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杨浦公安分局、看守所、劳教所对毛恒凤案的违法违规情况

May 20, 2010

吴学伟

2010年5月18日

这是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的丈夫吴雪伟传给中国人权的材料。因2009年12月25日毛恒凤在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审判刘晓波时在法庭外抗议,2010年2月25日,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对其传唤,随后处以行政拘留十天。3月4日,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又以同样理由决定对毛恒凤劳动教养一年六个月。直到5月17日,毛恒凤家人才得知毛恒凤已被转至安徽合肥女子劳教所。当局至今没有允许家属或律师与毛恒凤见面。

 

杨浦公安分局、看守所、劳教所对毛恒凤的违法违规情况

2010年2月25日上海杨浦分局以毛恒凤在2009年12月25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西大门外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对毛恒凤行政拘留十天,当日被关 押到杨浦看守所,同年3月4日毛恒凤被与行政拘留同一事件却定性为扰乱社会治安秩序而又劳教十八个月。毛恒凤在看守所被关押期间,律师专程从北京来上海, 分别在3月15日、4月21日到看守所要求会见毛恒凤,但看守所却拒绝安排会见。我也曾多次向有关部门要求会见毛恒凤,均无果。为此我们多次向市、区公安 局、信访部门反映情况,4月21日市局要求我向杨浦分局反映,并表示会将所反映的情况转杨浦分局。我分别於4月22日、29日、5月6日、13日四次到杨 浦分局接待室,三次填写局长接待登记表,接待室均不予安排接待,却通知大桥派出所警察将我带回,杨浦分局违反信访条例所规定的时间,对我的信访要求事项不 作出受理或不予受理的通知。

我於2010年4月23日向市司法局、劳教管理局反映上述情况,司法局在4月27日回复毛恒凤未被移送到劳教所(附件 1)。

我曾多次寄挂号信到杨浦看守所给毛恒凤,信都由看守所签收了,但我始终没收到毛恒凤的回信。我在4月28日寄出的信,遭到看守所拒收,邮局 以查无此人把信退回予我(附件2),从司法局4月27日回复内容到4月29日杨浦看守所拒收挂号信等现象判断,似乎毛恒凤失踪了。

问题首先出在杨 浦看守所,按规定及操作惯例被拘留的劳教人员应转到劳教所服教,同时看守所要出具移押变更告知书给当事人家属(附例说明3),杨浦分局应出具劳动教养执行 通知书给当事人家属(附例说明4),我始终没收到上述通知书,就连杨浦分局在2010年2月25日对毛恒凤的行政拘留之后,也没出具交家属的书面通知书, 我也没收到劳教所收容毛恒凤的书面通知(这些书面通知按惯例都应该要给当事人家属)。由於没有收到上述通知,再加上以上种种现象我倍感事态的严重性,根据 以往毛恒凤在监管场所遭受到的酷刑虐待的惨痛经历,在我们没有毛恒凤信息的时候,事后证实在这段时期内毛恒凤都遭受了酷刑虐待,用毛恒凤的话形容:“生不 如死……”!因此我们现在十分为毛恒凤的人身安危担心!

2010年5月17日,我收到毛恒凤第一封简短的信(署名处写:受尽迫害失去自由的毛恒 凤),可见她现在的生存环境多么的恶劣。如果毛恒凤在信中详细描述她的遭遇,那么这封信是到不了我们手中的。之后上海市女劳教所来电:女劳教所受劳教管理 局委托告知毛恒凤是在4月26日被转到上海女劳教所,4月27日上海女劳教所又将毛恒凤转到安徽合肥女劳教所。我表示劳教管理局纪委答应我给书面回复的, 而现在却由女劳教所口头回复,这样口说无凭,应有书面通知,她表示只能口头回复。我还问她:上海女劳教所依据什么规定把毛恒凤转到安徽合肥女劳教所?为什 么上海女劳教所和安徽合肥女劳教所都没有给我收容毛恒凤的书面通知?对於这些问题女劳教所都不做回答。正是由於以上这些部门做了见不得人的违法违规的行 为,所以不敢给书面回复,这种现象在这里很常见。

毛恒凤被关押近三个月来,从有关部门不安排律师与我和毛恒凤会见等现象判断,我们有理由认为毛恒 凤又经历了惨痛的非人折磨,因为有关部门害怕安排毛恒凤与我们会见后,她会把她的痛苦经历告诉我们,以往都是这样。

 

附件1:上海市司法局2010年4月27日回复毛恒凤丈夫吴雪伟的“信访事项不予受理通知书”

MHF Document 1

 

附件2:邮局以“查无此人”退回吴雪伟2010年4月28日寄给毛恒凤的信

MHF Document 2 

附件3:毛恒凤2010年5月9日从安徽合肥女子劳教所写给丈夫的信

MHF Letter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