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央党校教授蔡霞点评时局:当务之急是换人!

June 5, 2020

——从修宪开始,这个党事实上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了。一个人、一个主要领导可以凭着他掌握了刀把子,枪杆子,然后又捏住了体制本身所造成的官员贪腐。党内已经没有任何人权和法治保障党员干部的权利。当务之急,换人这是第一条。


我们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么一个地步,可以讲两个大的问题上,从根上要抛弃,一个就是我们体制,一个就是我们这个理论。而从体制这个角度讲,朱学勤老师早就说过一句话,毛泽东用来搞文革的体制,邓小平拿来搞改革。改革开放以后,市场经济作为一种技术性的操作手段,我们拿过来用了,很快就把经济搞上去了。

我们讲市场经济是两层意思,一层是要素市场,一层是商品市场。涉及到要素市场的这些改革,至今没有真正的往前推进。所以商品市场就不可能是一个真正的商品市场。市场总是被别人操控,价格总是被别人垄断资源。

因为你的要素市场不改革,这还是跟权力有关系,所以我们这个体制问题没有解决。这也就是为什么体制走到今天这一步会选上这么个人(习近平),或者说高层捏把出这么个东西来,坐到大位上去。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我们这个体制本身已经是没有出路了。改是没有用了。这个体制从根本上讲就必须要抛弃掉它。我们讲改革就不再是说,这个框架体制我们还要继续维持。有人会认为,我这么一说是不是这个体制抛弃掉,然后我们就要闹暴力革命去,不是那么回事,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我们这个理论从根本上是出了问题的,且不说当初中国共产党接受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话先不说,实际理论上的很多东西是要刨根的。我们4000人大会的时候,如果那个时候邓小平不阻挡党内来反思文革,不仅从政治上否定,而且从理论上根本抛弃,也不至于到现在还在为文革翻案。因为政治这个东西即使时过境迁,它还是可以翻过来倒过去的。但如果你在理论上把它的根刨掉,他的思想基础就彻底地摧垮了,那么,他要想来翻回文革的东西,就非常难。因此,我觉得我们在改革开放以后,这两个最根本的问题没解决,一个就是体制,一个就是理论。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我个人的看法怎么说?如果要讲情况的话,从修宪开始,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个党事实上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了。我说的是尸体的尸。明摆着修宪从党内程序上它就是不合法的,他绑架了十九届二中全会。他在二中全会前的两天抢着抛出“取消任期制”的这么一个说法,迫使二中全会跟吃狗屎一样地咽下去。二中全会那么多中央委员,居然没有一个人敢在二中全会上把这个问题提出来,所以这个党本身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一个人、一个主要领导可以凭着他掌握了刀把子,枪杆子,然后又捏住了体制本身所造成的官员贪腐。党内已经没有任何人权和法治保障党员干部的权利。

这两条被捏在手里边,所以9000万党员成了他的奴隶和个人使用的工具。他需要的时候说党怎么着,不需要的时候,党员干部就不是党员干部了,他们就成了贪腐分子。你看看我们现在成了什么状况。

被国家监察委员会最近处理的人,我不说这些处理的人本身有没有问题,我觉得没有问题也会弄出点问题来,更何况这个体制本身已经使得很多人不干净了。但问题是你定的那些个罪名也得到国家法律上查查,也得到党纪上去看看,哪些属于违纪,你只能用违纪去处置,哪些属于国家法律定了的,在刑法上有这个罪名的。现在什么不支持实体经济,竟成了罪名,然后妄议中央,也成了个罪名,对党不老实,这也叫罪名。哪里还有一点法治的味道,哪里还有一点政党的感觉,完全成了一个黑帮。老大想怎么处置手底下的奴才,他就怎么处置。所以我说党已经是个政治僵尸了,目前这个状况谁想出来挽救危局都不可能,何况他还一条道要走到黑,谁说话都不行。

其实,我想过这个问题。最开始他上来的时候,明里暗里的想弄点个人崇拜,提高自己的威信,但提不上来。你可能还记得吧?2016年的5月份人大会堂的演出,你带头去抵制了,结果那个事情闹得很大,那场演出就此就罢休了。

接着你看,2016年的11月份出了个什么呢?把妄议中央放进了十八届六中全会的党纪里边,然后四个意识。什么“看齐意识”之类的东西,放到了政治正确必须要说的官话里面,就是现在的标配,我们叫标准配置。什么四个自信,四个意识,两个维护,尤其是两个维护,全党围着一个人转,这还叫政党吗?早就不是政党了。他就是一个黑帮老大,政党是他手里捏着的一个工具而已,所以,这个党成了政治僵尸。你现在谁能出来,谁能改变他都不可能。

如果说有可能换人,这是第一步。我觉得当然最好的是换人,就当务之急,我觉得换人这是第一条。但是你可以看到他现在在干什么,他现在手里捏着刀把子,他把军队全捏在手里,他把政法委警察全捏在手里,他把所有人用高科技去监视,谁能够来出来说我们来解决问题,不可能。现在就开个中央常委会、政治局常委会,我们讲少数服从多数,有吗?所以,我觉得现在换人当然好。如果常委会最后来一个集体决议,少数服从多数,你(习近平)干得不行,不能把一个国家、一个党,因为个人这么大的问题,而拖到死胡同里边去,让9000万党员和14亿人民给你陪葬,这是不可以的。

