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楊浦公安分局、看守所、勞教所對毛恆鳳案的違法違規情況

May 20, 2010

吳學偉

2010年5月18日

這是上海維權人士毛恆鳳的丈夫吳雪偉傳給中國人權的材料。因2009年12月25日毛恆鳳在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審判劉曉波時在法庭外抗議,2010年2月25日,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以涉嫌“擾亂公共秩序”對其傳喚,隨后處以行政拘留十天。3月4日,上海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又以同樣理由決定對毛恆鳳勞動教養一年六個月。直到5月17日,毛恆鳳家人才得知毛恆鳳已被轉至安徽合肥女子勞教所。當局至今沒有允許家屬或律師與毛恆鳳見面。

 

楊浦公安分局、看守所、勞教所對毛恆鳳的違法違規情況

2010年2月25日上海楊浦分局以毛恆鳳在2009年12月25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西大門外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對毛恆鳳行政拘留十天,當日被關 押到楊浦看守所,同年3月4日毛恆鳳被與行政拘留同一事件卻定性為擾亂社會治安秩序而又勞教十八個月。毛恆鳳在看守所被關押期間,律師專程從北京來上海, 分別在3月15日、4月21日到看守所要求會見毛恆鳳,但看守所卻拒絕安排會見。我也曾多次向有關部門要求會見毛恆鳳,均無果。為此我們多次向市、區公安 局、信訪部門反映情況,4月21日市局要求我向楊浦分局反映,並表示會將所反映的情況轉楊浦分局。我分別於4月22日、29日、5月6日、13日四次到楊 浦分局接待室,三次填寫局長接待登記表,接待室均不予安排接待,卻通知大橋派出所警察將我帶回,楊浦分局違反信訪條例所規定的時間,對我的信訪要求事項不 作出受理或不予受理的通知。

我於2010年4月23日向市司法局、勞教管理局反映上述情況,司法局在4月27日回復毛恆鳳未被移送到勞教所(附件 1)。

我曾多次寄挂號信到楊浦看守所給毛恆鳳,信都由看守所簽收了,但我始終沒收到毛恆鳳的回信。我在4月28日寄出的信,遭到看守所拒收,郵局 以查無此人把信退回予我(附件2),從司法局4月27日回復內容到4月29日楊浦看守所拒收挂號信等現象判斷,似乎毛恆鳳失蹤了。

問題首先出在楊 浦看守所,按規定及操作慣例被拘留的勞教人員應轉到勞教所服教,同時看守所要出具移押變更告知書給當事人家屬(附例說明3),楊浦分局應出具勞動教養執行 通知書給當事人家屬(附例說明4),我始終沒收到上述通知書,就連楊浦分局在2010年2月25日對毛恆鳳的行政拘留之后,也沒出具交家屬的書面通知書, 我也沒收到勞教所收容毛恆鳳的書面通知(這些書面通知按慣例都應該要給當事人家屬)。由於沒有收到上述通知,再加上以上種種現象我倍感事態的嚴重性,根據 以往毛恆鳳在監管場所遭受到的酷刑虐待的慘痛經歷,在我們沒有毛恆鳳信息的時候,事后証實在這段時期內毛恆鳳都遭受了酷刑虐待,用毛恆鳳的話形容:“生不 如死……”!因此我們現在十分為毛恆鳳的人身安危擔心!

2010年5月17日,我收到毛恆鳳第一封簡短的信(署名處寫:受盡迫害失去自由的毛恆 鳳),可見她現在的生存環境多麼的惡劣。如果毛恆鳳在信中詳細描述她的遭遇,那麼這封信是到不了我們手中的。之后上海市女勞教所來電:女勞教所受勞教管理 局委托告知毛恆鳳是在4月26日被轉到上海女勞教所,4月27日上海女勞教所又將毛恆鳳轉到安徽合肥女勞教所。我表示勞教管理局紀委答應我給書面回復的, 而現在卻由女勞教所口頭回復,這樣口說無憑,應有書面通知,她表示隻能口頭回復。我還問她:上海女勞教所依據什麼規定把毛恆鳳轉到安徽合肥女勞教所?為什 麼上海女勞教所和安徽合肥女勞教所都沒有給我收容毛恆鳳的書面通知?對於這些問題女勞教所都不做回答。正是由於以上這些部門做了見不得人的違法違規的行 為,所以不敢給書面回復,這種現象在這裡很常見。

毛恆鳳被關押近三個月來,從有關部門不安排律師與我和毛恆鳳會見等現象判斷,我們有理由認為毛恆 鳳又經歷了慘痛的非人折磨,因為有關部門害怕安排毛恆鳳與我們會見后,她會把她的痛苦經歷告訴我們,以往都是這樣。

 

附件1:上海市司法局2010年4月27日回復毛恆鳳丈夫吳雪偉的“信訪事項不予受理通知書”

MHF Document 1

 

附件2:郵局以“查無此人”退回吳雪偉2010年4月28日寄給毛恆鳳的信

MHF Document 2 

附件3:毛恆鳳2010年5月9日從安徽合肥女子勞教所寫給丈夫的信

MHF Letter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