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張傑:中共再現晚清末日四大現象

October 26, 2020

——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大清的悲劇會不會成為中共高懸的明鏡或警鐘呢?習近平和中共高層官員都知道他們將自己活成了一個卑劣無恥的笑話,他們自己卻總將自己當成神話不會破滅的盛世傳奇!這不抗美援朝,手撕美國佬的神話劇又要上演了。


習近平執政以來,中國政治倒行逆施,終結了改革開放政策,全面向極權時代回歸。習近平修改憲法恢復終身制;拋棄集體領導回歸個人獨裁;抓捕維權律師和人士,製造709事件;封鎖互聯網,遮罩自由言論;砍十字架、毀教堂、抓捕牧師;鼓勵高校學生告密,構陷教師;侵佔民營企業財產,以「混改」之名行「公私合營」之實;不顧民生艱難,對外瘋狂大撒幣;強行出臺香港國安法,撕毀中英聯合聲明,摧毀國際金融中心;滲透臺灣,以武力威脅2300同胞生命;建立集中營,迫害維吾爾族、藏族和蒙古族,實施文化滅絕;以反腐敗之名,行政治清洗之名,迫害不同政見官員。武漢肺炎病毒蔓延初期,中國政府隱瞞疫情,致使病毒擴散暢通無阻。當疫情失控之時,竟野蠻封城,讓武漢停頓,釀成嚴重次生災難。並勾結世界衛生組織淡化疫情,造成舉世慘禍。中共的罪行可謂罄竹難書,以致天怒人怨。

7月23日,國務卿蓬佩奧在尼克森總統圖書館發表的題為《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說,它宣告了一個中美關係全面對抗時代的到來。蓬佩奧的講話絲毫不亞於1946年3月5日英國首相溫斯頓·邱吉爾在美國杜魯門的母校威斯敏斯特學院發表了題為「和平砥柱」的演說。儘管中共已經意識到西方世界的敵意,又重新戴上了韜光養晦的假面具。但為時已晚,改變中國共產黨,結束中共暴政,已成為美國朝野兩黨的共識,無論川普還是拜登上臺,打擊中共極權的大勢已無法改變。正如蓬佩奧政策顧問余茂春強調,這不是中國和美國的戰爭,而是中共與中國人民及自由世界的戰爭。

現在,我們討論一個問題,中共已經進入崩潰期了嗎?有什麼歷史經驗值得借鑒?作家弧度度認為,當今中共與晚清崩潰具有驚人的相似性。他在文章《晚清崩潰前的四大現象》中這樣寫道:

一、掉入「塔西佗陷阱」

大清末期,數千自費或公費的有為青年遠赴重洋留學。在自由的天空下,他們很快就認識到大清積貧積弱的根本原因來源於制度的落後。為此,他們展開了積極而艱辛的有關「救國存亡」之路的探索。他們利用自己獲得的學識結社、辦報、翻譯西方典籍、宣傳先進理念與思想,成為一粒粒喚醒民眾的火種。

正是在國內外「自媒體」的大力宣傳與啟蒙下,才導致不斷地有大清臣民從「天朝上國」的酣夢中醒來,對大清統治的合法性展開了廣泛而深刻的質疑,直至不再相信他們的任何虛假宣傳。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明白,大清明面上推崇的是孔儒等傳統文化,實際上推行的卻是《商君書》中的貧民、弱民、愚民的既定國策。

最終,兩股思潮的急劇衝突終於釀成了大清朝嚴重的官民對立,陷於塔西佗陷阱而無法自拔的大清統治集團,只能依靠毫無底線的「維穩」來製造恐懼,打壓這股覺醒的思潮與進步的力量。然而,隨著清醒過來的人越來越多,來自民間的反彈力度越來越大,再加上國內外輿論與西方列強施加的壓力,甚至連久居深宮內苑、刻苦鑽研權謀術的老慈禧也意識到「非君主立憲制不能救祖宗遺留下來的江山也」!

