生取義,誓償理想,以致幾度入禁,牢獄為家。他們用自己的行動踐行了八九精神,捍衛了八九理想。他們是八九一代的榮光!

當此,八九運動31周年之際,我謹向陳西、劉賢斌等等八九守靈人致以崇高敬禮!

2020年6月1日

 

——轉自光傳媒新聞網(2020-06-01)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