那么,如果说我们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这些人对党但凡还有点责任心,对这个国家,对民族还有点责任心,我觉得7个常委应该开会做决议,换人。其实,只要换了人,外部的环境就开始宽松了。因为这就是个标志,告诉外面我们要转向了。只要这个人在台上,外部的环境只有越来越紧张,是不可能改变的,不可能缓和的,而你换了人,外部环境就可以缓和。因为你即使不说话,别人都知道你可能转向。我觉得最好是这些在位的,对党对人民有责任心的做这个事。但现在这帮人连政客都算不上,我觉得他们完全是(习近平)一个人手下的奴才。

当然,我这么一说,可能会把什么汪洋之类人都打到里边,包括李克强。其实他们也很不容易,在各自的位置上很努力地在减少损失,努力在做一些工作,缓和危局。我们其实都看到了。我觉得过去的老人也好,现在的老人也好,现在党的常委也好,能不能再一次为了这个国家,为了人民,奋起做一个少数服从多数的决议,请这个人(习近平)下去,体面地退居二线去养老,不要再干预,我们党才有可能调头。如果说这个人不下去,我们党没有机会,这是我想说的一点,就是说换人,外部环境就能宽松。

第二,如果说有可能换人,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我们怎么往前做,而是我们先停止什么,哪些东西不要继续。不是说我们现在实行什么新政策,就是你停止就行了,比方说动不动的删微信,以言治罪,这些东西可以停止吧。我觉得这样,比方说你对民营企业家动不动找个罪名,就把民营企业家抓进去,抓任志强不说,还把阿拉善的两个主要领导人也抓进去了,董国强消失那么多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前两天钱小华又被他们弄进去了,凭什么他这么做?你抓一个人容易,但是你吓跑了一大批的企业家。

所以,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中国的民企很少有人说在这里还能赚钱了,大家想到的就是安全第一,身家性命要保住。能跑的全跑了,资金能走的全走了,所以我们讲有钱的走了,有本事的走了,一大摊子扔下来了,扔下来的是什么?还能剥夺老百姓利益的高层权贵留在这里,和明知道还有永远也走不出去的,相当一大批的贫困人群。所以,我觉得就这两群人是现在还在这儿,能走的全跑了。

那么,这个国家还有希望吗?没有期望。所以说换了人以后,你接下来就是停止,不再做什么,而不是我们继续要往前再做什么。不是清理,是拨乱反正,就像当初文革结束以后,拨乱反正,重新来整理。而且,这一次的清理必须是根上、理论上剖清什么新时代、什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那都叫胡扯。这些逻辑混乱,语言的不通的东西居然当成宗教一样,让全党去学习。我这说的是很不屑,但是我们不能不看到一个政党,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大一个政党,拿这么个东西去欺骗蒙骗9000万人,还要绑架14亿人,让全世界70多亿人笑话中国人,笑话我们这些个所谓的中国共产党人。我觉得这是一个政党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的样子。所以,我觉得像这些东西都必须要拨乱反正。如果说能做到,其实下来的事情是好办的。因为我们相信体制里面绝大多数党员干部心里是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不对的。而现在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都被裹挟着往前走,被他裹挟着,你不能不这么干,对不对?

我现在老在想,党的政治僵尸官员,为什么现在老在讲规定动作,自选动作谁敢做?没人敢做。为什么?是因为什么?看齐意识。这种看齐意识要绝对忠诚,让所有的党员干部不敢有自己的根据地方实际情况的任何一点实际的做法。是吧?找个名目就说你不忠诚,找个名目就说你妄议是行动上对抗中央,谁还敢?这就活活的把一个党、一个国家给弄死掉了。

我觉得党员干部心里很明白,一旦说请这个人体面下去。我们拨乱反正,党内是没有阻力的。毛那个时候,我们党内还有好多老同志们要思想拐弯,现在不需要拐弯,大家心里很明白,关键就是我们的高层那些人有没有这样为党、为人民负责的政治勇气,敢不敢迈这一步?我们说话是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力量去改变他,我们只有自己自娱自乐,就是说一点,让自个心里也痛快点,也就这样了。因为社会,你现在也指望不上,他已经把整个中国社会打成原子散沙一盘了,他把所有公民社会的自组织能力全部打散,用警察实施暴力,监控人民。这个社会本身已经不行了,如果照现在这个状况再上来的人,一定是个混世魔王的枭雄。

所以,我觉得还得要讲党内的这些人有没有能力来自我挽救,自我救赎一把。所谓如果讲抛弃体制,中国要所谓用改革这个词来讲往前走的话,那么仍然希望在于我们体制内的很多中高层的或者讲我们党内的一些人。因为社会的底层你是不能指望的,这就是我想说的,如果说换了人,我们要干什么?就是停止做什么。实际上中国社会不是没有活力的,它不是没有生机的,不是没有人才的。你现在把摧残社会,摧残思想,摧残整个全党的这些东西拿掉,威胁就解除了。

我相信大家都会起来。我们就像在1976年毛去世以后的状况,以为中国没路了,最后是不是仍然走过来了,所以要相信这个民族它是有韧性和生机的。但是问题就是这一个人挡住了全国和全党的大好局面。现在如果不解决这个人,我们就只能看着体制自由落体,等着他自由落体运着地,社会崩溃,然后从头开始,我觉得很大的可能性就是这一条。

我个人认为,今年的年底和明年的上半年经济会崩到底,到那个时候再看,看整个国家是啥样的。现在要看外部施加压力,它还能扛一阵子是吧?钱还没有完全糟蹋光,等到钱都糟蹋光了,然后就扛不住了。

当国内的矛盾四起的时候,那时候再看。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大概在我们还活着的时候,5年之内我们还会看到中国将经历一次大的乱世。乱世最后怎么收拾?很难讲。乱世出枭雄,然后重新再走一轮当初的 那段路。中国人不幸,命该如此。

(网友推荐)
 

——转自新世纪(2020-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