於是,在老慈禧的主持大局下,大清終於展開了轟轟烈烈的「改革」運動。只可惜,隨著改革的不斷深入,最終在涉及到八旗權貴的既得利益時,再一次遭到了來自利益集團內部的強勢阻撓——他們不僅在會議上集體圍攻改革中堅袁世凱,甚至還唆使「壞太監」們用臭雞蛋狂砸老袁同志。關鍵時刻,老慈禧並沒有站在「改革派」這邊,出於對失去「絕對掌控權力」的恐懼,她最終還是聽從老袁的建議宣佈將改革的期限推至十二年以後,將改革的大難題交給下一代去解決。

二、遭遇「囚徒困境」

世界瞬息萬變,大清國破如斯,八旗權貴們卻熱衷於提籠架鳥、摟著洋婆子熱舞尋找「新樂子」,連最起碼的「危機意識」也沒有。他們不相信塔西佗陷阱,不相信市場經濟,不相信民主法治,一次次白白葬送改革的大好機遇,直至逼迫精英階層走上由「對抗」轉化為「反抗」的老路。

當一個政權失去人們的擁護,並不單單是因為它有多邪惡,而是它在文化上、趣味上變成了一種拙劣可笑的東西。人們不會忘記,在蘇聯、東德的末期,在幾乎每一個極權社會的末期,都曾發生過一模一樣的事情:只要有足夠多的人開始嘲笑它、鄙視它,這樣的政權基本就踏上了一條不可逆的死亡之旅。

老慈禧執政期間,尚且知道啟用一批「漢人能臣」,讓他們充當「中流砥柱」對大清這艘破船進行縫縫補補,大搞「拆了東牆補西牆」的面子工程。然而,自從老慈禧魂歸西天後,大清政權便旁落入攝政王載灃與慶親王奕劻之手,這哥倆一個弄權一個斂財,先後攆走袁世凱氣死張之洞,連「裱糊匠」的面子工程也懶得去打理了,只是一味地追求「有權任性」,執政就像過家家般想一出是一出,帶領一幫八旗家丁全面實施打砸搶燒的高壓政策,最終玩殘了別人也玩殘了自己,葬送掉了大清最後一次迴光返照的機會。

可以說,大清統治集團在不斷地給人民製造恐懼、畫地為牢、嚴加管控的同時,也正在為自己挖好的墳墓砌上一塊塊「封門磚」,為自己的壽終正寢提前敲響了喪鐘。有鑑於此,留給後人的啟示就是:凝望深淵的人要極力避免自己也掉進深淵,編制牢籠的人一定不要將自己打造成權力的囚徒!「囚徒困境」,並不單指百姓會深陷其中,「有權任性者」似乎更難迷途知返。光緒是被慈禧軟禁的「」替罪囚徒”,慈禧是被八旗權貴綁架並為其服務的「權力囚徒」,八旗權貴又何嘗不是被既得利益綁架並走向自我毀滅的「盛世囚徒」?

三、「明斯基時刻」到來

在八旗權貴與一幫闊佬遺少的頑強阻擊下,大清的改革最終功虧一簣。各種潛在的社會危機非但未能得到有效緩解,反而在八旗家丁們「有權任性」的胡亂折騰下呈現出愈演愈烈的急劇攀升態勢。

簡單歸納起來,大清的社會危機主要包括:其一、誠信危機。國不知有民民亦不知有國,官員視民眾如草芥,民眾視貪官為仇敵。道德淪喪土匪橫行,底層互害高層內鬥,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政府無論宣傳什麼表什麼態幹什麼事都玩不轉了。其二、經濟危機。經濟危機又包括通脹危機、債務危機、金融危機三部分。大清雖然號稱GDP天下第一,但是大部分稅收都變成了列強與八旗權貴們共同瓜分的蛋糕,民眾所得少之又少。政府舉債,銅錢貶值,外資銀行逐漸控制著大清的經濟命脈,洋貨不斷衝擊著傳統手工業,民眾的購買力降至史上最低點。其三、災難危機。大清末年,西方工業蓬勃興起,大清卻仍然安於自給自足的小自然經濟閉關鎖國固步自封。每遇災荒之年,農民流離失所,官府卻拒絕施予任何救助。被逼上絕境的災民,要麼「易子而食」,要麼「嘯聚山林」,朝廷追加的「剿匪」餉銀幾乎占去大清財稅的半壁江山。

