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呂樸:中美關係與世界新秩序

August 10, 2020

——今後的國際關係將不再是開放社會國家交往的一體化,而是開放社會與封閉社會國家並存的兩體世界;全球化肯定還會繼續存在,只不過形式和內容將會有巨大的改變。整個局面,以西方世界為一方;以中國、朝鮮、伊朗這些封閉社會國家「孤兒院」為一方。世界會因為複雜而衝突不斷。


一般說來,戰爭是解決爭端的最後手段,只要一方還有和平的遏制手段,就不會主動挑起戰爭。

中美關係近期不大可能發生戰爭。

在衝突的敏感地區,南海和台海範圍的作戰方式是以海空作戰為主,美方明顯佔據優勢,中方不到萬不得已,不到絕處求生的地步,不會主動挑起戰爭。

從美方的角度來看,只要還有和平遏制中國的有效手段,他也不會主動挑起戰爭。美國防長訪華就又一次說明,美國人現在還不想打仗,還想通過和平手段繼續圍困中共政權。

對於中美關係前景。

近幾年中美關係的戰略態勢,若以美國參眾兩院的共同對華「覺醒」立場為界,此前的中美關係以中方挑戰為主。是中方以中國模式為力量依據,挑戰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社會,以及他們所主導的世界經濟政治秩序。在此之後轉變為中美互相出牌,美方運用其有利的競爭位勢,不但動員各國力量,頻頻出臺有威脅力的各種措施,而且還有多種可選擇的後續措施,具有明顯的對抗優勢。相比中方的反制措施既少、又缺乏威懾力,被動態勢明顯;強硬多是嘴上功夫,只能起到鼓噪國內不知情民眾的作用。

今後的中美關係,包括中國與西方世界的關係,將會處在長期的磨合過程當中。誰和誰磨合?以中方為代表的封閉社會與以美方為代表的西方開放社會之間關係的磨合。
在這一輪「挑戰與覺醒」之前,世界的經濟政治秩序是由西方世界主導的,其本質是開放社會的國際關係,可以簡稱為西式一體化。而上次冷戰,發生在西方世界是與以蘇聯為代表的國際共產主義陣營之間。自上次冷戰結束至今已有三十年,在此期間,中國的封閉社會挾商品經濟的經濟力量,並鑽著西方世界開放社會不設防的空檔,成長為具有相當經濟規模、相當科技能力的中國模式。而且翻過來對西方世界展開挑戰,大有戰勝西方世界、主導全球的戰略動向。
中美關係就是在這種態勢下,先從貿易逆差爭執開始,解決不了就深入轉為貿易規則的爭執,又解決不了就深入轉為封閉社會與開放社會關係的層面。這既是美國人對封閉社會覺醒的過程,也是中方戰略雄心逐漸受挫的過程。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發達國家,其經濟互補性帶來的巨額經貿現實利益是難以違背的,中國巨大的市場規模是難以抗拒的;但是解決在某些領域對於中國的過度依賴,在高端科技和軍事應用建立防範制度等。在這兩者之間進行選擇、形成各方面的平衡關係,將是今後中美關係中摩擦磨合的長期課題。

今後的國際關係將不再是開放社會國家交往的一體化,而是開放社會與封閉社會國家並存的兩體世界;國際經濟政治秩序也必然實現雙層化。雙層化是指開放社會國家交往遵從一種秩序,開放社會與封閉社會國家交往又是一種秩序。全球化肯定還會繼續存在,只不過形式和內容將會有巨大的改變。整個局面,以西方世界為一方;以中國、朝鮮、伊朗這些封閉社會國家「孤兒院」為一方;多數發展中國家會因不同的國際事務而奔走于這兩方之間。世界又會因為複雜而衝突不斷。

呂樸20200728

 

——轉自新世紀(2020-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