大清統治集團輕視各種危機卻致力於「暴力維穩」的結果,註定了「明斯基時刻」的必然降臨。所謂明斯基時刻,指的是指美國經濟學家海曼·明斯基所描述的時刻,即資產價值崩潰的時刻。明斯基觀點主要是經濟長期穩定可能導致債務增加、杠杆比率上升,進而從內部滋生爆發金融危機和陷入漫長的去杠杆化週期的風險。危機總爆發的表現形式為政府入不敷出,最終宣佈破產;瘋狂印鈔年代,危機總爆發的主要形式表現為貨幣貶值通貨膨脹,最終激起民怨。

四、坐等「蝴蝶效應」

既然沒有人願意去解決任何實際問題,也沒有人有勇氣去排解各種社會危機,那麼,唯一的解決之道就只剩下繼續揮舞胡蘿蔔和大棒隱瞞危機打壓真相,一廂情願地將災難爆發的時間無限期向後拖延,直至演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毀滅性災難,說白了就是舉國沉淪,大家一起坐著等死!那年頭,誰都看明白了,既然說真話有風險,那就繼續自娛自樂地歌頌盛世直至娛樂至死吧!

誰都知道雪崩之前的日子是最難熬的,但是為了苟且殘喘大家還必須艱難地活下去,大清國民與大清統治集團比拼的就是誰活的時間更長。誰都知道泥足巨人必然坍塌,誰都知道深刻巨變終會到來,但是深受明哲保身的傳統薰陶的大清臣民就是打死也不往外說。但是下意識裡,他們總在盼望有一隻美麗的蝴蝶在不經意間輕輕煽動一下翅膀,有一聲輕噓提前引爆雪災,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忽然從天而降!直到那時,大家才會輕籲一口氣:謝天謝地,總算解脫了!

既然大清統治集團迷戀槍桿子的威力與筆桿子的魅力,拒絕任何合理的改良建議,執意一條道走到黑,那麼,迎接它的就必然是被暴力推翻!問題是,大清體量龐大,很難輕而易舉地去撼動它的根基,除非強有力的局部嘩變或者全面爆發抗爭才能讓它轟然坍塌。但是,以孫中山、黃興等為代表的先驅們並沒有坐以待斃,而是採取各種「敲山震虎」的方式一步步去撬動強權的縫隙。可以說,正是在這些先驅們飛蛾撲火般前赴後繼的捨身取義下,才導致了一隻蝴蝶在不經意間輕輕煽動了一下翅膀!最終,看似無比強大、拒絕任何改良建議的大清腐朽王朝,終於在漫天蝴蝶揮舞的翅膀下灰飛煙滅,三歲的清帝溥儀在北洋嫡系的逼宮下發佈了「退位詔書」 。

大清滅亡留給後人的啟示就是:看似武裝到牙齒、強大到不可一世的強權和舉國體制,實則百弊叢生、腐朽糜爛、不堪一擊;而看似缺乏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民主制度,實則是安裝了各式減壓閥、自我修正能力極強、能及時排解社會怨恨的實用良方!

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大清的悲劇會不會成為中共高懸的明鏡或警鐘呢?習近平和中共高層官員都知道他們將自己活成了一個卑劣無恥的笑話,他們自己卻總將自己當成神話不會破滅的盛世傳奇!這不抗美援朝,手撕美國佬的神話劇又要上演了。

 

——轉自北京之春(2020-10-23)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